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西子弦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683 次 更新時間:2012-02-15 18:29:24

    進入專題: 姚先國  

    郭世佑 (進入專欄)  

      

      5年前,我曾承諾浙大湘籍摯友姚先國教授,只要沒有特殊困難,壬辰年的正月十三一定趕回西子湖畔,分享他的六十生日蛋糕。

      其實,我還屬于少數淡看生日的冷靜人群,不太喜歡生日的熱鬧。愚意以為,人類以365天為單位來計算生命的長度,固然較為便利,若以年度為標準來慶賀個人的生日,卻無必要。人的生命畢竟與樹木等植物不同,不會嚴格按照春夏秋冬的季節走,沒有“年輪”可言。再說,既然多數人都很看重年度刻盤之下的生日,那么,從生活的成本效益來看,預祝誰生日快樂就沒有必要,你不祝賀人家生日快樂,人家也會快樂,即使在沒飯吃的時候,家里人也會想方設法弄點好吃的,甚至添件新衣。另外,從幸福的份額來講,問題更大。一年共有365天,如果光是祝賀生日快樂,肯定還不夠,還有364天怎么辦?惟其如此,我自己就不過生日,還經常忘記,我的雙親生前也反對我為他們做壽,即使七十、八十整數也不例外。至于把先國教授的生日當例外,卻源于為期十年的杭州之旅。

      1993年,我從湘江之濱遷居錢塘,結識時任浙大對外經貿學院副院長的先國教授,可知這位師出蔣學模的復旦經濟學碩士還是表里如一的絕頂聰明者,生存能力很強,還充滿善心、情趣和豪氣。作為高校教員,他更是“既知教之所由興,又知教之所由廢”的“善喻”者,春風化雨,函丈高標,姚門的故事比玉泉的青魚還多,而且感人。

      無論在浙大,還是浙江,經常有人以姚先國為例,說 “你們湖南人很能干,也很正派”,“你們湖南人很不錯”,姚門弟子也沒少提,到處逢人說項斯。每當聽到這些,我的心里總是美滋滋的,英倫三島不是還有諺語說“朋友是最好的廣告詞”嗎?

      當時,除了此兄和我,還有兩位教員,四個所謂“洞庭之子”,四個異鄉游客,每年再怎么忙,也得聚餐小飲兩三次。吾等先是輪流串門,后來稍嫌麻煩,干脆在酒店訂餐,結果都是豪氣十足的經濟學帝國主義分子姚先國搶著買單。他無疑比吾等先富起來,但既不搞“個人利益最大化”,也不搞 “雙贏”,就拿他沒法。春節一般很難聚齊,但正月十三既是先國兄的生日,也是即將開學的時候,彼此稍有空閑,吾輩就以慶壽為名,團結在以他為中心的餐桌周圍,敲他一頓,他也樂此不疲。久而久之,正月十三就成了吾等迎春的盛大節日,也是統攝我一份杭州記憶的重要符號。

      2001年初,我將呈請調離浙大,姚兄卻把我攔住,說,他要承包我的一切后顧之憂,只要不走。再過兩年,我想帶女兒晉京上學,校方又想讓他出面挽留,他說,世佑到北京也行,就不再勸阻。但在臨行前的送別宴上,他抓著我的手,清唱一首《煙花三月下揚州》,聲聲歌問和盤托出兄長的慈愛與牽念,我的腦海當即閃過一絲疑問:這杭州就真的要離開嗎?只因我已在政法大學的臨時檔案上簽字,湘人做事重在守信,不然,我會被他的歌聲留住,繼續同他過生日。分別之后,先國趕到昌平看望,已達四次之多,城里相聚還不算。

      這次回到姚兄身邊,名為慶壽,醉翁之意只是看看他,走進那段欲說鄉情終過淺的記憶,順便看看姚門弟子,再當一回師叔。我雖早已領教冷漠的文史專業與經濟學帝國主義之間的反差,同東、西部的距離好有一拼,心態比較成熟,但此兄壽慶場面之盛大,真情噴發之生猛,還多少有點出乎意料。

