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謝志浩:沉郁頓挫魏敦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81 次 更新時間:2019-07-31 12:58:23

    進入專題: 魏敦友   法哲學  

    謝志浩 (進入專欄)  

      

      

       今天是2015年3月12日,九十年前的今天,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在北京去世。一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日子,接續百年法政學人的話題。

      

       我從正定陪女兒讀書的地方,回到市里的書菜樓,跟日知社志工希悅學友約定:晚六點半試音。也不是本人有先見之明,似乎有一種感應,結果,小區的網路恰好出現了問題。等到晚上六點半,網路還是有問題,我便給希悅學友發短信:“小區網路出現故障,現在尚未修好,如果七點半還不行,延到下周四,可否”?發過去不到半分鐘,網路就暢通了。因此特別有感觸,感覺有一種沉郁頓挫,今晚的講座一波三折,最終,得以成行;感覺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黃興等革命志士、近代中國社會進步的推動者,冥冥之中在護持著我們。

      

       魏敦友先生,他本人也有沉郁頓挫的氣象,這在中國法政學人當中是一種罕有的性格。本人進行講座事先不寫稿子,便于臨場發揮。百年法政學人,每回跟著感覺走,沒有小標題,聽得多的學友還有所體悟,聽得少的學友不是特別對接,難以把握。今天先告訴諸位,想從五個方面對魏敦友先生進行梳理:一、鄉賢;二、愛智;三、際遇;四、跨界;五、道統。

      

       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湖北法政人在百年中國具有獨特的風采。我們看,辛亥革命首先是四川保路運動,接著是武漢三鎮新軍打響第一槍。湖北在百年中國社會進步的版圖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魏敦友出生、生長的仙桃,也有很深的文化積淀。以前聊俞榮根、許章潤,都聊到了他們的家鄉。也就是說,一個人有他出發的地方,一天走到很晚走了很遠,最后得以回家。家鄉在中國的學術版圖和人文風貌中,在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占有很大的位置。古代,鄉賢、籍貫、寄籍地,對一個人的發展、對一個人的蘊育,影響既深且遠。近代中國社會學大家潘光旦先生是費孝通教授的師輩,潘先生對中國血緣和地緣進行文化尋根,著有《近代蘇州的人才》、《明清兩代嘉興的望族》。

      

       不少人在過年回家時,發現家鄉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存在著一個從傳統到現代的轉型,越來越多的人對家鄉涌起有增無已的鄉愁。無論中國社會秩序的建立,中國社會的治理還是生存意義的建構,鄉村占有蠻大的一塊。家鄉在很多人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令人不安的是,從鄉村到城市單向流動,流動到城市的一部分人屬于無根的漂泊,二元社會結構阻攔農民變成市民的同時,割裂了城市與鄉村之間的天然聯系,回不去的家鄉。

      

       古人比今人接地氣。隋唐以后,科舉取士,士人往上發展,“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父母有一方去世,還要回家守制。現今全方位掌控官員,包括生老病死和衣食住行,很有道理,否則,不守規矩的人就會胡作非為,利用紅白事大肆斂財。但是,不能從一種極端走向另一種極端。公私之間進行合理的劃界,既能堅守規矩,也能照拂人情,可以達到一定的平衡。當大官就不可以回家為父母送終,真有這樣的規矩,無疑是人生的悲愴。

      

       從一種偏向走向另一種偏向,只能說社會治理尚未達致“良治”。“良治”建立在公序良俗的基礎之上。不尊重公序良俗,一個制度“橫空出世”,其和中國社會產生強烈之沖突,難以融洽,難以融合,最后,每個人都難以自處。這時就要考量,舶來品是否脫離了中國的國情?

      

       當然,古代出去奮斗的那些人最終還是要回家的。官員早晚要退休,退休叫作“致仕”,退休以后回到原籍,修建藏書樓,輔導晚輩應舉,行有余力,修路造橋。一生一死,士人的兩頭都是在家鄉。這里面存在著中國社會值得關注、分析、探究的一種生態。

      

       解讀百年中國法政學人,特別注意從哪里出發。今人難以回到家鄉。鯉魚跳龍門,一去不復返,那么請問:哪些人在治理中國鄉村呢?出息像樣的遠離鄉村,一步登天來到北上廣,來到大城市,那么,哪些人留下來在鄉村進行治理呢?這個問題,已很嚴重。近代毛潤之對中國基層社會有過一個概括——“土豪劣紳”,鄉村到處都是“土豪劣紳”農民夠倒霉的;有一天,“土豪劣紳”消失了,農民就可以開啟美好生活了嗎?這是題外話,卻不是閑話。

      

       仙桃有一千四百多年歷史,作為歷史州府郡所在地素有“人文炳蔚”之稱。地方政府網站有很高的文化自信,經常自夸“人杰地靈,鐘靈毓秀”,但,仙桃,真的如此。近代“湖北三怪”之一——張難先是仙桃人,“湖北三怪”張難先、嚴重、石瑛乃辛亥革命先賢,革命之后三位先生初心不改,廉潔奉公,有口皆碑。社會治理蠻有意思。民國時期,大家知道蔡元培掙很多錢,但是,他手頭沒多少錢,樂善好施,不攢錢,不買房,租房子住。蔡元培先生,這么一位“學界泰斗,人世楷模”,一直是房客。蔡元培先生與“湖北三怪”,不是去世以后發現一位清官,幾位先生從政時,民間就知道他們清廉。一個社會的透明度。國民革命時期中山艦艦長、黃埔一期——李之龍,也是仙桃人。

      

       楊潮和楊剛兄妹二人是民國時期著名報人。楊潮筆名楊棗,一代國際問題專家,楊剛與浦熙修、彭子岡、戈揚號稱“四大名記”。仙桃有一位教育家黃鈺生先生,長期服務南開,抗戰時期擔任西南聯合大學師范學院院長。

