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鄢烈山:誰在筑隔離群眾之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919 次 更新時間:2009-06-04 10:06:16

    進入專題: 官威  

    鄢烈山 (進入專欄)  

      

      “要了解真實情況,就要與老百姓平等相待。在戰爭年代,我們與老百姓住在一起,天天見面,不分彼此,和群眾的關系很密切。現在就不一樣了。比如我參加你們這個會議,一進會場,你們就站起來鼓掌,我就不舒服,但是又不好阻止你們。因為有了那么一些形式,就顯得不那么親切,不是平起平坐,而是隔了一層。當然這一層不是一道墻,是一張紙。” ——這是1962年2月3日,時任總理的周恩來在中共中央擴大的工作會議福建組會上的一段講話。

      47年過去了,當年那張“紙”不知現在還在不在。而眼下在有些地方,卻真的筑起了一堵“墻 ”。

      這里說的“墻”,指的是有些地方動輒搞交通管制、警車開道之類安保措施,嚴官民之界,防范老百姓。其“筑墻”之效果早就引起人言嘖嘖。去年《人民論壇》第21期刊登著名作家蔣子龍的文章說,他去年兩次外出坐車兩次碰上“霸道”。一次是在京廣高速上,快到石家莊的時候被警察攔住,硬把他們一行趕到停滿了車的服務區苦等,原來是一個不大的車隊從北面駛來,威風八面,呼嘯而過,又隔了幾分鐘才準許他們上路。另一次是到北京開會,離京津塘高速公路進口還有很遠,就看到汽車排成了長龍,又是警察把路口封了,原來是“參加人大會的代表要回來”!

      至于像我這樣的人,對這種“霸道”之舉,早就心懷不滿了。2006年秋,我太太躺在急救車里送醫院,遇到一個龐大的車隊經過廣州市區,因而多條道路封閉,我真是心急如焚……

      所以,讀到3月10日《南方都市報》的報道“政協常委怒批開道車濫用擾民,提議政協委員下基層盡量不用”,我不禁為他們的仗義執言而感到快意,說得好!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社科院原副院長江藍生怒斥,“現在開道車的濫用,已經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并建議國務院研究室轉告溫家寶總理。他說,他去浙江紹興參加粵劇節(編注:疑報道有誤,應為越劇節),開完會離開時,突然被警察粗暴攔住,在那兒等了半天,過后才知道是有警車開道的一個龐大車隊。而且,車隊走了,“還必須要等很長時間,別的車才能開:要等到紹興的人送到與杭州交界地,那邊接上了,這邊才能走”。

      江藍生的話引起了在座的全國政協委員、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副部長羅援少將的共鳴。他說:“昨天開會,我旁邊坐了一位,他跟我講了個事兒,跟您這個類似,職務比您還要高,去武夷山,結果有個領導去了,地方事先給他安排了一個半小時的講話,他一下講了3個小時,那時候兩邊全是清道、戒嚴,動用警力二三百人。”

      的確,“這種現象非常普遍,比這惡劣的也不在少數”,“群眾是很憤恨的”。

      這種媚上風氣是怎樣愈演愈烈的?“大人物”們究竟知不知道?他們知道了是很享受官威凜凜呢,還是痛恨這種將他們與群眾隔離的“筑墻行動?“大人物”之“大”,是相對的;一個地市級官員到鄉村就夠“大”了,我可以肯定他們中的有些人是知道群眾心理的,也是很享受這種威勢的。可見,官員權勢的高調張揚,是“官本位”和官位來自上授的任命制度的必然產物。他們不必在乎群眾的感受,“笑罵由你,好官我自為之”。

      我們也不能只痛斥官場做出這種“安保”決策的“下官”是“勢利小人”。你注意,江藍生常委提到的站路警察,他們執行封路命令時是很“粗暴”的。這是“職業病”,還是狐假虎威的傲慢?無論如何,他作為一個底層公務員是認同這種“霸道”的。說我自己吧。去年我“享受”了兩次警車開道:一次是參加某市的一個記者采訪團,一次是參加一個傳媒會議。我并沒有表示抗議。因此,我也是參與這種“筑墻”行動的罪人。

      就在報道全國政協常委怒批官威“霸道”的同時,同日的《南方都市報》刊出一篇“對話”:《含淚大專生:說出心里話時不知他是領導》。一大專應屆畢業女生小林,日前在華南師大參加廣東省教育廳搞的基層教師招聘會時,連簡歷都一直遞不出去,情急之中,闖到正接受采訪的一“招聘人員”(實為廣東省教育廳官員)面前,激動地訴說“今天對我就是趕盡殺絕的感覺”,并質問“為何當初要培養那么多大專生”。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女生這么講太正常了。

      可是同學們覺得這個女生好大膽,敢對教育廳官員這么講話!南都記者與她對話時居然也說:“當天你這么直率地說出來,我們也嚇了一跳。”我不明白,現在的年輕人為什么這樣怕官,講幾句心里話有什么好“嚇了一跳”的?

      于是,我想:“官威”也是社會寵出來的吧?

    進入 鄢烈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官威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筆會 > 筆會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7724.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