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鄢烈山:朱學勤不需要“同情”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298 次 更新時間:2010-07-28 11:01:15

    進入專題: 汪暉事件   朱學勤  

    鄢烈山 (進入專欄)  

      

      王彬彬指證汪暉博士論文存在抄襲問題的文章在《南方周末》發表后,引起輿論熱議,我并未特別關注這一事件。一來中國的重大新聞事件層出無窮;二來我沒有興趣和耐心讀汪暉艱深的論說;三來我也沒有王彬彬、方舟子那般考證功底,所以只是觀察事件的進展,看汪暉作為當事人怎么回應,看與此事件有關的清華大學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會有什么作為。 令人失望的是汪暉與有關學術機構裝聾作啞,而在汪著譯者的運作下,80名國際知名學者聯名為汪的清白擔保,說什么“他們當中沒有一人發現有任何剽竊的現象——不管我們多么寬松地定義剽竊這個詞”,正如張鳴教授所言,這些“學界大腕,欺人太甚!”

      張鳴憤慨于那些國際大腕視中國學界如無人之境而大包大攬信口開河,我寫此文,則是憤慨于《學術不端事件里的“歲月神偷”》一文,作者故意將汪暉與朱學勤相提并論,不辨清濁,模糊盜跖顏淵,卻倨傲地作“寬容”狀,宣稱“新生代學者更應該以同情的眼光來看朱學勤這代學者”,因為“其實他們已完成他們的使命”——即這代人已過氣了,出局了,無足掛齒了!

      魯迅先生曾反省自己輕信了一種所謂的“進化論”,而以為年輕人必勝過上一輩,事實教訓了他未必如此。我現在也強烈地體認到不能以出生年代和年紀來論人。原以為年輕人外語好、電腦技術熟練,視野比我輩開闊,思想觀念定會比我輩先進,如今看來也是未必。 《南方周末》最近有篇報道說,豆瓣網上有個名“父母皆禍害”的群組,其成員痛心父母的頑固保守。我相信“50后”甚至“60后”里有這樣的父母,在13億人口的中國別說有7千,就是有7萬、70萬這樣的家長都不離奇,但我更相信這兩代人中,經歷過三年饑餓和“文革”等一系列經歷,大多數人是不會留戀那個時代的。事實是,105歲的老人周有光在今天中國依然算得上頭腦最清醒的人之一(其言論見近期財經網和《南方窗》的專訪),而“80后”的韓寒不論你是否同意他的觀點,都得承認他具有現代公民意識或傳統的“先天下之憂而憂”擔當精神。“人以群分”,但不可以年紀一概而論,每一代都各有優勢和劣勢,每一代里的人形形色色,代際優越感是很靠不住的,代際歧視很狂妄。

      如作者所言,朱學勤曾認為自己是“1968年代人”,而這代人往往只是“問題中人”,卻不是“學術中人”。這里所謂“1968年代”是指1968年席卷全球的反叛風潮;而處于“文革”高潮和個人崇拜迷狂中的中國,朱學勤等青年人對激進的反叛,與法國青年的反叛之激進有很大的不同。朱學勤意識到他們沒有安靜的書齋,不能受到系統完整的學術訓練,有局限,這是有自知之明;但是“問題中人”,帶著尋找解決中國問題答案的意識求學,比起“為學術而學術”,未必不是一種優長。特別是對于搞人文社科的人來說,人生閱歷、生命體驗的重要性絲毫不亞于知識積累和學術訓練,不然就不能解釋孔子、耶穌、佛陀和慧能等思想宗師的出現了。“50后”的朱學勤“已完成他們的使命”了,可以這樣斷言嗎?若以年紀論,塞萬提斯出版《堂吉訶德》第二部時是68歲。小說家不算也罷,亞當·斯密正式出版《國富論》時是53歲,相當于今日中國之“50后”吧?

      回到這篇評論本身吧。讀前面部分,我看作者把汪暉、朱學勤相提并論,混說“舉報”、“學術不端”什么的,還贊揚那個化名在網上“舉報”朱學勤的人,“和(實名著文的)王彬彬相比,Isaiah在語言上更克制。……我認為或者說我更希望,Isaiah的態度代表了新生代學者的寬容心態”云云,我還以為他沒有讀到7月15日《人民日報》上發表的《專訪朱學勤:主動申請調查 為學術界積累案例》呢;讀到結尾部分才知作者知道朱學勤“已主動向復旦大學申請調查”。朱在接受人民日報記者專訪時,明確地表示自己向上海大學和復旦大學主動遞交啟動學術調查程序的申請,是覺得“應該從自己站著的地方開始,為學術界積累一個案例”,“期望這樣的做法有利于維護在大眾心目中已搖搖欲墜的學術尊嚴”。作者不承認朱學勤這種維護學術尊嚴的“公益心”,只說“朱學勤為了自己的榮譽,已……”作者連起碼的客觀公正和善意都沒有,配談什么“寬容心態”?連一向不認同自由主義觀點的王小東都表示“不管怎么說,朱學勤這次的表態比汪暉的回避強太多了,至少容易取得輿論的同情”呢。

      回看所謂朱學勤“抄襲”事件以來朱學勤的一系列反應,我可以斷言,他不需要什么人“同情”,所謂“寬恕”于他是侮辱,他只要求啟動獨立公正的學術仲裁。至于“朱學勤這代學者”會不會有人希望“同情”我不敢說,但我希望以“代”混論不搞為上,具體對象具體分析才是正道。

    進入 鄢烈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汪暉事件   朱學勤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待整理目錄 > 專題文庫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3510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