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當代大學生的是非觀念與未來法律人的職業倫理何在?

    ——就《中華文明通論》課程的要分現象致中國政法大學07級部分學生公開信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134 次 更新時間:2009-01-16 14:53:15

    進入專題: 是非觀念   職業倫理  

    郭世佑 (進入專欄)  

      

      各位同學:你們好!

      

      自從9月5日全校必修課程《中華文明通論》的助手在校園網上公布以來,我作為課程組負責人,連續接到07級部分同學的電話、短信與電子郵件,共計多達200-300人次之間,超過我調入法大5年來學生提問次數之和。其中考分不及格者有之,考分及格者亦有之,二者都在強烈希望加分。及格者要分的目的不外乎要達到“入黨”或申請“獎學金”的分數標準。在不及格者中,有的覺得分數低“很難看”,補考既辛苦,又費時;有的以自己的許多科目考試都不及格為由,感到人生希望很渺茫,希望予以同情,減輕負擔;還有的斷言此科不及格就會影響自己拿學位;還有的覺得該科成績不及格也會嚴重影響自己入黨、申請獎學金乃至出國深造的“個人計劃”,不僅希望及格,還要分數更高。要求加分的理由還很多,例如:有的抱怨“考題難”,或者“判分嚴”;有的則以自己把精力放在專業科目上,來不及認真復習,希望照顧;有的雖也承認自己平時不重視,但成績低會影響他們申請獎學金等,而家庭條件困難,就特別需要獎學金;還有的則以自己是理科生、答題不得要領為由,希望網開一面。近據課程助手與部分高年級同學轉來的資料可知,還有同學在法大BBS上展開對我和課程組教師的攻擊,甚至懷疑我們的“人品”。

      對于第一天的電話、短信與電子郵件所提供的信息,我除了迅速向課程組部分師長與助手轉告與協商外,還一一予以回復。只因回復的工作量實在太大,我除了授課,還有個人的研究課題與繁重的約稿任務在身,就將有關郵件、短信轉交課程組的助手老師,請求代我回復。直到今天下午,我還接到幾位已經及格的考生來電要求加分。鑒于此類回復任務特別繁重,也許還會有學生提出類似的要求,學校又要求該課在此后各年級還得繼續開下去,根據部分好心的學生與同事的建議,特作公開回復,降低對話成本。若有不當,歡迎你們與全校同學展開討論和批評,我與課程組全體教師將繼續關注你們的意見。但請注意,校園需要寧靜,說理不在聲高,以精思求真為旨歸的軍都山麓并不需要便捷非常的網絡攻伐,任何不擇手段的“分數至上”之言與行均不在討論之列。

      

      一、任課教師的難處

      

      《中華文明通論》的考試成績偏低,導致任課教師備受責難的問題是個老問題。在我于去年奉副校長張桂琳教授之托出任課程組負責人之前,有關此課的責難就已存在。我深知此乃費力不討好之差事,早在學校“通識教育課題組”倡導和論證此課之開設的研討會上,我就直言不諱地提出過授課難度與管理難度,敬請有關領導予以考慮。至于此課在迎接教育部本科評估的歡呼聲中匆匆登場,我奉命承擔近代部分的講授,還在去年接受負責此課之任,全為服從學校的安排而已,其他任課教師也大致如此,而且各位師長的本科生與研究生的教學任務都比較繁重。我自己則因精力不濟,被迫停開為某些法大弟子所期盼而我自己也最樂意開設的兩門選修課程——《近代中國人物與社會轉型》與《民權政治與中國社會》。

      對教師來說,《中華文明通論》的最大難度之一就是無法找到一個或兩個能把此課獨立承擔下來的教授或教師。迄今為止,隨著史學研究的深入與多學科的滲透,學界早已告別了周谷城(民國時期《中國通史》與《世界通史》的作者)的時代,而近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國歷次政治運動的頻繁沖擊在前,拜金主義的橫行與工科管理模式的猖獗在后,明顯阻遏了我國學術真大師的產生,只有利于假大師的問世。我自量淺陋,包括我個人在內,為數更多的都是一些“章節教授”,一些名為“專家”實乃窄家者。學術積淀相對雄厚的北京大學近年雖已組織文史學者編輯和出版了四卷本的《中華文明史》,但至今沒有開出《中華文明史》或《中華文明通論》之類課程。清華大學史學學科的恢復已近二十年,學術實力漸趨精良,但連《中國通史》之類課程也不在謀求之列。基于通識教育的重要性,基于中華文明與西方文明在通識教育中的核心位置,一個以法科為主體的單科性校園中國政法大學在全國率先開設《中華文明通論》和《西方文明通論》,既可看出我校領導層的教育識力與創新精神非同一般,也不難想象課程開設的難度。

