<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梅新育:資源民粹主義的挽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29 次 更新時間:2017-10-13 23:43:54

    進入專題: 資源民粹主義  

    梅新育 (進入專欄)  

       前言:

       國慶、中秋雙節已過,趕東西將近結束,恢復發文。

       加泰羅尼亞公投引發世界矚目,本打算貼出一篇關于分裂主義經濟根源的論文;但近日看到網上一些議論,談及新疆資源問題,心有感觸,先貼出這篇舊文。主要論點:

       要求不付出任何勞動而平白占有勞動果實,視乎要求者身份,這種資源民粹主義本質上要么是一種寄生性最強的食利主張,要么是破壞性最強的流氓無產階級要求。

       對于資源產地而言,倘若能與規模巨大的下游消費市場處于一國之內,那就堪稱天賜幸運,因為這樣一來該地產品就擁有相對于進口同類產品的先天優勢。越是規模經濟突出的現代產業,越需要這樣規模巨大的穩定銷售市場。

       青島、順德、合肥、珠海市民不能以本地人身份為由要求海爾、海信、格力、格蘭仕等家電廠商向他們半價銷售電器,山西居民不能以本地人身份為由要求煤礦半價賣給他們煤炭,武漢市民不能以本地人身份為由要求菜農向他們廉價銷售洪山菜苔,要求石油、天然氣向產地居民廉價銷售又有什么光明正大符合邏輯的理由?

       正是在總結千百年來世界各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上,經濟學界誕生了“資源詛咒”這個術語。資源產地只有作為一個蓬勃成長的制造業大國省份,其人民才得以擺脫上述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

       即使是富裕的海灣石油輸出國,他們的暴發不過40年,卻已經經歷了幾次過山車般的經濟劇烈波動。而且,他們的社會結構已經因為產業結構問題而埋下了無可化解的致命缺陷,他們力圖根本改善自己的經濟結構,卻因為客觀經濟規律而被牢牢鎖死。在更長周期內,我們一定能夠看到他們經濟社會這些致命缺陷走向爆發。謂予不信?請拭目以待。

       ……

       論述正確與否,判斷預言準確與否,讀者諸君可對比現實自行判斷。

       把這個問題的道理講清楚,不僅僅關系到中國對外經貿關系的正名,更關系到中國維護國家統一的基礎;不僅僅是實踐的需要,也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基本理論原則正本清源的需要。我感到澄清這個問題的緊迫性,正是來自對外經貿、國際經濟政治研究中的感受,來自某些媒體上迷惑了相當一部分人的三股勢力謬論,來自親身接觸和目睹一些本來令人尊重人士在這個問題上的糊涂認識。

       本文最初以“《資源民粹主義的挽歌》”為題刊發于《經濟學家茶座》總第67輯(2015-1),略有刪節,這里發出原稿全文;但我在各種場合提出要分析、講清楚資源民粹主義問題,比這要早好幾年,數年來為此陸續發表過一批文章,有數萬字篇幅的理論性論文,也有比較通俗一些的版本,這篇算是半理論性半通俗讀物。

       2017.10.12

      

    資源民粹主義的挽歌

      

       從2014年6月到2015年1月,國際市場油價暴跌六成,21世紀初開始的這一輪初級產品牛市就此徹底結束。從尼日利亞、南非到巴西,從海灣石油君主國到曾經的世界第二大工業國俄羅斯,那些在此前十年初級產品牛市期間享受了輕松愜意好時光的初級產品出口國,在熊市和美聯儲貨幣政策轉折的夾擊下紛紛陷入困境,經濟增速急劇下滑,財政收入驟然萎縮,國際收支迅速惡化,貨幣匯率大幅貶值劇烈震蕩,……未來隨著美聯儲啟動加息周期,他們的日子多半還會進一步惡化。此時此刻,反思資源民粹主義之誤,正當其時。

      

       一、何謂資源民粹主義?

