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潘亞玲:戰略區間設置:美國應對霸權衰落的戰略選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2 次 更新時間:2019-08-04 10:58:30

    進入專題: 美國霸權   大國關系  

    潘亞玲  

      

       導讀:面對真實或想象的衰落, 美國已經有過多輪關于衰落論的大討論。盡管前幾輪討論更多地以衰落論的消退告終, 但當前衰落論在美國學術界、 政策界和輿論界都占據優勢。由此, 美國的戰略決策必須思考如何應對這一 “新現實”。歷史上, 應對霸權衰落可有三種戰略選擇, 即預防性抵抗戰略、 衰落管理戰略、 和平禪讓戰略。一方面, 考慮到中國作為潛在挑戰者的可能性極大, 美國不太可能選擇和平禪讓戰略;另一方面, 考慮到美國衰落的長期性和不確定性, 美國沒有必要做非此即彼的簡單戰略抉擇。因此, 出于維持乃至延續霸權的考慮, 美國更為合理的戰略選擇應是確立一個戰略區間, 其最高目標是通過先發制人手段維持美國霸權, 最低目標是基于防御性現實主義尋求體面衰落, 并靜待時機重振霸權。戰略區間的設置將為美國帶來靈活性、 經濟性和實用性三大戰略便利, 同時也暗示了中國應有的和可有的戰略應對思路。

      

       冷戰結束后的二十余年間, 國際體系發生快速轉型:首先是頭十年 “一超多強” 格局的強化, 然后是從第二個十年開始的 “一超” 實力相對快速下降、 新興大國群體性崛起。而在后冷戰時代進入第三個十年之際, 人們在普遍談論美國霸權衰落的必然和國際權勢轉移的 “迫在眉睫”。盡管仍有不少人在強調美國政治、 經濟和社會的強大修復能力及由此帶來的復蘇并重新鞏固其 “一超”地位的可能性, 但美國仍在很大程度上承認并準備接受其不可避免的霸權衰落命運。這樣, 如何應對美國霸權衰落, 特別是如何管理可能日益不利于美國的權勢轉移進程, 正成為美國戰略制定的核心關注點。

      

       基于歷史經驗, 霸權衰落可有三種應對戰略:一是基于進攻性現實主義思維, 通過預防性打擊或圍堵潛在挑戰者并將威脅消滅在萌芽狀態維持霸權;二是基于防御性現實主義思維, 追求對霸權衰落的有效管理, 實現體面衰落并靜待時機重振霸權;三是通過和平禪讓推動權勢和平轉移, 與未來的霸主國建立 “特殊關系”, 確保其衰落后的有利國際地位。作為 “主要挑戰者” 的中國的潛力,加上美國霸權衰落的長期性和不確定性, 為美國應對霸權衰落的戰略選擇提出了兩個根本性要求:一是不能采取和平禪讓戰略, 二是要強調戰略節約。

      

       在此基礎上, 美國更為合理的戰略選擇是設置一個戰略區間,其最高目標是先發制人地維持美國霸權, 最低目標是管理霸權衰落、 追求體面衰落, 并靜待時機重振霸權。通過設置戰略區間, 美國既能避免可能在 “道德” 上受譴責的和平禪讓戰略, 又能實現應對霸權衰落的戰略靈活性、 經濟性和實用性。對中國而言, 要成功應對美國的戰略調整, 特別是當前亞太地區依據霸權衰落應對戰略而來的戰略再平衡, 就必須把握美國戰略調整的靈活性、 經濟性和實用性諸特征, 并據此形成相應的有效應對戰略和政策。


    一 美國霸權衰落的共識浮現


       對美國權勢衰落的討論并不新鮮。過去幾十年里, 幾乎每隔十年便會出現一波有關美國衰落甚至西方衰落的討論。距當前最近、最重要的一波討論是在 20 世紀 80 年代末, 其代表作是認為美國權勢已經衰落的保羅·肯尼迪的巨著 《大國的興衰》, 而堅持認為美國仍 “注定領導” 的則是小約瑟夫·奈。正是由于多輪有關美國權勢衰落的討論最終都以衰落論者的落敗告終, 因此有人懷疑這種討論到底是因為國際環境或國際權勢對比發生了重大變化, 還是因為美國國內意識形態和經濟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但很明顯的是, 當前這一輪有關美國權勢轉移的討論似乎會呈現出另一個結果———衰落論者可能會最終取得遲到的勝利。