      在我看來,《中華文明通論》貴在“通”和“論”,至于由誰來“通”,怎樣去“論”,恐怕都成問題。既然要開課,就只能請多個教授來勉為其難。該課程所涉內容涵括上下五千年,縱橫數萬里,卻只有區區54課時,而且這54課時還經常因為新生的軍訓、法定節假日等打折扣,壓到45課時甚至42課時以下,要想把許多重要問題都講清楚,難于蜀道矣。一門頂多54課時的課程,卻由6至7位教授輪流講授,難免使學生目不暇接,疲于應付,其教學效果亦將再打折扣。凡此種種,吾輩深以為憂,卻又無能為力,空愁而已。

      我校硬件的缺失也是舉世皆知的,教室少與全校性必修課程人數多之間構成尖銳的矛盾,隨時存在。由于教室少,就不可能實行小班授課,加上我校文史教師的數量非常有限,任課教師的時間與精力也不容推行小班制。采取400百人以上的大班授課(此課還曾在學校大禮堂開講,學生多達近千人,創下全國最高記錄),就難免影響授與受的雙向效果,課堂秩序的維持就只能依賴學生的自覺。不管學生是否愛學,課后的輔導答疑與作業練習都成問題,雖然課程組的每一位教師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投入該課程的講授,盡可能互相配合。

      至于考試命題,由于中華文明的時空范圍很廣,已經邀請的任課教師又多,這就需要盡量兼顧各位師長的授課領域,調動各位師長的積極性,不能擬定一題或兩三題了事。而出題多,扣分的幾率就相對要高些,如果既不認真聽課,又不適當復習,完全不把此課當一回事,個人的考分與整體的平均分數也就很難提高。加上校方將授課對象定在大一新生,如果考題偏大,也不利于他們提高考分。

      

      二、“考題難”質疑

      

      我在高校任教已逾26年,與我的團隊同事一樣,本著一份職業感與責任心,對各層次的學生(包括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乃至博士后合作者)都有一定的要求,即便是某些寵得像太陽的學生,我也敢于行使批評的權利,并不毫無原則地牽就學生,更不討好學生,但在考試的問題上,我和一些同事又傾向于適當照顧他們,從未在命題與判分中去卡學生。由于考分是要進入學生檔案的,還要伴隨他們的成長,影響未來的就業與崗位提拔,非同小可,我就主張培養過程適當從嚴,結果從寬。再說,你們一年級同學剛剛告別中學的應試教育,告別雙親與故里,不一定能盡快適應大學的學習生活,而且新生的專業課程還不少,政治與外語課程也不減,即使對中華文明很有興趣,也不一定有充足的時間圍繞《中華文明通論》課程,去自覺地閱讀師長布置的參考書目,答題思路與表達形式也未必能從中學應試教育的死板模式中迅速解脫出來,就需要適當照顧,這次我就請每位任課教師先擬出4題左右,由我選擇其中更容易的1題,綜合成卷,各位師長都很配合。

      茲將試題附錄如下:

      《中華文明通論》必修課試卷 A卷 (開卷)

      一、名詞解釋(共40分,每題8分)

      1、宗法制度

      2、封建

      3、張家山漢簡

      4、禪宗

      5、王陽明

      二、問答題(共60分,每題20分)

      1、儒家如何用文化治世?

      2、簡述唐宋文化的基本特點。

      3、試論我國傳統文化轉型的艱巨性

      明眼人一看便知,這一套試題所涵蓋的都是一些基本問題,并不存在偏題和難題,它應該經得起全校師生的評論。我還堅信,它也經得起校外同行與全國大學生的整體檢視。如果這些普通的試題都被部分法大的學生起哄叫難,恐怕就不容易讓外界來高估我們以法科為主體的法大學生的學習態度、職業倫理規訓乃至校風了。

      不僅命題沒有難度可言,而且這些題目都已由任課教師在課堂上重點講述過,多數師長還根據你們的要求,讓你們復制課件。就是這些并無難度的試題,我還征得任課組師長的首肯,堅持使用開卷的形式,旨在幫助某些缺課或上課不一定認真聽講的同學渡過考試一關,盡量不使《中華文明通論》成為你們大學生涯的掛科負擔。那些經常缺課或上課不認真聽講的同學完全可以借閱其他同學的課堂筆記或課件資料,做出適當的發揮,順利通過考試。在層層關照之后,你們還有同學說“考題難”,那就毫無事實依據了。