       何謂資源民粹主義?這種思潮是將某種自然資源視為只有產地當地居民、甚至只有產地某一民族的居民才能使用、享受其收益的財富,即使沒有為此種資源開發付出任何勞動也要理直氣壯利益均沾,不分青紅皂白給外來投資者、勞動者和下游用戶買主扣上“掠奪資源”之類唬人高帽。對內,這種“資源民粹主義”突出表現為坐享其成思潮大行其道,西式代議制民主競選政體更為這種一廂情愿的非理性思潮推波助瀾,各黨派、各競選政客爭先恐后提出各種無償瓜分資源及其紅利、增加福利的方案以討好選民,對資源開發企業竭澤而漁的無度苛索被包裝上“社會責任”的外衣,其經濟可行性和對可持續發展潛力的傷害則被置諸腦后。對外,這種“資源民粹主義”突出表現為該國家/地區違約風險急劇上升,東道國政府或其企業非法地或者不合理地取消、違反、不履行或者拒絕承認其出具、簽訂的與投資相關的特定擔保、保證或特許權協議等,撕毀合同,違約提高稅賦、分紅、價格等要求,致使海外投資者陷入困境而往往求助無門。

       在初級產品牛市中,面對飛來橫財似的滾滾金錢洪流,政府常常因財政危機暫時緩解而不愿冒險觸動既得利益階層,拖延結構改革,擴大無效率支出,給經濟多元化和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埋下隱患。巨額石油美元等資源收入提高了各個利益集團期望,在代議制民主政體下,政府常常扛不住利益集團壓力,被迫或主動追逐短期效應,鋪張浪費,利用新增資源收入無節制地擴大社會福利轉移支付項目,上馬效益不佳的公共工程,以便制造立竿見影的“政績”,換取民意支持,即使廉潔的民選政權也無法避免上述通病,不廉潔政府就更談不上什么堅持原則了。前印尼礦業與能源部長、經濟學家穆罕默德·薩德利(Mohammad Sadli)曾指出:“艱難時世造就明智政策,反之也成立”(Bad times make for good policies,and vice versa),確實是親身體驗的總結。

       就總體而言,這種不勞而獲坐享其成的分肥思潮在油氣生產國/地區表現最為顯著,但在其它大宗礦產資源生產國/地區同樣甚囂塵上。在此前十年煤炭、銅礦等初級產品牛市期間,蒙古各派政治力量經濟政策主張競爭的焦點就是比拼誰更能投合不勞而獲人性弱點提出離奇不靠譜的經濟決策及主張,冷靜理智徹底淪為犧牲品:

       2008年議會選舉成為蒙古民主黨和人民革命黨的全民分紅承諾對決,雙方競相提高承諾全民每人分紅金額,致使承諾分紅總額達到24—35億美元,超過2010年蒙古財政收入總量(25.6億美元),接近蒙古2010年GDP(62億美元)半數。

       2011年,蒙古當局決定向全民每人分配額爾登尼斯-塔旺陶勒蓋公司(Erdenes-Tavan Tolgoi,亦稱“珍寶TT公司”)股票536股,合計占總股本10%,而該礦至今仍未建成基礎設施,上市一再推遲后仍遙遙無期,連合作開發的外資財團也未落實;……

       有這般民眾,有這般分光吃凈式經濟政策大行其道,無怪乎即使在前幾年的初級產品牛市中,資源豐富的蒙古依然連年經常項目收支逆差,進而給蒙古宏觀經濟穩定埋下了地雷。而在牛市繁榮期間仍然連年經常項目收支逆差、甚至財政赤字的初級產品出口國絕不僅僅蒙古一家,巴西、南非等許多拉美、非洲國家都是如此。

       對外部貿易伙伴與投資者,蒙古當局和企業、居民的違約行為已成家常便飯。從2012年7月塔旺陶勒蓋煤田西區開發權招標結果出臺后又被立馬撤銷,到2012年末至2013年初中鋁與蒙古之間就額爾登尼斯-塔旺陶勒蓋公司供貨合同的糾紛,莫不如此。

       在資源民粹主義泛濫之時,蒙方許多言行純屬十足笑柄,卻能理直氣壯在蒙古社會大行其道。2010年,蒙古1550家私營“領軍企業”聯合成立“蒙古人999民族財團”,競標開發64億噸儲量的塔旺陶勒蓋煤田,大肆宣揚聲稱“不需要外國人幫助,我們就能做好這件事”;但這些在中國只能算雞毛小店的所謂“領軍企業”為此湊出的資金總額僅有100萬美元,而這樣一個巨型煤田開發總投資需要數十億美元,超過蒙古當年GDP。

