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鄢烈山:打破誰先改革誰吃虧的僵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15 次 更新時間:2010-01-13 19:46:14

    進入專題: 改革  

    鄢烈山 (進入專欄)  

      

      改革開放之初,比如小崗村民搞大包干、年廣久賣傻子瓜子,冒的是政治風險,可能被加上搞“資本主義復辟”的罪名坐牢。如今搞體制性改革,則主要是利益風險,在很多方面是誰先改誰吃虧,“洼地效應”變成了“潰壩效應”。這也是城鄉二元的戶籍制度雖被口誅筆伐而北京上海等地近乎嚴防死守,廣州等大城市疑慮重重的緣故。其他的,比如官員財產公開制度的推行,如果沒有全國統一強力推行的政令,也是哪個地方的官員先推行哪里的官員就會“吃虧”。

      這幾年,廣州市老地標珠江上的海珠橋,以“跳橋”秀場聞名全國。這座公路鐵橋的結構,與用鋼索斜拉等高新技術建起來的諸多珠江新橋不同,適于人用手腳攀援上下。比如上次被一老哥從橋上推下來的那個茂名訪民,要爬到海珠橋上喊冤,本省湛江、佛山、惠州等地的訪民也要“造訪”這座名橋……一搞就是封路救人,搞得必經此地的市民不勝其擾。來此作“跳橋秀”的人,目標很明確,就是讓他的“案情”引起媒體關注,放大其喊冤聲讓有關部門受到輿論壓力,或可得到公道的處理結果。

      一來是總有人作“跳橋秀”,沒有“創意”,也就沒有多少“新聞性”;二來是媒體這么有聞必報等于鼓勵效法者,會討受擾市民的厭惡。本來,這兩三個月廣州媒體上已沒有“跳橋秀”報道了。不料,新年才過幾天,居然有江西南昌人“慕名”來爬海珠橋了!據1月10日媒體報道:他們一行4人,是南昌市新建縣望城鎮青西村村民,因不滿當地截留在建高速公路的征地補償,為了討回救命錢才作出此舉。別看他們是村民,甚至第一次到廣州,但很精明,也很通情達理。他們說考慮過不想給廣州市民造成太大不便,才選擇在周末;他們分工兩個人一南一北,趁保安沒有注意時,迅速越過欄桿爬上橋,掛起表達訴求的橫幅;見記者來了,橋下的立即對橋上的兩人喊:“你們下來吧。”至于被警方帶走,早已與路費一起算在“喊冤”的成本之中;而他們臨行前,村民們是否像小崗村民當年搞大包干按了手印,承諾有難同當,不得而知。

      這些村民稱是從電視上看到海珠橋的“喊冤”功用的。他們可曾知道,江西省今年新開通了“網上信訪”省委領導的喊冤渠道?我是從2010年1月1日的《中國青年報》上看到的。經媒體推薦,我今年開始看人民網的輿情頻道。直到我寫這篇文章的1月11日下午,《江西:群眾可“網上信訪”省委領導》這條新聞一直盤踞該頻道的頭條。這么好的新動向,江西的電視、報紙難道沒有向江西群眾廣泛宣傳?當然,我明白好“政策”要落實很難,下邊會有“對策”。就算是至尊的憲法(修正案),就算與時俱進的物權法,大肆宣傳過,不是也還沒管住強拆強征嗎?

      這且不去深究。我想說的是,廣州的媒體在新聞報道的開放度與輿論監督方面的力度,相對而言,在全國是比較領先的,這在業界得到同行認可,在內地得到江西老俵以這種“用腳投票”的方式承認。這對廣州市民、對廣州媒體是福還是禍,我還真說不清:城市美譽度提高,市民生活受影響。

      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就包含有“洼地效應”這層意思。媒體報道和民意表達有“洼地效應”,其他方面也一樣。“洼地效應”其實是一種不均衡狀態產生的,有時又可以稱為“潰壩效應”,久蓄未疏導的積水一旦找到個宣泄缺口,必然會給下游洼地造成洪災。深圳特區當年靠的是改革開放先試先行的特殊政策,吸引了全國的“孔雀東南飛”,這是典型的“洼地效應”;但為了防止“潰壩效應”,同時設立了嚴格的“邊防證”制度,限制人潮“入關”。北京、上海如今靠什么法寶匯聚了全國那么多資本和人才且不論,戶籍和高房價則肯定具有防止“潰壩效應”人海淹城的作用。如果附著在戶籍上的那么多福利與特權不盡快削減,中央政府在財稅繳納和分配政策方面沒有相應地調整,哪個大城市和地方的官民愿意且能夠“打開大門迎闖王(吃大戶)”?

      改革開放之初,比如小崗村民搞大包干、年廣久賣傻子瓜子,冒的是政治風險,可能被加上搞“資本主義復辟”的罪名坐牢。如今搞體制性改革,則主要是利益風險,在很多方面是誰先改誰吃虧,“洼地效應”變成了“潰壩效應”。這也是城鄉二元的戶籍制度雖被口誅筆伐而北京上海等地近乎嚴防死守,廣州等大城市疑慮重重的緣故。其他的,比如官員財產公開制度的推行,如果沒有全國統一強力推行的政令,也是哪個地方的官員先推行哪里的官員就會“吃虧”。

      怎樣才能打破誰先改革誰先(對內)開放誰吃虧的僵局?這里,有些是要全國一盤棋統籌推動,從有利于國家發展和民族振興的大局出發,特別是要確立以公平負擔為基本原則、均衡發展為大目標,在政策傾斜和資源分配方面不搞向權力中心集中的“馬太效應”,繼續人為擴大城市間、地區間、官方與民間的差距;也有的是要重申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取向,并重視公民社會建設。話題已扯得太遠,算是由聯想而提出一個問題吧。

    進入 鄢烈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改革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31328.html
    文章來源:南方都市報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