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湘籍學者叢書”總序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648 次 更新時間:2009-01-03 13:03:57

    進入專題: 湘籍學者叢書  

    郭世佑 (進入專欄)  

      

      在一個具有數千年文明史的國度里,無論通衢大埠,抑或仁里互鄉,大概都能列數一些聲聞各異的歷史名人來凸顯門戶,裝點家園。時下常見國人藉“地靈人杰”一詞來形容自己所擁有的一方水土。一個好詞如果用多了,好詞也就乏味了。不過,“地靈人杰”一詞之于湖南,多用幾次恐怕也不算過分,除非有人一定要把長沙岳麓書院山門聯語“惟楚有材”中之句首虛詞“惟”字誤解為“惟一”之“惟”,把湘人推向孤立。

       “湖南之為省,北阻大江,南薄五嶺,西接黔蜀,群苗所萃,蓋四塞之國。其地水少而山多,重山迭嶺,灘河峻激,而舟車不易為交通。頑石赭土,地質剛堅,而民性多流于倔強,以故風氣錮塞,常不為中原人文所沾被。抑亦風氣自創,能別于中原人物以獨立。”(錢基博《湖南近百年學風·導言》)“倔強”意味著固執與堅忍,“自創”輒彰顯個性與特質。后皇嘉樹,受命不遷;深固難徙,葉綠果圓。《離騷》以橘林比擬楚蠻,可謂形神畢現,入木三分。遙想屈子長歌當哭,引漢京枚馬之辭賦,廉溪紹休先哲,作程朱義理之開山;王船山匿永郴衡邵之間,以清苦勤續湘學,曾滌生擔書生征戰之苦,挾軍功倡言洋務;左季高古稀護國,奏響輿櫬出關的激越與悲壯,譚復生橫刀赴死,甘做變法流血第一人……一個個響亮的名字,都是回報家園的永久廣告。20世紀的三湘健兒更是別開生面,高潮迭起。楊皙子引吭高歌:“中國如今是希臘,湖南當作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當作普魯士。……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楊篤生唱響“湖南獨立”:“ 建天心閣為獨立廳,辟湖南巡撫衙門為獨立政府,開獨立之議政院,擴張獨立之主權”。歌者未必盡力,聞者卻是有心。且看黃克強揮師斷指,屢敗屢戰,為辛亥革命的成功奠基;蔡松坡斷喝止水,氣沖霄漢,賡續新生民國之道統與法統。還有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毛潤之,率領勞苦大眾站立起來,還有“我不下油鍋誰下油鍋”的胡耀邦,無論順逆與否,都在守護為民做主的政治誓言……如此奢華而龐大的人才序列隨時都能昭示湘人那隱忍自強的弘毅與蕩氣回腸的才思,為務實與敢為相表里的地域神力與文化特質代言,啟引來者。

      “大樹底下好乘涼。”橘農之傳人承接這份家業,那是何等厚重,何等榮光!然而,厚重之下,便是壓力,榮光之上,高懸責任。無論在民不聊生的戰爭年代,還是在民歌五袴的承平時期,既有“無湘不成軍”的傳奇佳話,也不乏以專業知識報效國家的湘生方陣。在我國人文社會科學陣營里,以鄉音為胎記走向五湖四海的湘籍學者也占有一定的比重,而且還有向權力說真話的三閭大夫不絕于途。

      固然,若以學術而論,20世紀的百年景象還不容樂觀。就前半個世紀而言,多災多難的國人幾乎一直在硝煙炮火的夾縫中熬過來,治學之難可想而知;后半個世紀雖已云開霧散,只因人為的政治運動起伏在先,拜金主義橫掃在后,再加功利主義的工科管理模式強制天下,學者所當擁有的一方平靜并不常見。吾輩自有理由懷疑,在整天住牛棚、戴高帽,好不容易留下性命一條的前輩中,尤其是在朝“紅太陽”背“紅寶書”當“紅小兵”或“紅衛兵”然后長大成人的吾等后學里,還能產出什么模樣的 “名師”甚至“大師”?吾等當年該讀書時無書讀,如今雖有書讀卻被鉗制得無法讀,而自封或互封“名師”、“大師”之多,一如過江之鯽,豈不滑稽?