       在國際經貿實踐中,這種東道國/地區資源民粹主義思潮帶來的違約風險遠遠不局限于蒙古一地,也不止一種形式,而是遍及亞、歐、非、拉各大洲。作為世界第一貿易大國,作為世界最大初級產品進口國,中國因此而受害最深。而東道國/地區最終也無可避免地要為其違約行為付出慘重代價。2013年中煤炭行情暴跌腰斬、銅價急劇波動之后,蒙古煤炭和銅礦因其供貨方易反易覆、信譽低下而首先被中國用戶大面積拋棄,蒙古方面幾個月之內態度前倨后恭,不得不為重新打開中國煤炭、銅礦銷售市場而奔走。在美國因“頁巖革命”而大幅度減少從非洲進口原油之后,許多非洲產油國對中國等東亞國家的態度也發生了根本變化。

      

    二、資源民粹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基本原理的沖突

      

       資源民粹主義之誤,誤在其立論基礎就違背事實,或失之片面,推斷更悖離邏輯。特別突出的是,資源民粹主義的影響力在相當程度上源于一些“左派”或自居“左派”人士打起“反對掠奪資源”之類貌似“正義”的旗號,實際上,這種狹隘資源民粹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基本原理完全對抗。

       首先,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基礎是勞動價值論,認為勞動是財富之源;無論是生活常識還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基本原理都告訴我們,沒有開發的資源本身不是財富,經過勞動開發出來的資源才是財富。因為某種資源出產于某地,就將這種資源視為只有當地居民、甚至只有當地某一民族的居民才能使用的財富,即使沒有為此種資源開發付出任何勞動也要理直氣壯利益均沾,卻無視和抹煞勞動者的作用,這本身就違背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基本原理。

       在現實經濟生活中,世界上大部分礦產資源、特別是油氣資源要靠非產地的投資和絕大多數來自非產地的工程師、工人勞動才能開發出來。社會主義經濟基本分配原則是按勞分配,即使資本等要素以合理形式參與收入分配,也需要付出資本配置研究與決策的腦力勞動;要求不付出任何勞動而平白占有勞動果實,視乎要求者身份,這種資源民粹主義本質上要么是一種寄生性最強的食利主張,要么是破壞性最強的流氓無產階級要求。在任何國家,任何時代,強大食利階層出現都意味著社會活力窒息、公平傾覆,其破壞性隨食利階層寄生性而俱進,流氓無產階級更是十足的破壞力量。正因為如此,《共產黨宣言》才明確地定性:“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分,他們在一些地方也被無產階級革命卷到運動里來,但是,由于他們的整個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于被人收買,去干反動的勾當。”

    其次,沒有市場需求的資源不會得到開發,經過勞動開發出來的資源還需要經過市場才能實現其價值。正因為如此,馬克思才將銷售環節稱為“驚險的一躍”。狹隘資源民粹主義把自然資源、特別是油氣產品銷往其它地方說成是對銷售地的恩賜,甚至把這說成是銷售地對產地的掠奪,殊不知在市場經濟下,要謀求發展,銷售市場才是最為重要的東西。[1]二戰之后,為了扶植日本、韓國、臺灣、東南亞成為遏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防波堤”,美國最重要的支持措施就是對其開放了自己的國內市場,并推動西歐盟國也向這些國家和地區開放市場,日本、韓國、臺灣、東南亞乃得以依靠出口導向增長模式次第實現經濟起飛。中國得以迅速成長為全世界頭號制造業大國和第二經濟大國,開拓出口市場的成功是關鍵原因之一;也正因為銷售市場至關重要,我們才高度重視、持之以恒地與國際貿易保護主義作斗爭。正因為如此,對于資源產地而言,倘若能與規模巨大的下游消費市場處于一國之內,(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梅新育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資源民粹主義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思想與思潮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106433.html
    文章來源:梅新育論衡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