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意外的榮譽

    ——在中國政法大學 “最受本科生歡迎的十位教師”頒獎晚會上的答謝與答問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748 次 更新時間:2009-01-31 11:22:09

    郭世佑 (進入專欄)  

      

      2008年12月22日晚•中國政法大學昌平校區學術報告廳

      【視頻畫外音】從西子湖畔到軍都山麓,讀遍百家,他的才華馥郁了大半個中國。杏壇稷下,燦燦乎出口成章;史源法流,欣欣然下筆添著。他的情懷遠比這些繁華——“大學是什么”的追問抖出向權力說真話的分量;“欲為師,永為生”的理念在他的職業生涯中踐行。他是求是園中的智者,日復一日地描繪出堅實豐碩的桃李之美;他是拓荒坪里的夫子,默默無聞地鋪墊著憲政文明的史學之基。言之有物,行之有格。江山如畫,仁者如斯……(掌聲)

      主持人:有請郭世佑老師上臺(掌聲)……先請郭老師發表獲獎感言(掌聲)。

      

      郭世佑:各位同學、各位師長,晚上好!(掌聲)

      我從2003年8月離開浙大,走進政法大學已經整整5年。5年來,我受學校的委托,多次在這個主席臺或禮堂的主席臺給學生授過獎,今天是你們給我頒獎,可用一句俗話說:我們“扯平了”。(笑聲)用學術話語說:我們法大的師生關系是平等的,至少是對等的。謝謝你們。(掌聲)

      被法大學生評為“最受歡迎的十位教師”之一,對我來說,這是一份意外的榮譽,我沒有期待過這種榮譽,因為這里是法學帝國主義,我是來接受邊緣化的。盡管我也是法律史專業的博士生導師,但史學沒有本科的基本隊伍。法學教師與其他專業的教師比較容易獲得此項榮譽,那是情理之中的。不過,我可以吹句牛,其實也不是吹牛,如果浙江大學的學生當年也舉行這種評比活動,如果他們也把我作為候選人之一,我可能不會覺得意外,我的這份自信是浙大學子與同事給我的。十年前,新浙大成立時,校方在900多名教授中挑選12位作校園巡回演講,我是其中之一,5個校區的演講經歷就讓我感受到浙大學子的那份信賴與激情。2002年12月的某個夜晚,我應浙大研究生院的邀請,在西溪校區漫談“人文意識與人生”,一個并不狹窄的階梯教室不僅坐滿了人,還像節日的超市一樣站滿了人,連走廊都是水泄不通。那天杭州的氣溫還很低,還是零度左右,江南的室內沒有暖氣,室外尤其很冷。學生的提問興致卻特別濃,整個演講還延長一個多小時,包括站著聽講座的,沒有一個提前退場。那種場面,可能不亞于政法大學法學講座的熱烈場面。半年之后,當我即將離開浙大時,校園網上的挽留帖子就像鋪天蓋地,其中第一個標題就叫“郭世佑要走”,據說,這在浙大的校史上還沒有出現過。如果不是我已經在政法大學的臨時檔案上簽字,肯定就被浙大學子留住了,畢竟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至今我都覺得還有點愧對他們。調入法大一年多后,浙大近兩萬名研究生首次評選20位最受歡迎的導師,據浙大好幾位同事說,有一些研究生還在有意填寫我的姓名。浙大中文系文藝學博士生導師、哲學博士李詠吟教授就說過:“世佑大哥在杭州有一批信徒。”(笑聲)“信徒”可能比“粉絲”要高級些吧?(笑聲)

      獲得法大學子給我的“最受歡迎的十位教師”之一這份意外的榮譽,我應該感謝那些給我投票的同學,是你們把我推向今天的主席臺(掌聲)。我想,今天的這份榮譽不僅屬于我個人,還屬于我的團隊,我們歷史研究所的全體教師,感謝你們對歷史課程的肯定和信任。(掌聲)我想,如果每一個校領導都像你們這樣重視歷史課程和歷史學科(笑聲),那么,法大的歷史學就很有希望了。(掌聲)可惜,我們要走的路還很漫長。(沉默)請你們把你們對歷史學的關愛和判斷傳遞給更多的校領導,謝謝你們。(掌聲)

      我給法大的本科生授課很少,接受你們給的這份榮譽,其實有些愧疚。這兩年承擔《中華文明通論》課程組的首席教授,還有些費力不討好,我和主持《西方文明通論》的叢日云老師都在做“惡人”,盡管我們都很善良。但是,我已經知道,在給我投票的法大學生中,還有在《中華文明通論》課程考試中成績不高甚至不及格的學生,他們的舉動不僅讓我感動,而且讓我敬佩。他們不僅尊重師長的評分權力,而且他們對教師的投票就完全撇開了個人的考分得失與個人的利益考量,只以他們所認定的教師的核心價值為基準,這就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學生。(掌聲)我想,如果國家把法的權力委托給這樣的學生,如果人民請這樣的學生來做任何門類的訴訟代理,那就沒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對這樣的學生深懷一份敬意,并不是因為你們給我投票了,而是因為你們讓我看到了法權的尊嚴與人格的光輝。(掌聲)我作為師長,完全有理由期待你們的未來,誰敢斷言那就肯定不是丹諾和霍姆斯式的未來呢?(掌聲)