      不過,一代人自有一代人的苦樂,一代人自有一代人的學術。即使在誤把學府當做官場與商場的今天,總有部分苦心向學之士盡力守住自己的三尺書桌,以 “孤舟蓑笠翁”的姿態披沙瀝金,帶著“不知誰住原西寺,每日鐘聲送夕陽”的心境,馳騁在廣袤無際的求知時空。惟其如此,甫滿周歲的湘潭大學出版社以并不充足的財力,推出“湘籍學者叢書”,希望藉此向6800萬南楚民眾與全國讀者集中展示湘籍知名學者之于神州人文與社會科學界的分量與風采,進一步提升湖南人才資源的知名度,在湖南學術文化界與散落四方的湘籍知名學者之間搭建合作平臺,將以往局部與間或的聯系變成整體和持續的互動,推進家鄉學術文化事業的發展,一同做好中部崛起的大文章。大任如斯,其情可感。該社邀我忝列其間,共襄雅舉,而我自量德淺能鮮,并非毫無難色。以記問之學糊口,豈敢登高呼喚,盡入“彀中”,而且學術標準的厘定與作者的取舍尤為棘手,是為得罪師友之苦差一宗,較之二戰期間盟軍的滑鐵盧之魔戰,庶幾尤有過之。只因湘潭大學出版社社長章育良教授等人的友情感召,加之某些師友的敦促與支持,包括躋身異邦名校的終身教授、扎根國內的長江學者與接受國家領導人理論咨詢的濟世之士,勉為其難矣。倘若此差亦不失為飲水思源者報效千里故園的一種方式,那么,個人得失,在所不計,投石問路,靜聽高明。

      本叢書擬以學者的學術論文為基,凸顯學術性,兼顧思想性與可讀性,取個人文集之形式,每人一卷,責權分明。由于湘潭大學出版社的財力所囿,“叢書”不惟限于人文社會科學領域,抑且暫時偏向中青年學者,作為主編,后者是我最為不安的。作者的年齡限制把許多無論健在與否都是德望兩全的學術前賢置若罔聞,不僅有傷 “湘籍學者”概念與叢書的完整性,亦將明顯削減叢書本身的學術含量,雖然這不等于說叢書的受稿與審稿可以避開前輩的指點與把關。至于全書的規模,仍當視出版社的財力挖掘而定,擬作長期性的出版規劃,暫不限制收稿之日期。

      莽莽洞庭水,巍巍南岳峰。千里故園雖無大漠孤煙的蒼茫與長河落日的壯麗,卻有七二峰云嵐掩藏芙蓉世界的神秘,更有卅六彎風月映照海上蓬萊之勝景。大江東去,不過湘水余波,漁歌潮起,重組人間憂樂。如果說本色難改的湘音堪稱四方游子沒有期限的名片與護照,那么,揮之不去的鄉情輒使四方游子的思家之念一如資江春雨。當農歷年前的那場暴雪肆虐三湘,嚴冰封我歸鄉之路,吾等退票之無奈至今刻骨銘心。“簾幕蕭蕭竹院深,客懷孤寂伴燈吟。”謹藉“湘籍學者叢書”的啟動與陸續印行,發抒一份浪跡天涯者的絲絲牽念,捎上我和各卷作者以及關注叢書出版的所有南楚后裔對父老鄉親的祝福與期待。

      夜幕收星,薊外稀聲。芷蘭無語,謹此為序。

      

      2008年4月19日深夜于京北松園寓所

      

      ( “湘籍學者叢書”,郭世佑主編,湘潭大學出版社出版,第1輯已于2008年9月印行。)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湘籍學者叢書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3918.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