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敬佩·祝賀·期待

    ——在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09屆畢業典禮上的致辭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272 次 更新時間:2009-06-29 16:12:03

    進入專題: 畢業典禮  

    郭世佑 (進入專欄)  

      

      尊敬的主持人保生副校長、尊敬的黃進校長及各位校領導、尊敬的各位終身

      教授、各位導師、09屆各位畢業生同學們、各位家長代表:

      

      上午好!(掌聲)

      

      儀式和典禮應該說是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后非常特殊的文化景觀,博士學位(Doctorate)的淵源可以追溯到公元9世紀以來的中古時期教授伊斯蘭法律的伊斯蘭學校的the ijazat attadris wa 'l-iftta,即教育和發布法律意見的執照或許可。它等同于法律博士(Doctor of laws)資格。 “Doctorate”這個詞來自于拉丁語“docere”,意思是“to teach”, 拉丁語全稱是“licentia docendi”,意思是“license to teach (教書許可或執照)”。 博士學位(doctorate)的概念后來被引入中世紀的歐洲,作為在大學教書的執業許可。在此意義上,博士培養是作為一種行會的學徒培養形式存在的。傳統上,一個新教師被允許進入人文教授(Masters of Arts)的同會中需要七年的學習,與其他職業的學徒訓練時間一樣。最初“master”和“doctor”是同義的,后來“doctorate”就成為比 “master’s degree”更高的資格。中世紀歐洲大學的哲學領域通常將神學、醫學以及法律之外的所有學科放到哲學(Philosophy)的名稱之下(自然哲學(natural philosophy)——用來指科學)。根據Wellington等人的著作,第一個哲學博士學位(Ph.D)是在1150年的巴黎頒授的,不過,直到19世紀早期“Ph.D. degree”的術語才獲得了它的現代意義,用來指最高的學術博士學位,這要歸功于德國的大學實踐。19世紀之前,專業的博士學位(doctorate)只是頒授給神學(Th.D.)法律(J.D.)或醫學(M.D.)。1861年,耶魯大學采用了德國的做法,向那些完成了規定的研究生課程并成功進行論文答辯的科學及人文領域的年輕學生授予學位。在人類的高等教育史上,博士畢業的典禮與學位授予儀式可能比現在的美國總統就職儀式還要重要,至少美國總統的就職儀式只是非常個性化的行為,而且4年才一次,博士學位的授予則關涉千家萬戶,而且年復一年,生生不息。

      今天在座的畢業生,包括今年1月獲準畢業和授予學位的同學,一共是163位博士和1595位碩士即將授予學位。對于163位博士來說,在你們的求學生涯中,今天的畢業典禮既是規格最高的,也是最后的;對1595名碩士同學來說,由于繼續讀博的畢竟只是極少數,本次畢業典禮也將是絕大多數同學求學生涯中具有終極意義的典禮。通過這個典禮,你們將告別已經守候了整整17年甚至20年的學生時代,從同一個出口法大出發,走向四面八方,你們一定感慨萬千,心中充滿喜悅、歡樂、眷戀與離愁。即便是再玩世不恭的人,此刻恐怕也難無動于衷吧?在如此重要的典禮上,學校要我作為導師代表來發言,我知道這是一種榮譽,同時也是一種壓力。我無法保證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所有的導師來表達我們共同的心聲,但有一點可以保證,我可以代表自己說幾句心里話,這些都是真話。(掌聲)

      在說祝賀之前,首先要表達我對所有06級研究生同學的敬意,我不是想要故意討好你們,熟悉我的同學都知道,我還沒有學會討好別人,連討好自己也沒學會。我不知道,我們學校研究生院的合法性論證是不是已經解決了(笑聲),也就是說,我不知道教育部或者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是不是已經承認了我們研究生院的存在,但我知道,在那些已經被承認和沒有被承認的所有研究生院當中,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的辦學條件是最差的(掌聲),特別是硬件方面,但軟件方面我們有優勢,例如師資,剛才我們的江平老師一上臺,大家給予的掌聲就印證了這一點。如果拿我們的師資軟件來拼硬件的不足,可能還有很多方面是抵消不了的,奉行唯物史觀的人是不應該忽視基本的物質條件的。

