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冷看 “曾國藩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897 次 更新時間:2011-03-17 14:55:22

    進入專題: 曾國藩  

    郭世佑 (進入專欄)  

      

       近十余年來,隨著有關曾國藩的個人文集資料與歷史小說的大量刊行,社會上的確出現了一股“曾國藩熱”,曾氏的家鄉湖南尤甚,歷久不衰。在學術界,人們對曾氏的力量投入也日趨增加,并且在某種程度上也呈現出一股“熱”的勢頭。社會上的“曾國藩熱”是一種頗為復雜的社會文化現象,它從何而來,又將向何處去,我們姑置不論。至于學術界之于曾國藩的研究,也許因為長期以來顯得過于冷清,如今稍有力量投入,就給人以“熱”的感覺,或者原本還有一種趕熱鬧的興致摻和其中,均不足為怪。不管學術界之于曾國藩的規范性認識與刻板印象如何,具有理學家之稱的曾國藩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載體,作為身當中西文化沖突與國家利益沖突之前沿的中方一員,作為將鄉賢魏源“師夷之長技”的主張付諸實踐的第一人,他的言行及其社會影響與歷史影響無疑都不乏深入研究的價值。欲期更好地把握個中價值及其歷史位置,不僅光靠趕熱鬧的興致還不行,而且單憑政治史和軍事史方面的研究力量也不夠,還有待文學史、哲學史、經濟史、科技史、教育史等領域的“方面軍”攜手努力。因為他的言行空間似乎還不是如今某些單個研究者的學術視力或知識結構所能容納和駕馭的.

       就歷史人物而言,史學工作者所研究的對象往往是一些智商不凡者和言行出類者,是為史學研究不乏難度的癥結所在,卻容易為史學界所輕視。其實,在同這樣的歷史人物對話時,歷史學之于史學工作者個人的素質要求是不低的。否則,就無法輕松自如地駕馭或“吃透”研究對象,“全面評價”、“如實反映”云云,便無從談起。研究為后人留下1500余萬言的曾國藩就大致如此。

       有的學者擔心現行的政策或政治氣氛對于曾國藩學術研究不大有利,放手研究和如實評價曾國藩的學術時期還沒有到來,實則不然。就史學工作者本身而言,既要適當考慮研究課題的社會價值與現實意義,又要適當保持學術研究的相對獨立性。

       一方面,任何學術研究的終極目的不外乎為了人類自身的發展與進步,自覺地或不自覺地從各自的角度去探索和揭示人類進一步發展的途徑與方法,或者提供相應的參照系數與學術啟示。研究死人的最終目的也不外乎為了現實中的活人。

       另一方面,由于社會是發展的,現實生活與現行的政策往往是因時而異和變動不居的,而學術研究在本質上屬于文化積累工作,它需要自身相應的連續性與穩定性。否則,浪跡天涯,來去匆匆,便無積累可言。或如風吹浮萍,寧有底止!

       近半個世紀以來,我國史學界已不乏此類經驗和教訓,值得認真汲取。只要史學研究者貨真價實地從歷史事實出發,而不是從某些先入為主的觀念或拖泥帶水的以論帶史出發,只要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史學成果總會對社會有用,總會產生相應的社會效益,實現社會價值。

       如果要把曾國藩研究同現行政策聯系起來,似乎也得不出現行政策對曾國藩研究不利的結論。這是因為:不管我們今天強調進一步改革開放也好,還是強調現代化建設的中國特色也好,還是強調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與生命力,抵制西方文化的滲透也好,是批評“激進主義”還是批評“保守主義”也好,對充滿矛盾的近人曾國藩都有深入研究之必要。今日現代化建設中所遇到的某些棘手問題甚至有些兩難抉擇,曾國藩在他所置身的歷史時空里似乎也都不同程度地遇到過,他把某些經驗連同教訓和盤留給后人,而且還留下一串未完的答卷和諸多遺憾。

       大概因為充斥著刀光劍影的近代風云離我們還很近,現實生活中還留存著許多近人的身影和足跡,我們不難感覺到近代史上有許許多多的事件和人物都很重要,因而都在史書中大寫著,倘若再過一百年甚至數百年之后,讓我們的后代們從長時段的視野來看待我們今天所談論的近代史,大浪淘沙,許多被我們看得很重要的歷史事件與人物將被逐漸淡化,談論和研究它(他)們的頻率也將越來越低,或者不過在背景描述中偶爾提及而已。經過后人“過濾”所剩下的少數歷史人物中,近人曾國藩也許榜上有名,他仍將是后人所要談論和研究的話題,只是后人所談論和研究的視角與價值尺度同今天的我們迥異而已。大千世界,人生苦短,一個人若能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一點點值得后人追述和經得起評論的痕跡都不大容易,這樣的人物在蕓蕓眾生中為數甚少。而以學術和鎮壓太平天國軍功起家,率先仿制西式船炮、譯介西方科技書籍,率先派人購進“制器之器”、手訂留學生派遣計劃的曾國藩所留下的歷史痕跡似乎還不止一點點。就迄今為止的實質性的研究狀況而言,較之眾多學者潛心研究林則徐、洪秀全、左宗棠、康有為、孫中山、黃興等人物的人力投入和累累著述,現在似乎還不是擔心或譏評“曾國藩研究熱”的時候,如同現在還不是擔心“李鴻章研究熱”或“梁啟超研究熱”的時候一樣。

      

       (作者在1995年11月湖南雙峰全國首屆曾國藩研究學術討論會閉幕式上的發言,錄自郭世佑新著:《記問沉浮:近代史的求真之旅》,“學術隨筆叢書”之一,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1月版。該叢書第一批推出的歷史學名家共五人,除了郭世佑之外,另有何兆武、章開沅、王家范、馮天瑜,后者都是從古稀到耄耋的前輩學者)

      

       《北京日報》理論版,2011年3月14日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曾國藩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39469.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