      

       過去幾年里, 學者們對國際政治中的權勢轉移已經做了很多預測。而有關美國衰落反復發生的爭論也再次浮現,但這一次似乎有更多實質內容, 聲稱西方對國際秩序的主導可能衰落, 或如同一位評論家所說, “美國衰落———這次是真的”。對 “美國治下的和平” 的談論,在冷戰結束后的頭十年甚至是21 世紀之初都非常流行, 但現在已經迅速地讓位于有關 “帝國失敗” 的預測, 因為 “單極論” 被認為不過只是一個 “時刻” 而非一個 “時代”。隨著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揭示了美國軍事能力的局限, 全球金融危機揭示了美國過去15 年的經濟奇跡并非基于生產而是基于舉債, 克林頓政府如此喜愛的大型新興市場已經成為新興大國, 新德里、 巴西利亞和莫斯科日益追求與其經濟力量相稱的政治聲音。 最重要的是, 中國經濟實現了快速增長,同時支持著美國 “寅吃卯糧” 的不可持續的發展。北京而非華盛頓應當成為新的國際秩序共識的來源, 而西方本身已經陷入分裂。

      

       衰落論者認為, 當前國際關系中最核心的事實是美國正在衰落。美國霸權衰落的原因主要來自其能力衰退———可稱為絕對衰落, 或其他國家追趕上來———可稱為相對衰落, 但更可能是兩者的相互結合。例如, 有學者認為, 國際權勢正轉移到東方, 這不僅是西方虛弱的結果, 而且是亞洲國家競爭力和權勢日增的后果。法里德·扎卡里亞 也認為, 美國統治的時代正在終結, 因為 “其余”世界正在崛起, 它們在社會組織、財富創造和財產積累等方面都表現更佳。

      

       的確, 新興大國的群體性崛起已經成為21 世紀最為重大的國際發展形勢之一。冷戰結束尤其是進入21 世紀以來, 新興大國的群體性崛起已成為國際經濟體系中一個顯著現象。自1980 年以來, 以中國、 俄羅斯 (蘇聯)、 印度、 巴西和南非為代表的新興大國群體經濟增長非常迅速:1990 年, 這五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共計占全球的8%, 到2000 年一度下跌到3.7%———主要因為蘇聯解體, 但到2007 年就快速上升至13.25%, 到2012 年更是占到全球的 20.65%。 根據高盛公司的預言, 到2040 年, 作為新興大國群體代表的金磚國家國民生產總值在世界中的比重可能相當于最大的六個發達國家。另一份研究則考察了分別基于市場匯率和購買力平價計算的作為整體的新興大國的國民生產總值: 以匯率計算, 新興大國的相對規模在 2004 年約為經合組織國家的16%, 而基于購買力平價計算則為 55%。如果簡單地假定新興大國與經合組織國家的增長率差距仍為6 個百分點, 那么前者的國民生產總值到2035 年 (以匯率計算) 或2015 年 (以購買力平價計算) 超過后者;即便假設新興大國和經合組織國家每年的增長率差距僅為5 個百分點, 這一時間也只會分別推后6 年和2 年。

      

       但更為根本的問題在于美國內部, 即美國霸權的絕對衰落, 最為明顯地體現為美國極度危險的財政狀況。許多學者都指出, 短期內美國的財政狀況相當不妙, 自2009 年起美國財政赤字已連續4 年超過1萬億美元。中期局勢仍然不妙, 到 2010 年積累的債務達 5 萬億美元———占 GDP 的62%, 美國國會預算局的估計是到2020 年將再增長90%, 每年需要5 萬億美元用于支付赤字和到期債務———可能通過新借方式償還。這還不算州和地方政府的約3 萬億美元債務。至于長期形勢, 即2020 年之后, 如果將上漲的公共醫療承諾、 社會保險及債務成本等納入考慮, 財政前景 “的確是災難性的”。從美國與新興大國的歷史增長趨勢看, 美國的權勢衰落也是明顯的。美國在 1990 ~2015 年的平均經濟增長率為 2Ʊ 5%, 而 21 世紀頭十年的實際平均經濟增長率為1Ʊ9%。相比之下, 中國和印度則分別為9Ʊ9%和6Ʊ8%。