      我是6年前接受校領導的感召,離開浙江大學,到政法大學報到,來了以后才發現,這里的辦學條件之差,是可以申請中國版的吉尼斯記錄的了(笑聲)。但是,我的這個發現長期以來還保持一種片面性,我原以為只有昌平校區的同學是最可憐的(笑聲、掌聲)。因為跟你們相比,他們還缺乏一些自尊和自信,你們畢竟還是城里人,你們還有城里人的體面(笑聲),還有交通的便利,他們卻沒有,他們要想搞點愛國主義的政治活動,要到天安門去看升旗的儀式,都比你們到天津去看海潮還要難(笑聲、掌聲)。而且無論是上課,還是自習,還是聽講座,他們都要占座,而且還要起早爭先,還要學那個“半夜雞叫”的周扒皮(笑聲);在開門的人打開教室的那一瞬間,向教室沖刺,那還要拿出劉翔的速度。后來我才發現,昌平的同學還算幸運的,學院路的同學,你們研究生同學的生活條件和資料條件才是更糟的,連男同學洗澡的問題都是糟糕的事情(笑聲、掌聲),我本來想去體驗一下,可惜來不及了,據說那個澡堂一共就20來個水龍頭,擠著排隊,我建議下次黃進校長去體驗一下(笑聲、掌聲),20來個龍頭里面,據說還有1/3到1/4是爛的,壞的,據說這幾年還從來沒人來修過。而且外面的閑雜人員只要和守門的人有關系,也可以跑進來先占領陣地再說(笑聲、掌聲、叫好聲)。溫家寶先生,家寶同志去年來考察我們學院路校區的時候,可惜學校沒有安排我來負責接待(笑聲、掌聲),如果由我負責接待,我會請他到6號樓和7號樓去看看(笑聲、掌聲、叫好聲),我甚至還可以建議他——人民總理愛人民,機會來了,請跟我們的男同學一起洗一次澡再說(笑聲、掌聲、叫好聲)。可惜學校沒有給我這樣的機會,我就無法給他提供這樣的機會。

      我們06級的研究生同學用自己的智慧和勞動,在如此艱苦的環境里順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學業,而且居然還有這么多人都順利地畢業了,合格了(笑聲、掌聲),是數以百計的法學博士、數以千計的法學碩士,這是一個奇跡,我真的敬佩你們,一點都不夸張(笑聲、掌聲)。如果是我的話,可能早就退學了,我會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我崇敬你們的心情是非常真摯的(笑聲、掌聲)。

      我們學校的名字是跟國家的名字連在一起的。正是因為你們的智慧和勞動,才使我們政法大學成為全國范圍內輸送法學博士和碩士人才中規模最大的,如果不是你們的辛勤勞動與艱難地守護,這個全國之最的規模恐怕早就崩潰了。我不能代表政法大學向你們表示感謝,這個不能侵權,等一下黃校長說不定會要表達的,我只能對你們表達一份誠摯的敬意,我只能代表導師們對你們說一聲:“孩子們,你們辛苦了!”(笑聲、掌聲)。

      敬意之后,當然就是祝賀。這么多同學不僅收獲了畢業證書,還收獲了學位,據說還收獲了很多別的證書,不光是司考資格證書和出國外語考級證書,還有包括證券、期貨、劍橋商務等資格證書,還有注冊會計師、評估師等等,有很多種,還有的收獲了愛情,乃至婚姻(笑聲),碩果累累,這些都不容易,你們已經為就業和成家立業準備了一身的本領。雖然個別同學目前還沒找到工作,那也只是暫時的,人家總會發現你們,發現我們政法大學這些優秀的至少是合格的碩士生、博士生。對了,我已不能再叫你們為碩士生、博士生,你們就叫碩士、博士了,只是我們的習慣語言有些毛病。

      祝賀之后,便是期待。作為教師,“好為人師”成了一種職業病,我在這方面還算好一點,我不那么喜歡嘮嘮叨叨教導別人,如果在我的學生時代,我也會厭倦的。在我看來,上課是師生,下課是朋友,而且你們就要畢業離校了,明天就是客人,我不想把典禮當課堂來抓緊說教,只想從內心上表達我對你們的期待,因為我想延續我對你們的敬重。我以亦師亦友的身份,說出我的三點期待:

