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鄢烈山:“特供”制度的縱橫和利害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57 次 更新時間:2011-05-08 20:48:59

    進入專題: 特供制度  

    鄢烈山 (進入專欄)  

      

      最近有媒體報道了北京一些機關自辦蔬菜水果等食品供應基地的事例。我讀了并不感到意外。我相信,不止省部級機關有這種“特供”基地。推理的邏輯思路很簡單:既然我們的農副產品有生產基地,可以對內確保食品的安全,對外確保通過日本等發達國家的食品安全檢測,那么權力部門“近水樓臺先得月”,讓自己也先“安全”起來,就不是什么難事,在當下簡直是順理成章的;同時,既然特供沒有“為國爭光”的光彩值得宣傳,而是只做不說很“低調”,那么,可知特供至少在部司局和省廳局一級不是制度化的安排,而是自顯神通,視各機關的能力差別。

      并不需要多么有文史知識,就可以知道“特供”在中國是古已有之,那就是呈納宮廷的貢品,專供皇室親貴享用,也就是今天人們津津樂道的“御用”。1949年以后,新中國也有一套特供制度,它的形成有兩個原因。一是因襲“打江山”年代的做法。這套做法的理論基礎很簡單:“千軍易得,一將難求”,“豎起招兵旗,自有吃糧人”。所以,在井岡山時代,毛委員就提出要反對“絕對平均主義”———長官騎馬也確是戰場指揮的需要。想那張國燾回憶他進鄂豫皖根據地,是被抬著進山的,雖然必要性比不上周恩來長征途中生重病睡擔架,但一個根據地的政權群龍無首時,要確保一號首長行軍不誤事,這樣做也可以理解吧。或曰1949年后,和平建設年代還有必要這樣優待官長嗎?這只是我們今天的想法。那時候并不認為戰爭已經結束,而是隨時“要準備打仗”,解放全人類。

      第二個原因是,那時候不僅是因襲供給制年代做法的慣性力量在起作用,更是物資匱乏年代統戰的需要。那篇媒體報道回溯“特供”一詞的產生時,提到1960年7月(即所謂“三年困難時期”中間),中共中央轉發的國務院關于對在京高級干部和高級知識分子在副食品供應方面給予特供照顧的報告。也就是說,特供是對知識精英統戰的必要內容。其實,我們現在知道,比起河南信陽等地大量餓死人來說,全北京的市民都享受了有差別的特供,首都人民狀況關系國家的“形象”呀!

      以上是縱向略看“特供”史。橫向地看,早先的特供,當然不止于食品。比如,現仍時常可見廣告的所謂“主席用瓷”,還有什么主席抽的雪茄;還有,眾所周知的,專供老年領導人讀的“大字本”,只準群眾看革命樣板戲的江青常年看進口的電影特別是好萊塢影片;還有,由官級決定有無權利閱讀的“灰皮書”等……總之,無論吃喝玩樂的物資,還是精神文化的享用,改革開放前的“特供”比今天名堂更多。如今,電話(除了保密專用機)不是特供種類了,這是拜科技進步所賜;坐火車軟臥、坐飛機,住單人病房,也不受身份限制,一般情況下有錢就行,這是市場取向帶來的平等。現在有些無形的“特供”,比如,有老干部爭的“看文件”的政治待遇,我就覺得挺無聊;我強烈不滿的是動輒因“要客”出行而遇到航空管制延誤起飛時間,農民工兄弟不會有感覺。而同處房價高企、白領成蟻族的社會環境,同齡人由于是公務員而享受購房“特供”(遠低于市價的“公務員小區”等);同樣每天要一日三餐,大多數人為食品不安全惶惶然,而有人安享特供,這兩條是最令人“羨慕嫉妒恨”的。

      至于說到“特供”的利害,如今可以說是只見其害,不見其利———準確地說,只見利于有權者自己,不見利國利民。

      搞特供最臭名昭著的是楊貴妃吃荔枝。《新唐書》說:“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騎傳送,走數千里,味未變,已至京師”。可是就像國破山河在,改朝換代之后,特權者的本性不改,同樣要搞特供,只是偏好有殊、花樣有別而已,所以才有生活于玄宗朝之后的詩人白居易,痛寫《新樂府》和《秦中吟》的素材。

      蘇聯的特供是一種制度安排。蘇聯未崩盤之時的小說《濱河街公寓》,就是以實有的地名、虛構的故事,表現這種特權制度下生活場景的。關于這種特供即特權制度有很多政治笑話,最有諷刺意味的段子,是蘇共總書記勃列日涅夫的母親擔憂地說,你這么搞特權,要是共產黨來了怎么辦?

      毫無疑問,這種財富分配和生活方式上的兩套制度,最大的社會危害,一是使統治者脫離人民群眾,二是使官民離心離德。關于第一點,假如百年前的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吃的是特供,他讀到厄普頓·辛克萊揭露食品問題的報告文學作品《屠場》,還會大叫著“跳起來,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來,又把盤中剩下的一截香腸用力拋到窗外”嗎?現在我們的領導也意識到了官民風雨同舟對于加強管理的重要性,比如要求礦山必須有負責人下井帶班。食品監管當然也是一樣的道理。

      關于第二點,我就不必多說了,有關負責人近日說食品安全關系到政府的公信力和國家形象,可不是嗎?不下力管好,民眾沒有食品安全,官員唇紅齒白在上面說得再動聽,誰信你是執政為民?

    進入 鄢烈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特供制度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40536.html

    2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