      與你們的感受相反的是,就是這樣一些沒有難度的試題,還有那么一些同學的答卷讓閱卷教師頻頻扼腕。對于名詞解釋“王陽明”一題,竟有數十位同學沒有動筆,有的雖然寫了,卻是亂扯,有的扯到春秋時期“陰陽學派”的代表,有的扯到“陰陽五行”去,還有的把王陽明說成是“偉大的文學家和詩人”,越說越離譜。如果你們的家長、中學教師與中學校長看到此類試卷,不知有何感想?生在中國長在中國的法大學生,還有的連“宗法制”、“封建”、“禪宗”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問答題也都是一些基本的問題,而且都是任課師長在課堂反復講授過的。不妨想想,如果連儒家用文化治世的基本情況、唐宋文化的基本特點、我國傳統文化轉型的艱巨性都感到陌生,你們能成為一個合格的中國大學生與不卑不亢的世界公民嗎?這樣的同學為何不去反思自己,卻只想著要找任課教師加分,還要為個人的入黨、評獎學金、保研、出國而振振有辭?面對這樣的同學,我實有隔世之感,因為在我以往的教學生涯中,我都很少碰到要分的,尤其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強詞奪理來要分的,要分的人數還是如此之多,不啻法大校園中一道詭異的風景。我請這些同學先想想:難道獎學金就是為你們這些一再加分之后還不及格的要分者準備的嗎?如果你們要分之后入了黨,又憑什么去扮演 “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呢? 當你們走出校門,手握國家與人民授予你們的司法權力時,能指望你們去實現基于公正與正義的“法治”之夢嗎?

      對于考試形式,我和課題組教師也考慮過是否可以采用交論文的辦法,完全放開,這樣就可以大大降低不及格率。問題在于,根據我為法大的選修課命題的經歷,這種方法并不適合現在的法大學生。5年前,我剛從浙大調來時,我的一門選修課就采取寫論文的形式,結果,在網上黏貼和抄襲者多達80%以上,而且還不乏整篇的抄襲,好像他們的電腦就是專為抄襲而準備,而不是為閱讀和修改論文而準備,給我的評分帶來很大的難度。雖然當時對學生采取“網開一面”,但從此不敢繼續采用交論文的考試方式。我的許多同事或多或少都有過類似的經歷。雖然經過校領導與全校師生的努力,我校在教育部的本科評估中獲得皆大歡喜的“優秀”成績,但我覺得,對法大學風與校風的評價還不容樂觀,我們需要冷靜的自我省視與貨真價實的實事求是。

      優質的生源堪稱法大引以自豪的立校之本,我也深有同感,并在許多場合表達過我的這種感受。然而,當我看到在你們中間那些連“王陽明”都是一片空白的試卷時,直覺就提醒我,整體上的優質恐怕還不能掩蓋少數同學的嚴重缺陷,“優”與“劣”的差異就值得關注,劣幣驅良幣的隱患就應理直氣壯地予以杜絕,否則就無異于失職。

      

      三、評分真相

      

      基于對一年級新生的愛護,我作為課程組負責人,在閱卷之前,通過電話或電子郵件,請各位任課師長在評分時適當放寬,閱卷時,又做類似的提示,也許有的師長會對我過于放松要求而心存異議,還會嫌我啰嗦,但我們都在朝著放寬的方向邁進。

      這次統分之后,我們發現整體上分數不高,在1360名考生中,不及格者比上學期要明顯增加,我與統分教師和課程助手協商,將試卷復查一遍,并將56分以上者提到及格或及格以上,還把68-69分提到70分,78-79分提到80分,88-89分提到90分或90分以上。統分教師和課程助手協助我在1360份試卷中一一找出這些加分的試卷,這是一項勞動強度很大的工作,每個加分的試卷都得把小分、總分與統計表改成統一,師長們都非常辛苦,卻任勞任怨。在此基礎上,我們還對70分以下者再次進行微調。經過兩輪調整之后,我們發現,不及格者還有239人,還不算理想,就請示教務處考務科。根據后者的意見,我們再把60分以下的考分普加10分,其他分數段則不動。通過此次調整,不及格率已低于10%,因此就決定不再加分了。至于普加10分之后,登分表中出現了59分的現象,接過你們的電話后,我有點著急,迅即電話詢問統分老師和課程助手:“為什么不把59分調成及格?”他們的回答是:“這個59分只是普加之后的分數,實際分數只有49分甚至以下,以前挨近60分的早就按照您的意見提升了。”我問:“能不能把它們再加一點?” 他們耐心地告訴我:“再加就沒有必要了,(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是非觀念   職業倫理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教育學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432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