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鄢烈山:論《蝸居》映現的“民怨”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89 次 更新時間:2010-01-25 09:37:02

    進入專題: 蝸居  

    鄢烈山 (進入專欄)  

      

      電視連續劇《蝸居》與《潛伏》一樣是“慢火”的,開始播出時并不受熱捧,后來出乎制作人意料地“火”起來了。此無它,有意無意間切合了觀眾的心理需求。《潛伏》是繼宮廷戲占領熒屏多年后,另一種類型的權術戲,無非披上了革命的外衣。《蝸居》則正好是當下眾人關注的房價堅挺不泄的話題,引發了眾人特別是剛出道的“白骨精”的強烈共鳴。

      其實,我看《蝸居》有表面的買房和內在的情緣雙層結構,或者說有向上的安居追求和向下的孽緣毀滅兩條情節線索,而以后者為主。關于后者,女主角海藻從單純到沉淪的故事,遠遠比不上左拉的小說《娜娜》和德萊塞的《嘉莉妹妹》描寫的同名女性的悲劇,所具有的社會認知廣度和現實批判深度。本文擬借用孔夫子的詩歌觀,略論《蝸居》的“興觀群怨”之怨。

      購房當然是“(起)興”的話頭;由此可以“觀(照)”當下中國的世態人心,從官場、“商場”、職場、情場到街坊鄰里關系皆有涉及;該劇的“(合)群”功能也很明顯,即把人們的注意力聚集到持續走高的房價問題上,形成了必須有效抑制房價瘋漲的公共輿論;而“怨”自然是表達不滿。我不想站在所謂“房奴”的立場上一味批評官方的住房政策,而希望欲購房者、地方政府、中央有關部門各自檢討,拿出各自應對房價高企的良策來;至于牟取暴利的奸商和以權謀財的貪官,對他們進行道德譴責毫無意義,孔夫子早就問了“虎兕(犀牛)出于柙(籠子),龜玉毀于櫝中,是誰之過與? ”當然是沒有管住管好嘛。

      中國社科院12月7日發表的《經濟藍皮書》說,2009年中國房價太高,稱必須有效抑制房價上漲,否則將嚴重影響城市化發展,甚至會影響社會安定。我自然同意這樣的描述和呼吁。本人無力分析中國的房價在全球金融危機中“逆市”上揚的諸種原因,想說在評論《蝸居》渲染的民怨前,需要承認一個基本現實,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的居住條件(主要指市民的人均住房面積)是大大地改善了。有年資的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干部職工,和住在房管所公房的城市戶籍居民,大部分有了“房改”房;住“大雜院”和“筒子樓”的居民,在舊城改造后,一般都住上了較為寬敞的公寓房。在此基礎上,不少人家通過炒房、換房擴大了居住面積。一些收入高的白領也早通過按揭當上了所謂“房奴”。另一個基本的事實是,中國大陸的年輕人,現在對住房的期望值遠遠高過比他們收入高得多的香港、日本青年,不少剛參加工作沒兩年的,購房時就想“一步到位”,不能少于100平方米。這種奢望是我們這一代40歲時還不敢想的(1990年代武漢官方住房標準上限是,科級60平方、處級80,廳級和高級職稱100)。

      上文里我用了“渲染”一詞,因為根據我的生活經驗,當前望高價房而興嘆的主要是2006年以來入職的年輕人,而1998年名牌大學畢業的郭海萍夫婦,不應該混得這么慘。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后,直到2003年之前,房價都很低,海萍還在外資公司當白領,而且是有志在大都市奮斗的那種性格,一般不會這么“失敗”。至于郭海藻這種依賴心很強的女孩子,還是回中小城市與父母同住、做無所用心的職員,過安穩日子的好。記住孔老二說的:“陳力就列,不能則止”。先對鏡打量自己是什么樣的人,有多少耐性和潛力,量力而行吧。當年白居易到首都求職,人家直言勸他“長安居,大不易”;看了他文章后卻說,以你的才華沒問題!這故事就是教人,沒本事就別往熱鬧地方擠。

      對于城市政府來說,房價高企固然可以比戶籍制度正當地將“外地人”拒諸城外,但城市的生活成本太高,必然會影響城市的吸引力。主政者必須權衡得失,通過調控土地和住房供給,保障年輕的創業者和“白骨精”們能有立足之地。我們知道,雖說理論上“政府”沒利益,但“地方”是有利益的;在中央地方分稅體制不變、財權與事權不匹配的條件下,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一方面是無奈之舉,像吃鴉片上癮有了依賴性,想斷也難;另一方面是來錢容易的感覺確實很美妙,飄然而快活,于是演變成了貪婪。可是,城市的土地供給可持續嗎?如毒癮發作先顧眼前,不管繼任者洪水滔天,決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地方政府。如果市民不能用選票來制約主政者,朱镕基同志曾說的“民怨沸騰”四個字,也算不能不傾聽的一種監督吧?

      對于更宏觀的國家層面來說,公平正義不僅是政府的良心,也是政府的民意基礎,是合法性的源泉;不同地域和城鄉的公平競爭、均衡發展,是國家統一與社會和諧的必要條件;而扶困助貧也是政府的責任;簡而言之,就是要使每個人都有發展機會,都有希望。關于住房方面的民怨,我認為就全國范圍來講主要涉及兩點:一是貧富過于懸殊,房地產商能賣高價是因為他賣得出去呀!現在確有一部分人(在13億人的中國絕對數肯定以千萬計)錢太多了,遠遠高出社會平均收入水平 ,他們也不可能像舊時官紳在家鄉廣置田產,別的民間投資渠道又不多,是這些人投機加投資性炒房抬高了房價,同時也抬高了人們的期望值。二是住房作為社會基本保障之一,其公益性長期沒有得到足夠重視,對弱勢群體的保障很不到位。

      安居才能樂業,這方面的保障比直接用于“維穩”更有效。中央明年的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增強居民消費能力的一項重要內容是,增加普通商品信房供給,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購房南需求。但愿這些總體要求能化作具體政策措施,但愿《蝸居》重播不再引起那么多人共鳴。

      

      2009/12/20

    進入 鄢烈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蝸居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百姓記事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3144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