      2月4日即正月十三,淡妝素面的西子湖以蒙蒙細雨將春日與姚門賓客一同迎進。下午四時許,我如約走進金庸先生訂過餐的杭州世貿中心。登上三層的宴會大廳時,只見走廊水泄不通,人聲鼎沸,300多名姚門弟子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除了在校碩博弟子,為數更多的則是自稱“姚傳”的創業者,其中有教師與記者,也有職員、企業家、公務員或黨政官員,另有少數從北京、成都、香港、臺北趕來的知名學者,還有志趣相投的部分浙大同事與浙江同行,以及帶著原生態的鄉音從岳陽、北京等地趕來的親友與發小。浙大的兩位黨政要員則以好友的身份自動報名,聞訊而來。

      先國教授的六十慶典以師生互動的歌舞節目為紐帶,穿插各路姚門弟子的真情感言與同輩師友的個性致辭,高潮迭起。來自西藏高原的6位中年女性則以姚師第一批弟子的身份獻上哈達與歌聲,還嫌不夠,熱捧999朵玫瑰,慶賀她們敬愛的姚老師從教30周年,全體姚門弟子則齊呼“I love Yao”,此音穿越門窗,劃破武林之夜,匯入天籟。

      我的嘉賓致辭盡量裝得很冷靜,還借用美國博物學家巴勒斯(John Burroughs)的智慧提示現場:一個人越偉大,對表揚和奉承就越反感,希望不要把今天的生日蛋糕做得太甜,讓姚兄發胖,但我無法阻擋姚門弟子那一份份發自肺腑的真情袒露,也無法不被他們俘虜,在連綿不絕的感動中分享先國兄的職業榮耀。當兩位男生激動得用既不流暢也不精煉的話語深情地回顧姚師愛生若子的故事片斷時,我還擔心這些感動西子也感動錢江的實話實說會被才情并茂的同窗歌舞所沖淡,這也是我在致辭中以師叔兼師友的身份提醒過的。我們國家曾經喜歡給教師制造壞帽子,現在卻時興好帽子,以前叫互相檢舉,領導批準,現在叫互相評比,批準照舊,還造出“省級名師”、“國家級名師”得等級來。我不知道如今的浙大已宣布過多少“省級名師”和“國家級名師”,就憑公共管理學院院長姚先國的弟子們自發組織的這個慶典場面,加上姚門弟子的那些事實描述,我看他就是。我寧愿相信,作為教師,特別是大學教師,真正的榮譽并非來自任何權力行為的提拔與獎勵,而是來自貨真價實的課堂與課外對話,深藏于學生的記憶里,內嵌于學生的成長中。教師的生命力應該是永恒的,因為世人還無法判斷教師給學生的影響只能走多遠。

      寶石山下,振鐸有聲。姚府多情,弦歌絡繹。舉杯同慶之前的最后一個環節是壽星先國教授以“何德何能”為基調,答謝現場。這位硬漢的表達也有些反常,言辭有些遲緩,還挺羅嗦,最后一句倒是峰回路轉,簡明扼要: “姚門弟子不要說困難,不要說辦不到。困難總是有的,要動腦筋,想辦法,問題總能解決。”見那神態與架勢,他更像井岡山上的軍長。此時此刻,我不禁想起《學記》中的一段話:“善歌者,使人繼其聲;善教者,使人繼其志。其言也約而達,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謂繼志矣。”原來,姚門師徒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不是勝利向姚門走來,而是姚門自己走向勝利。

      曲終人散已在十點之后,回到樓上房間,想起贈給先國兄的那首七絕歪詩,還應在收入紀念文集之前再推敲一下。琢磨很久,卻是往事如昨,未動一辭。茲錄于次,謹向讀者諸君求援:

      

      少年憂樂注江流,

      萬頃錢塘一眼收。

      六十功名誰可計,

      游楊獨唱岳陽樓。

      

      2012年2月13日晚于北京牡丹園寓所

      原載《法治周末》2012年2月15日,略有刪節。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姚先國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當代學人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50098.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p755.com)。

    2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