      第一點期待,我期待你們盡量維護我們政法大學的碩士和博士學位的聲譽。如果我不說,你們也知道,在我們國家,包括在我們學校,由于種種原因,我們的碩士生和博士生培養質量還在滑坡,當然,這跟擴招是有關系的。由于多年的擴招,而且層層加碼,至少以等差級數的速度在增加,那就意味著把一些不合格的高中畢業生收入了大學,又把一些不合格的本科畢業生收入了碩士生的系列,又把部分不合格的碩士研究生充當了博士生,盡管越往后走的名額越少,但是我們要知道,就在本科畢業生中,很多優秀的人選擇了就業,不再讀研,不再直接考碩、考博了,他們早就開始分流,其實這個分流的趨勢在我們上大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我是屬于78級的,在我們畢業的時候,好多非常優秀的同學就沒有繼續在專業領域寒窗深造,而是響應鄧小平的號召,早就先富起來了,或者選擇搞行政,后來都升官了。同學們,不管你們在校學得怎樣,社會與民眾對你們還是有一份期待,因為你們畢竟是教育部直屬的重點院校與名牌大學的碩士和博士,特別是博士。為了維護這個聲譽,有的可能還要補課,三年的碩士,特別是三年的博士,準備博士論文的時間實在很短,你們還能收獲那么多證書,其中很多都與學位論文無關,物質不滅定律就不難提示我們,多數同學恐怕都是以犧牲閱讀專業文獻與思考真問題,提升學養與境界為代價,來謀取這些證書的,哪怕是你們在校已經抓得很緊,書已讀得很多,學位論文也做得很好,那么,身當信息社會與知識爆炸的時代,知識更新的速度很快,你還要不斷地充電,不斷地補課,自學是我們的終身教育,這一點誰也不能吹牛,何況學無止境,尤其是我們有一部分同學還要做大學教師,這個任務就更艱巨了。要想教好一門課,如果沒有超過教材十倍甚至百倍的知識儲量,要讓你的學生從內心上來佩服你,那是很有難度的。你們將在各行各業展示自己,如果要守護好你的崗位,也要不斷地去充電才行。在你們的大學課堂與研究生課堂,導師們教的大都是一些書本上的東西,紙上談兵啊,紙上得來終覺淺,其中頂多是一些來自過去的經驗,時過境遷,人事皆變,社會與民眾所面臨的大都是新問題,即便是老問題,也都摻入了很多新的時空因素,還有很多未知的領域,還有很多是我們讀書人沒有碰到過的問題,都需要我們重新觀察和思考, 甚至還要學會跟魔鬼打交道,這些都是全新的課題啊。

      第二個期待,我期待各位畢業生牢記法大人的使命。盡管我知道在座的還有一些非法學專業的同學,我理解的非法學不是一個貶義詞,其實我本人就是一個非法學的教授,我是到政法大學來接受邊緣化的,只是他們經常不把我閑著,包括今天。請非法學的畢業生不要有自卑感,這里是法學帝國主義,我們的學校本身就有法科的特長和優勢,這是客觀存在,我們不能遍地開花。法律人的職責就是法治,盡快實現法治,越早越好,這就是法大人責無旁貸的使命,這是包括江平先生,陳光中先生,張晉藩先生、應松年先生等前輩用自己的青春一直奮斗到現在,一直堅持下來的夢想。

      法治之夢也是近代以來幾代人的夢想。梁任公當年在《變法通議》中講得很清楚:“變法之本,在育人才;人才之興,在開學校;學校之立,在變科舉。而一切要其大成,在變官制”,他說的“變官制”就是政治體制的變革,至于政治體制的變革,哪怕是經濟體制的變革,如果離開了法治,你變什么?怎么變?大不了又倒回來了,梁任公講這個話的時候,他的年齡同我們在座的同學差不多,甚至比博士生的年紀還小多了,他是1895年發表《變法通議》的,實歲才22歲。我們不妨對照一下,梁任公在22歲的時候,他在想什么,我們的畢業生這幾年又在想什么?

      當然,要實現法治,還需要很多人的努力,它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向權力說真話,向權力要權利,有時還要有點冒險精神,還要有個人的犧牲精神,主張真改革的梁啟超就有過這樣的犧牲精神,流亡海外后,他就擺脫過無數次特務和兇手的跟蹤。他在批評師長康有為的舊學立場,批評孔孟之道的迂腐陳舊時,還這樣宣告:“為二千年來翻案,吾所不惜;與四萬萬人挑戰,吾所不懼。”古雅典的政治家伯里克利講過一句話,我覺得至今還具有永恒的價值,他說:“要自由才會有幸福,要勇敢才會有自由”,歐洲一位史學家還講過:“我們不能讓勝利向我們走來,我們要自己走向勝利”,也就是說,為了勝利,我們要用勞動的雙手,要付出代價。

      在我們學校,有一部分法學教師為了推進國家的法治做過一些實質性的努力,我很敬佩,還有像張思之先生這樣一身正氣為弱者代言的律師,他們為了國家的法治做了很多事情,甚至付出了很多的代價,我很敬佩他們,我也希望你們中間能有一部分人成為我繼續敬佩的人。在座的各位可能對香港鳳凰臺的吳小莉比較熟悉,(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畢業典禮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教育學演講稿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28490.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