      

       當代中國法學地圖方面,仙桃也是一個重鎮:王利明、張明楷、楊解君、李希慧皆出于此。王利明是中國第一位民法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學問與行政“雙肩挑”。張明楷擔任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李希慧在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2014年7月9日李老師不幸走失,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發動師生上街尋找,最后,一位好心的清潔工發現了李希慧老師,總算有個圓滿的結局。

      

       仙桃地處江漢平原,屬于魚米之鄉,但,魏敦友小時候,“魚米之鄉”的生活并不美好。魏敦友兄妹六人,一個哥哥兩個姐姐,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人民公社時期的生活,農民生活不易,艱難困苦,玉汝于成。

      

       魏敦友是一個很好的讀書種子。魏敦友有過回憶,志浩的本家——謝炳彪和魏敦友是發小,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在一起。謝炳彪當班長,魏敦友任學習委員,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情誼甚好。謝炳彪在高二離開縣中回到鄉中讀書,后來投筆從戎,兩人的生活軌跡從此徹底分開。謝炳彪在湖南衡陽因交通事故不幸以身殉職。

      

       謝炳彪年紀輕輕就離開了人世,這對魏敦友打擊之大,難以想象。謝炳彪當班長,魏敦友當學委,兩個人是標配!魏敦友跟謝炳彪說:以后要是當兵,你當連長,我當指導員。最后從軍的謝炳彪光榮犧牲。謝炳彪同學的際遇在魏敦友心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劃痕。

      

      

       魏敦友向往哲學到底是先天的還是后天的?先天具有哲人質地,冥冥之中走向了哲學之路,未免有些唯心主義;北師大哲學系邁開愛智之旅,建構知識之樹與智慧之樹,魏敦友開始親近哲學,唯物主義的說法,與事實相合嗎!

      

       親人朋友的離世會給年輕人很大的心理陰影。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生死之間連結為永恒。哲學往往與死亡相聯結,向死而生。

      

       1984年魏敦友考入北京師范大學哲學系。高考報志愿時,魏敦友原想報考北京大學,老師比較謹慎,怕報高了,高不成低不就,最好退而求其次——北京師范大學。魏敦友與北京大學失之交臂。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北京城質樸明快,清風明月。魏敦友形容當時的北京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那么爽朗,那么活潑,那么質樸,那么天真。魏敦友不大喜歡現在的北京,覺得今天的北京就像一個無病呻吟的貴婦人。心有戚戚焉!

      

       魏敦友讀大學本科的1984~1988年。北京師范大學哲學系,朝氣蓬勃,蒸蒸日上。楊壽堪先生研治西方哲學,周桂鈿先生研治中國哲學,兩位堪稱“雙子星座”。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師大哲學系還培養了一些學術新生代,包括韓震、袁貴仁。韓震曾擔任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袁貴仁,擔任教育部長。這兩位哲學系研究生,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畢業留系任教,屬于年輕老師。兩位在組織的培養下離學術越來越遠,韓震擔任過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袁貴仁擔任過教育部長。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西風壓倒東風。西方哲學引領時代潮流,叔本華、尼采、薩特大行其道風頭正勁。中國人民大學哲學講座,聊叔本華、尼采、薩特,宛如平常一段歌。西學東漸。改革開放面向世界取法于西方,不經意間西方哲學與中國時代精神相呼應、相接榫,“西方哲學熱”應運而生,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時代季風還在大學校園吹送。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天真地認為:既然“西潮”屬于“新潮”,那么與之相對應,“東潮”則屬于“舊潮”。東方哲學比如中國和印度哲學則門庭冷落。中國人民大學宋志明先生開設《現代新儒家》選修課,教室里稀稀落落,多則十來位,少則三四位。宋先生頗有感慨:同學們都到哪里去了?志浩偶爾坐在教室旁聽宋先生聊熊十力、張君勱、梁漱溟、賀麟先生,不如聽尼采和薩特有感覺。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如饑似渴吸收的并非時代前沿,補課過程中饑不擇食。歷史在回環往復,吃香的是西方哲學史老輩,有點像全民如醉如癡學習老三篇。尼采1900年去世,叔本華1860年去世,叔本華、尼采意猶未盡往前捯,自然會遇到1831年去世的老輩黑格爾。

      

       魏敦友在北師大一卷《精神現象學》在手神清氣爽。大學四年下來黑格爾所有翻譯成中文的著作,魏敦友一本也不放過,津津有味。魏敦友眼中枯燥晦澀的黑格爾像小溪一樣清澈,不難窺見,魏敦友具有哲學天分,沒有這個天分硬著頭皮怕也讀不進去。

      

       魏敦友最開心的事,一個是讀黑格爾,再一個與Y同學聊天。青春年少的魏敦友從江漢平原來到了首都北京,可以說是快慰平生。八十年代的北京在回憶中變得更加美好,那么美好的大學時代,同樣存在著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魏敦友在北師大遇到一位同學,沒有披露名字稱之為Y同學,四年大學生活特別美妙特別值得回憶,但是,這一段回憶卻因Y同學的際遇而百味雜陳。魏敦友的Y同學和他的發小謝炳彪一樣非正常死亡。只不過,謝炳彪同學生的偉大死的光榮;Y同學活的憋屈死的悲慘。

      

    Y同學文筆好,不愿留在哲學系,老想轉到中文系,活動了半天也沒有轉成,Y同學內心很是焦慮。一段時間Y同學住在高中同學家里,惹出了事端。北京師范大學秉持“學高為師,身正為范”,(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謝志浩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魏敦友   法哲學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當代學人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117503.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