      同學們的投票與信任,對我來說,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會珍藏這份記憶。盡管在法大評上“最受歡迎的十位教師”,對我來說已經是第二次。在我調入法大兩年后,學生自辦的網站“滄海云帆”開始創建,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發起評選“最受歡迎的十位教師”,結果也把我名列其中,而且也挺靠前。借此機會,謹向“滄海云帆”的創建者與參與者表達一份遲來的謝意。(掌聲)作為教師,真正的榮譽不是來自任何政府行為的獎勵(掌聲),而是來自多數學生的深切認同,深藏于你們的記憶和成長中。謝謝。(掌聲)

      主持人:剛才在郭世佑老師的獲獎感言中,我聽到了郭世佑老師對浙大學子的深深懷念。但是,我想說的是,郭世佑老師的當選,更說明了浙大學子能夠給郭世佑老師深深的愛,我們法大學子同樣也能給與,大家說是不是?

      全 體:是!對!(掌聲)

      主持人:所以我想問的是,郭世佑老師來我們法大已經5年了,在法大這5年里,除了給我們學生帶來一堂堂精彩的講課之外,不知師生之間有沒有發生過讓您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 能不能和我們談一談?

      郭世佑:好的,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像我的選修課,因為學校要我負責全校必修課程《中華文明通論》,任務很重,我的兩門選修課程就只好停開了,這是我要對我們的學生深表歉意的,因為每一屆學生都在呼吁郭老師的選修課還是要開。來法大一年后,在上選修課時,我沒想到,在這個校園,我的課,歷史門類的課,居然也要開始占座了,還有的站在后排,甚至站到窗戶外面來聽課,政法大學的學生真的很可愛。(笑聲)其中有的是逃掉必修課來聽課,還有一些是四年級的學生,他們的學分早已完成,不是為了學分來聽的,有的甚至還主動參加考試,要測試自己,這就應證了徐顯明校長當年動員我加盟法大時最讓我動心的一句話,他說:“我們政法大學的本科生源是非常優秀的,但師資相對不夠,我們希望郭世佑教授一起來培養這些非常優秀的學生。”他的這句話很能打動我。我們的學生對師長的關愛,會有他們自己的特殊方式。他們怕我寂寞,就經常給我發郵件或短信,陪我說話,還請我聚餐。當有的學生知道我是沒來得及吃飯就來授課,就悄悄把食品送到課堂,像面包、蘋果,等等,有的蘋果還有特制出“福”、“壽”等字樣,還有的同學中秋節沒找到我,就等我來上課,把月餅悄悄放進我的提包里,還把西瓜切好當飲料,再附上幾句溫馨的留言。有位學生考上人民大學的研究生后,特意回昌平參加我主持的歷史文化節的開幕式,表示支持。11月底的昌平之夜已經很冷,還有大風刮地,他的穿著很單薄,硬是固執地先送我回家。這樣的事例還很多,法大的學生對師長的關愛不亞于浙大的學生。我想,與這樣一群學生在一起,在法大再苦點,甚至受點委屈,都是值得的。(掌聲)這幾年來,包括北大、人大的教授,浙大、臺大的學生,問得最多的一個話題是 “為什么要離開浙大?為什么要到一個很喜歡熱鬧的法學單科學校去?” “您在政法大學怎么樣?學生對您好嗎?您不孤獨嗎?”本月9日在北師大做講座時,有位博士生還在提這個問題,我都如實回答:不孤獨,我和政法大學的學生在一起,我們都愛這個學校,我們互相關愛。(掌聲) 奧維德說:“想要被愛,最好的辦法是讓自己變得可愛。”(笑聲,掌聲)我也經常這樣提醒自己。在遠古的雅典時代,有位作家說:“我們愛自己的城邦,不是因為它很偉大,而是因為它是我們自己的。”基于同樣的道理,我們愛法大,不是因為法大比別的大學更出色,更有學術水準,只是因為它是我們自己的家園。(掌聲)我們法大的教師與學生互相愛護,并不是我們彼此有什么特別優秀之處,而是因為我們彼此都屬于對方。不管這里發生過什么意外,也不管外界怎么看我們,我們需要互相關愛,一同守護我們的校園,愛和被愛是我們永恒的主題。謝謝。(掌聲)

      主持人:謝謝郭老師。下面有沒有同學有問題想當面請教一下我們真誠而可愛的郭世佑老師?

      學 生:郭老師您好!我是去年聽過郭老師主講《中華文明通論》課的學生。

      郭世佑:請問你及格了嗎?

      學 生:我考了85分。

      郭世佑:那好,那好,我就放心了。(笑聲)

      學 生:上課的時候就覺得您的論點很新,能夠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很不一樣。如果有人對我們的論點提出批判時,我不知道我該怎么回答。請問郭老師,假如有人批判您的論點時,您會怎樣回答?

      郭世佑:謝謝。如果是政治性的批判,我會一笑置之 。如果屬于正常的學術討論,我會提醒對方,不要只拿我的論點做文章,不要演繹我的論點,搞游擊戰,就請直接批判我的論據 ,論據比論點更重要。歷史學是講資料、講論據的學科。 少說話,不說話,就找資料來說話。有一份資料說一分話,沒有資料不說話 。只憑資料說真話,不憑套話說廢話。謝謝。(掌聲)

      主持人:感謝郭老師的精彩回答。下面進入頒獎環節。(掌聲)

      ……

      

      【校記者團根據視頻錄音整理】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教育學演講稿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450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