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鄢烈山:孫東東公案的不了情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751 次 更新時間:2009-06-03 10:49:17

    進入專題: 公共事件  

    鄢烈山 (進入專欄)  

      

      這一期的《南風窗》半月刊,有篇孫東東公案續聞,題為《孫東東案了猶未了》。報道引孫東東的合作者、朋友、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醫療管理處處長圖婭的看法說,“(社會的反彈)根本不會影響他在北大的處境,衛生部和北大都不會把他怎么樣。”他發表道歉聲明,并不表示他認錯,圖婭估計“是北大給了一點壓力”(我猜,是那些借題發泄的訪民鬧得北大校園不寧所致)。圖婭的話也許不無道理:“孫東東就是一根導火線,被危機轉嫁了,他替官方堵了個槍眼兒。”圖教授“被危機轉嫁”的遣詞造句別出心裁,值得玩味,她顯然是同情孫東東的,同時也指出了孫東東公案發生的社會背景,也就是孫東東公案了不了的國情——令官方和社會不堪其累的上訪問題并未因孫東東言論引發的輿論風波而消除,甚至即使是緩解,只是給“訪民”制造了一個泄忿的由頭和靶子。

      最近發生的幾起公共事件,我件件皆看到孫東東活躍的“身影”,他關于偏執型心理障礙患者即精神病人,對這種人需要而且可以強制治療的邏輯,豈止在息訪領域,豈止在官方,而是在我國官民中間在各領域都廣泛存在。

      且看當下備受關注的鄧玉嬌案,警方在現場發現她包里有抗抑郁的藥物,就以此為由把她送到恩施州“優撫醫院”,與精神病人住在一起,并捆綁在床上,實行所謂“約束性保護”,無法進食,只能靠輸液保命;只是在輿論關注下(恩施電視播出了她與精神病人關在一起的慘狀),才讓她搬到單人病房,隨后收到看守所。在沒有經過精神病鑒定的情況下,警方就將她當作精神病人對待,實行的不正是孫東東的不需經司法程序判定就可強制收治的“理論”嗎?如果憑長期失眠和服抗抑郁藥就可判定一個人是精神病人,可以強制收治,那央視的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早就該送去進行“約束性保護”了!其實,誰都知道,長期失眠服藥如毛澤東的,精神抑郁需要療養如“文革”前有一個時期的黨內筆桿子胡喬木的,大有人在,孫東東們不可能不知道這些情景,但是為了某種需要,他們將這些神經性病癥當作精神病人證據來用,絕不是一般的愚昧無知和輕率從事。人權保護和法治“觀念”不彰,有權關人的人可以肆行己意才是關鍵。

      再看吉林化纖廠的污染事件。該廠近千人出現頭暈、惡心、倒地抽搐等癥狀,與該廠鄰近的生產苯胺的康乃爾化工廠被疑為禍因。此事被媒體披露,衛生部專家組公布調查結論,排除化工廠排毒所致,認為是“心因性反應”即“心理作用引發的心理疾病”。也就是說,是那上千名病人有心理障礙發“歇斯底里”需要心理治療;當然,人太多,不能把他們都關進精神病院,但是可證明不必強制化工廠停產轉產或搬遷。國家安監部門也改口放棄了化學物泄露而致中毒的說法,以便與衛生部門統一口徑。這個事件中對病人們的處理方式,與孫教授建議的對付“專業上訪戶”的強制收治不同,但有一點是相同或相通的,即“精神障礙”在行政管治中有定性的作用,收放自如,勿須法定程序摻和。不過,政府有關部門畢竟沒有巫術,不論怎么解釋,它都難讓成“規模”而不方便“強行收治”的群眾相信不是工廠而是自己有問題;人們有免于恐懼的權利,如果說人們是“心因性反應”,那就該盡早消除引發人們心病的“因”,哪怕它是納稅大戶也要搬離生活區。

      再看深圳的陳書偉,這個在上訴狀的“理由與事實”欄中只寫一個“操”的市民,5年來提起公益訴訟200多起,花費了數十萬元,主要是與中國移動“作對”,告人家亂收費和服務質量差。他表示今后將退出公益維權,只因為太累了:“自己付出的心酸和成本,被民眾被對手理解為不是為了謀利就是為了出名,要不就是神經病。太不劃算了!”移動營業員打他不怕,“操”字引發司法拘留他也不可以忍受,他又何嘗指望“對手”理解他呢?公益訴訟更談不上謀利,有人說他想出名,這也不算什么侮辱。最令他傷心的,恐怕就是那些忍慣了的“民眾”,視他為另類,將他的執著(即孫東東所謂的“偏執”)視為“神經病”(民間罵精神病人即“瘋子”的用語)。

      不要以為只有官方某些人才“信服”或運用孫東東教授的那套理論,民間也大有人在。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廣州市發生了一起怪案:一個叫陳富超的被人拖欠450萬元工程款,索討無門,上訪無果,選擇廣州交通要道海珠橋做引起社會關注的“跳樓秀”(此前在另一橋“秀”了白“秀”)。不料來了一個人66歲的退休市民,乘警察不備,噌噌噌爬上橋頂,與陳套近乎之時,一把將他推下橋面氣墊,摔斷一只手和腰椎骨折……他這樣野蠻對待“上訪者”,還自以為是符合公共利益,一度在橋頂微笑著向橋下行軍禮呢。雖然這個事例有亮點,即警方和許多市民都不支持他這樣做,但也可表明孫東東的理論有相當的“民意”基礎。

      所以,我認為孫東東公案了不了的國情,不僅是上訪問題還沒能得到制度性變革的整體解決(這也是海珠橋“跳樓秀”成風的根源),也有公眾的權利和法治觀念問題。西哲說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政府;馬列主義認為一個社會占統治地位的思想只能是統治階級的思想;都有道理吧?

      

      

      2009/05/23

    進入 鄢烈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公共事件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7691.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