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一夜春風松楮開

    ——應《光明日報》“我的親歷”專欄之約而作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531 次 更新時間:2008-10-15 10:00:37

    進入專題: 學人風范  

    郭世佑 (進入專欄)  

      

      余生也晚,在舉國反右的聲浪中落地,采芹甫越三秋,史無前例的大革文化命就已兵臨城下。從遙遠的黃河之濱南下的女紅衛兵累得滿頭大汗,就坐在我家的地坪上捕捉身上的虱子,稍作休整。周圍只見到處抄家燒書,還游斗教師,斯文掃地。高中時代總算巧遇所謂“右傾回潮”的讀書空隙,年級總分第一的成績與接受文教局抽查的數學滿分,既讓我在益陽縣四中贏得聲譽,也催發我乘勢飛翔的大學之夢。但讓我終日憂心如疾的是,我連上高中的資格都是母校師長追加名額所致,誰會推薦我去上大學呢?

      高中畢業不久,我被派出參加放映技術培訓,出任鄉鎮電影放映員。放映員在當時還是一份令人羨慕的職業,而我的興趣仍在讀書。無書可讀的境遇使我深感無助,就像堆積在山溪的鵝卵石,坐等流水與時間一同沖刷。

      始于1978年的神州改革開放之旅帶動了國家高考制度的恢復,改變了無數青年乃至壯年學子的命運,平庸淺陋如我者不過是成千上萬的幸運者之一。就在這年秋季,我離開放映員的崗位,穿著勞保皮鞋與仿制的黃色軍裝,走進湖南師范學院歷史系的課堂。

      說實話,由于兩次高考分數偏高,我并不樂意接受師范院校與歷史專業的訓練,何況還是地方院校。然而,“行人莫聽宮前水,流盡年光是此聲”,我和年齡不一的許多同學都知道,機會不可復制,每天的自習時間幾乎就在圖書館或教室度過,差別只在于讀什么。我以系統地閱讀電影文學劇本為主,期待將來從事電影創作。當中國近代史課程由著名史家林增平教授主講時,我才把學習精力轉向歷史專業。

      那時候,無論是站在食堂打飯排隊的行列,還是走在校園的路上,還是坐在周末的露天操場等候電影放映的片刻,手持外語單詞本、書本或報紙者比比皆是。我校是如此,大江南北的高校都是如此。當我首次登上岳麓山頂時,還狂吟歪詩一首:“云宮痛飲未名茶,笑看城中百萬家。自古長沙多俊秀,且邀岳臂挽年華。” 其心跡可見一斑。我想,在人民共和國的高等教育史冊里,應該這樣寫著:1978級,它是平均年齡最大的一屆,也是彼此年齡差距最大的一屆,他們的平均年齡與勤奮成正比。

      改革開放的春天不僅賜予億萬學子求學深造的機緣,也使師長們的職業熱情與才智得以空前激發。三年后,由林老師升任院長的母校被改名為“湖南師范大學”,還在1990年代以地方院校的名義,躋身國家首批“211”重點建設工程,我都并不為奇,因為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我對母校最為感恩的是,當年能把家底搬出來,讓學術造詣最深的師長走上講臺,直接授課。正是基于林老師的指點,我從大三開始,在長沙范圍內地毯式地收集有關專題資料,撰寫處女作,交林老師等把關。修改之后,除了公開發表,還收入林老師主編的論文集,還在湖南省首屆大學生學術論文報告會上獲獎。本科畢業后,我就帶著師長的囑托,忝列高校教習,靜守至今。

      為期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既改變了我的學業與職業,也重構了我的生活與觀念。既改變了個人,也改進了國家與社會。最近,北京奧運會的成功,就不僅體現在舉世震撼的開幕式上,而且貫穿于它的全過程,成為國人的驕傲,這是情理之中的。可以設想,倘若沒有三十年來的建設成就,別說舉辦,即便是申辦,都將免談。

      近年來,人們常說“知識改變命運”,其實,比知識更重要的恐怕還是時勢或形勢,形勢比人強。《戰國策》曰:“圣人不能為時,時至而弗失。”《孟子》亦云: “為高必因丘陵,為下必因川澤”。若從歷時性的眼光來看,同樣是知識,它所帶來的命運既可以是幸運,也可以是厄運。知無際涯,海不揚波。改革開放給個人、社會與國家帶來的福祉是豐厚的,國人獲得改革開放之機緣的代價卻是高昂的。惟其如此,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倍加珍惜。

       當然,機會往往只為準備者而存在,時勢還需個人去把握,時不我待,稍縱即逝,個人的主觀能動性并非可有可無。“如何同枝葉,各自有枯榮”,同在一片藍天之下,基于個人的勤奮與創造等不同,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也就在所難免,每一個鮮活的人生未必就是宿命論的注腳。霍姆斯(O.W.Holmes)說:“生活是繪畫,而不是做算術”(Life is painting a picture, not doing a sum),他所說的繪畫就關乎創造,而不是簡單的計算。

      

      2008年10月6日匆草于北京牡丹園寓所

      

      人物小傳:郭世佑,1957年生于湖南益陽,歷史學博士,原浙江大學教授,中國近現代史博士點負責人,浙江省人文社會科學規劃歷史學科組召集人之一,現為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法律史專業博士生導師,校學位評定委員會副主席。主攻中國近代史,代表作有《晚清政治革命新論》、《史源法流》等。主編“法大人札記叢書”、“湘籍學者叢書”等。

      

      原載《光明日報》2008年10月9日第9版“我的親歷”,編輯部改題為《從放映員到教授》,茲恢復原題。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學人風范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1394.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