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歐陽康 熊翔宇:邁向共享:新時代國家治理的價值范疇、行動邏輯與實現機制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9 次 更新時間:2019-08-04 23:51:26

    進入專題: 共享治理     共享政策     國家治理  

    歐陽康   熊翔宇  

       內容提要:共享價值的實現貫穿于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全過程。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服務體系中,政府通過公共政策的制定實現共享機會的分配正義,依托民生保障建設重構共享治理的公共性價值。共享理念的生成以深厚的文化基因為基底,也是不同區域和民族對美好生活渴盼的現實回應。國家治理的轉型要圍繞共享機制建設為突破口,瞄準單一到多元的整體性治理結構,倚重共享治理權力鏈條具有多向流動的特質,改變政府作為共享服務的唯一供給主體的治理模式。具體而言,政府職能要實現“總體支配”向“技術治理”的轉型,不斷優化“單向管制”向“雙向互促”的共享治理運作機制,在技術層處理好治理方式與靶向目標的匹配關系,在治理機制上實現由粗放式管理向精細化治理轉變。

       關 鍵 詞:共享  共享治理  共享政策  國家治理

      

       中共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我國當前已經進入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新時代,因此也對國家治理提出了新的命題和要求。就治理目標而言,國家必須建立涵蓋政府與社會治理的層次化系統治理體系,從治理過程來看,必須堅定不移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具體而言,邁向共享必須以現階段國家治理的復雜性為導向,注重“解釋世界”且致力于“改變世界”。誠然,新時代國家治理的共享發展是以民生訴求為中心的價值體現,它具有理論體系上的復合性、價值取向上的多維性、主體結構上的層次性特征。目前學術界相關研究主要集中于以下幾個方面:一是集中于共享治理的理念和范式開展研究。如有的學者指出,建構共享共富的實踐路徑必須納入新的管理范式和理念[1,2]。二是集中于中國經濟發展的非均衡狀態以及共享的現實困境開展研究。如有的學者指出當前共享實現過程中面臨著經濟發展的脆弱性以及民族地區欠發達的雙重制約[3,4]。三是集中于共享發展的理論來源研究。如有的學者指出,共享發展具有深刻理論和實踐內涵,它是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價值追求[5,6]。總體來看,共享是發展的目的,發展是共享的基礎,共享與發展具有內在統一的共享邏輯[7,8]。目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理念為共享發展理念注入了新的內涵,據此,從共享的范疇探索新時代國家治理的變革邏輯和實踐機制具有重要意義。

      

       一、共享范疇: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政策價值

      

       共享理念和實踐由來已久,人類社會早期的共同勞動和財物共有的合作行為皆為共享理念的最初形態。柏拉圖在《理想國》中已為理想政體設想了城邦財產共享的政體架構。目前,共享治理目標的實現離不開中央頂層設計的整體參與。從實現形式來看,國家治理現代化過程中共享價值的實現需要明確價值主體的參與目標和原則。共享價值體現了價值理想性與發展過程相統一、民眾參與勞動成果分配的正義原則,在利益共享中建構公共政策執行的政府責任機制,在民生服務中重構共享目標的公共性價值。

       (一)機會共享:公共政策制定的分配正義原則

       機會作為一種可獲取實際利益和公共資源的成本,對社會中的個體生存和發展尤為關鍵。“共享”理念的第一要義是機會公平,“共享”發展理念的提出彰顯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以及民眾對改革發展成果共同享有的合理訴求。在分配正義問題上,羅爾斯的“公平的正義”和諾齊克的“持有的正義”均有其合理性和局限性。而共享理念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公平正義思想,從人類解放層面校正了當代西方的分配正義原則。同時,習近平總書記也明確指出,分配公正是社會公平正義的核心要義,共享發展要力主解決公共領域發展中的公平正義問題。新時代國家治理共享理念的提出既有社會分配公正的指導功能,也預示著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理念達到新的境界。