      

       顯然, 也有不少人并不認同衰落論者的觀點。強調得最多的是,美國仍擁有相對于潛在對手的巨大優勢, 任何國家在短期內“趕超” 美國的可能性都是夸大其詞。也有人認為, 過度關注眼下的趨勢是危險的, 并指出中國、 印度等國面臨著諸多挑戰, 只有成功應對這些挑戰后才有可能挑戰美國。還有學者相信, 即使喪失了物質性的強制統治能力, 美國仍享有諸多通過其霸權建立起來的嵌入制度和規范秩序中的優勢。當然也有人并不認為美國的問題是根本性的, 相反只是國內政治體制運轉不暢的后果。還有學者認為當代的權勢必須重新界定, 并質疑以往主要以軍事力量對比來衡量國家間實力的方式在較大程度上仍能行得通。因此, 現在需要更加關注非強制性的權勢, 它不只是強制的能力, 還應包括影響、 吸引和勸說的能力 (軟實力)。或者, 也可通過將對國家的評估和比較從資源層次轉移到其他層次, 如網絡環境下的 “聯通性”, 來對權勢加以全面重新界定。

      

       但這些批評不過是肯定了衰落論的論點, 而非相反。首先, 對美國霸權到底還能持續多久的爭論事實上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幾乎所有人認為美國終將衰落, 盡管時間可能是十年、 幾十年或者更久。其次,強調中國、 印度等國崛起的內部困難, 并不能回答美國霸權衰落的問題。最后, 強調權勢的其他維度, 事實上是變相地承認了美國的衰落。例如, 不少人強調, 美國仍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對美國而言, 延緩衰落就需要在恢復經濟的同時, 維持對其軍事建設的持續投入, 保持在衰落期間的美國軍事影響力。當然, 這又會反過來加劇美國經濟的負擔, 但如果不這樣做, 美國的衰落可能會來得更快。

      

    如果說思想界對美國的絕對和相對衰落已基本達成共識, 這一觀念在美國和世界各國的普通公眾中或許更為普遍。根據美國著名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公司在 2000 ~2012 年的系列調查,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權勢正在衰落, 而取代美國的將是中國。2000 年, 認為中國取代了美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大國的人僅有 10%, 但到 2008 年迅速上升至 40%, 2011 年達到 52%, 2012年繼續上升到 53%。而對美國自身的信心從 2000 年的 65% 下降到2011 年的 32%, 2012 年則為 33%, 下降了約一半。對于未來 20年里誰將是世界頭號經濟強國, 在 2000 年時僅有 13% 的美國人認為是中國, 有 55% 的人認為是美國;而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的2008 年, 有 44%的美國人認為是中國, 31% 的人認為是美國;到2012 年, 有 46%的人認為是中國, 38% 的人認為是美國。美國人并不關注其他的新興大國, 認為歐盟、 俄羅斯或印度是或將是世界頭號經濟大國的人的比例加起來始終未超過 5%。  即使是曾引以為傲的軍事實力, 美國人的信心也在下降。1994 年時有 63% 的人認為美國是世界頭號軍事大國, 在進入 21 世紀之際, 這一比例下降到 51%, 但到 2007 年又回升到 60%, 2011 年達到 64%, 2012年卻下跌到 54%。  根據皮尤全球態度項目在 2000 ~ 2011 年開展的一項長期性研究, 更多的普通公眾相信美國的確是在衰落。根據這一項調查, 在 15 ~22 個調查國家 (因年份不同而不同) 中, 大多數人認為, 中國將取代或已經取代美國, 成為世界 “頭號超級大國”。(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美國霸權   大國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大國關系與國際格局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117560.html
    文章來源:《外交觀察》第三輯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