       機會的共享與資源分配的正義是公共政策制定中重點關照的兩個側面,公共政策制定是公共政策主體為了實現資源分配正義這一目標,對公共政策方案進行整體規劃并使之規范化的過程。在現代國家治理過程中,公共政策扮演著“保障網”和“安全閥”的角色定位,發揮著滿足公民基本生存以及改善民生服務等多重功能。市場經濟的沖擊加劇了公共資源分配的不均衡,雖然一系列公共政策的執行目標有所差異,但其所遵循的基本價值觀如權利、公平、正義等是一致的。從某種意義而言,公共政策已經成為維持社會公平正義的制度化平臺。具體而言,公共政策制定的分配正義可以為民眾提供的共享平臺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機會共享昭示著公眾平等參與、社會分配的公平性。共享發展不同區域和民族是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屬性,這一屬性要求共享發展遵循發展依靠人民群眾、發展為了人民群眾、發展成果由人民群眾共享的價值準則。在市場經濟中,公共資源的分配只是市場規則的目標之一,如若實現成果共享,必須受制于市場規則約束,防止“市場失靈”帶來的負面效應。市場力量一方面激發了經濟的活力,但因參與分配的程度也相同,所以,要實現普通民眾“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共同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共同享有同祖國和時代一起成長與進步的機會”[9],就要求政府必須在維護分配公正中始終恪守機會公平與分配正義這一內核。

       2.共享發展要求在維護分配公正中堅持效率與公平相統一的原則。恩格斯曾在《反杜林論》中指出:“平等應當不僅是表面的,不僅在國家的領域中實行,它還應當是實際的,還應當在社會的、經濟的領域中實行。”[10]305共享發展要求國家在維護分配公正中堅持共同富裕的目標,不僅強調社會成員能夠公平享有改革發展成果,而且對按勞分配進行了升華和提升,堅持在共享發展中秉持共建發展理念。

       3.共享與共建之間具有邏輯統一性。只有通過規則的共建才能不斷充實共享發展的物質平臺和群眾基礎,創造出更多成果、更多財富供社會成員共享。共建為共享提供物質基礎和分配依據,共享為共建提供動力支持和目標方向。共建與共享的辯證統一,決定了公共資源配置中要恪守效率和公平的統一原則[11]。唯有全方位提高共享治理的效率,才能靈活地對共享制度進行科學布局。

       (二)利益共享:建構公共政策執行的政府責任機制

       馬克思指出:“人們為之奮斗的一切,都同他們的利益有關。”[10]187在國家治理的范疇內,“共享”不僅是民眾的主體認知觀念,而且作為社會史普遍使用的一個話語范式,共享彰顯了社會的財富分配和人際關系的契合程度。對于政府而言,要建構一個系統的責任機制,必須重視各責任機制間的關聯性、滲透性、交互性,重視各類制度之間的協同運行。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完善共享發展制度,需要堅持人民主體地位,不斷完善不同區域和民族的權利保障制度,建立社會公平保障體系,完善收入分配制度等。就民生建設內容而言,需要完善教育、就業、收入分配、社會保障、脫貧攻堅、醫療健康、社會治理等多方面制度[12]。相對于民眾公共訴求的全面提升,當下的一些有關共享制度存在著區域間、部門間的相互矛盾與沖突。“碎片化”的制度不僅不能有效保障人們對公平正義的全面訴求,而且任何一個層面的制度存在短板,就會影響到其他制度的有效發揮,違背了共享發展的初衷。因此,應不斷強化制度體系之間的協同運行,形成整體性的共享機制體系。

       1.建立決策機制。要堅持立法先行,將黨中央關于推進共享發展的決策部署通過法定程序轉變為人民群眾共同意志,同時把基層人民群眾共建共享的經驗智慧上升為制度規范,為共享發展提供法治保障。2016年5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講話時強調,“在貫徹落實中,對中央改革方案中的原則性要求,可以結合實際,進一步具體化。遇到改革方案的空白點,可以積極探索、大膽試驗”[13]。因此,應發揮政府主導作用,落實領導干部主體責任,將關于共享發展的目標,細化為具體政策與措施,以求得最大實效。

       2.建立執行機制。要著重將教育、就業、收入、社保、醫療衛生、食品安全、生態環境等問題的制度執行情況納入各級政府的考核內容。對制度落實有方法、有創新、有實效,要給予及時的激勵;對制度執行不力、敷衍塞責的,要堅決追究相應的責任。要建立健全全方位的監督機制,完善上下級監督、充分發揮社會監督、健全輿論監督等各種機制,確保各項共享發展制度的落實。

       (三)服務共享:民生保障中公共性價值的重構

       新公共服務的共享范式認為,“公共利益是一種共同的事業,源于對共同價值準則的對話協商,關鍵是所有的公民能夠也必須參與其中。公共利益最好被視為社區對話和參與的一個過程”[14]。在這個過程中,基于國家權力的公共特質,必須通過公共權力的執行合理捍衛民眾的權利。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新發展理念要把增進人民福祉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民生服務的共享性就具有公共服務范式。有學者認為,服務不僅是一種理念,更是一種行為模式,也是一種制度體系,“從根本上來說,公共管理的‘服務性’來自這樣一種理念:以政府為核心的公共部門公權力作為國家權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產生于公眾直接或間接的授權,它是公共權利的一種特殊轉化形式”[15]。從國家治理來看,從國家管制的生產者導向到服務導向的轉型,經歷了“少得可憐的種類”到“豐富多樣的種類”、從“相當不便利”到“強調便利”、從“屈指可數的選擇機會”到“無窮無盡的選擇機會”的過程[16]。民生服務的基本內涵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1.民生服務共享中公共性價值的回歸。重構民生服務的共享性價值能確保個體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均衡。全體社會成員不論貧富強弱都能平等地分享改革發展的成果,既充分競爭又相互合作,凸顯了發展成果的普惠性。因為主導共享發展的全體人民群眾是發展成果的“創造者”,政府要在多元競爭與合作的公共性規則中明確自身定位、組織邊界和行為操守。

       2.提升社會共享公共性的行為操守。提升社會公共性的行為操守是公共服務共建共治共享價值本位回歸的重要議題。邁向共享的發展成果應該涵蓋社會成員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等各個方面的權益,強調共享內容的廣泛性,確保共享發展能夠得到尊重和保障。

       3.共享發展要堅持供給內容的多元化。營建多元主體有序參與的公共性規則是轉型期公共服務共享公共性建構的保障。基本公共服務的充分供給,尤其是教育與就業保障、醫療保障等充分供給,能夠有效減少民眾的預防性儲蓄,實現經濟發展以及經濟結構的優化。同時,要以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的形式援助欠發達的民族地區和弱勢群體,提升當地的財政收入。

      

       二、共享行動:國家治理理念生成的現實回應

      

       思想是理念的內在規定,理念是思想的外在表現。從國家治理過程來看,新時代的共享發展更加關注普通民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從治理結果來看,共享理念的生成依賴于文化因子在歷史長河中的積淀,是政治文明走向新階段的歷史必然,也是全面正視社會矛盾轉移的現實境遇。共享理念全面彰顯了現階段的社會矛盾的轉化以及民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一)共享理念生成的文化基因

    文化是人類社會所特有的現象,它是以人的活動方式以及由人的活動所創造的產物。從生成的形式來看,“文化就是人類活動的外化和對象化……文化也是智力系統創造性的產物,具有超個體性和創造性”[17]。共享文化是指一種以共享為價值內核,集中融合觀念和制度為一體的文化樣態。它涉及社會發展的價值追求、總體認知與評判以及實踐取向和制度塑造。“文化上的每一個進步,都是邁向自由的一步。”[18]共享文化是社會主義文化生成的重要側面,(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共享治理     共享政策     國家治理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思想與思潮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117570.html
    文章來源: 《河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8年06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