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郭世佑:握住論據的手——學術創新漫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465 次 更新時間:2005-01-15 16:42:47

    進入專題: 學術創新  

    郭世佑 (進入專欄)  

      

      最近,我有幸出席一個匯聚海內外諸多中國近代史專家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不少精彩的學術論文與報告以及國內學者之間、中外學者之間的認真評論與激烈爭議都在會上充分展示,高潮迭起。但也無庸諱言,像其他一些國際性的學術交流活動一樣,并非每一篇論文、每一場報告與評論都能深深地吸引與會代表。筆者透過部分近乎平淡的論文與報告,還有某些人情式的評論,再聯想到目前我國學術界的整體情況,深感學術研究急需創新。某些高質量的論著與嚴肅認真的學術評論也無時不在提示我們:學術的魅力就在于創新。

      

      如果把研究課題粗分為新、舊兩類,那么,舊課題的創新一般較新課題稍難。由于新課題的研究起點偏低,甚至起點為零,可供參照的學術成果與資料信息甚少,研究本身固然頗有難度,不過,正因為起點低,同行的期待值與相關學術要求就不會很高。一旦有所收獲,便容易引人注目和首肯。就此而言,似乎也可以說,一張白紙,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繪最新最美的圖畫。當然,這里的所謂“最新最美”,一般只是相對于“白紙”而言,并不難辦,難辦的卻是究竟寫得如何,繪得怎樣,能在多大程度上經得起時間的檢驗。相對于各自的“白紙”而言,書畫愛好者所寫所畫與書畫大師的筆下之物固然都不難顯示其“最新最美”之風采,但書畫本身或執筆者之間當有高下之分,粗劣的填補就很容易當作文化垃圾而棄之。人們在評定學術成果時,動輒贊譽“填補空白”的學術行為,卻相對忽略了“填補”的實際效果究竟何如,顯然失之偏頗。

      

      舊課題的創新卻往往比新課題難得多。因為欲期突破前人已經層累的學術起點,無論是資料的挖掘、整理與考辨,還是視野的展拓、知識的更新、基礎理論與研究方法的改進,良非易事。

      

      無論是新課題還是舊課題,學術的含量并不取決于表決,而是論證。學術的生命力并不取決于重復,而是創新。至于真正意義上的學術創新,就不是表個態或擬個新詞拼成某個新觀點所能解決的問題,關鍵在于你用以說明論點的那些論據有何代表性,能否站住腳。也就是說,支撐論點的論據比被支撐的論點更重要。無論是在未知領域提出一個觀點,還是在已知領域否定某個舊說而提出新說,重要的不是論點,而是論據。如果你不贊同別人的某個見解,就應緊緊抓住對方的論據,逐一推敲。常見的情形卻是論者熱衷于抓住對方的論點去放大或演繹,搞迂回戰,或重復、演繹某個定論,或拿某個名人的話來堵別人的嘴,頂多加點學習體會之類。更有甚者,別人的論點與論據本來就是針對某個定論而來,卻有人以重復或演繹定論來批駁之,這就無異于自討自論,各說各的,一如空對空,不能構成真正意義上的學術對話。此類學術爭鳴充其量只是“熱鬧”一下,同行所要看的卻是“門道”,亦即論據。長期以來,我國學術界習慣于重論點,輕論據,喜歡以論帶史或以論代史,不大愿意以史證論,論從史出,究其原因,說穿了,主要與前者最為省力有關。如果不是從論據方面下功夫,無論你的辯才如何出色,重復定論或征引名言又是如何賣勁,讀者自有理由視同低水平的重復或老生常談,因為你既不曾把對方駁倒,也不曾完成立論的任務。

      

      一般說來,治史者對同一個學術問題得出不同的結論,不外乎三個原因:一是掌握資料的量與質不同;二是看問題的角度與研究方法不同;三是知識結構與價值體系不同。如果不是緊緊圍繞這三個方面做文章,拿出相應的論據來,學術創新就難免流于空談,選擇與完善論據又恰恰是學術研究的難度所在。

      

      就史學研究而言,人們有時苦于史料匱乏,有時卻因史料過多與良莠不齊而困惱,真是左右為難。如果研究者不是在史料占有的量與質上多下功夫,適當體會一下坐冷板凳的滋味,即便是資質最佳的治史者,都難免當眾出丑,而且說得越多,其窘態與笑話也就越多,這是歷史學的學科屬性所決定的。歷史學既和善又冷酷,既容易接納哪怕是近乎愚笨的勤奮者,也容易排拒哪怕是頗有悟性的學術懶漢。前賢那卓有成效的學術實踐隨時都不難提醒來者:既要通過完善知識結構與提高感悟能力來增強史識,在史識的層面上展示學術品位之高低,又應在有限的學術生命里盡可能掌握信而有征的史料,在掌握史料的量與質上展示學術功力之深淺。職是之故,淺度之習史較文學、哲學、數學為易,深度之習史卻較文學、哲學、數學為難。

      

      如果說掌握史料的量與質往往決定著史學主體的學術功力,那么,能否把握中外同行的學術動態,能否尊重同行的相關成果,就成為衡量史學主體的職業敏銳度與職業道德水準的重要指標。倘若把十年前甚至數十年前同行已經解決的問題再拿出來,不厭其煩地簡單重復別人的論點與論據,還當作自己的主要成果來表達,此類學術行為至少是滯后的,而且還容易被學術打假者誤解或逮住。任何學術創新無一不是基于已有學術起點的創新,任何低水平的學術重復都與創新無緣,只會耗費原本并不豐富的學術資源,庇護學術懶漢,妨礙學術創新。

      

      還值得一提的是,置身于莊嚴肅穆的學術殿堂,某些過于人情式的學術評論與其說可以皆大歡喜,還不如說有點浪費表情,甚至費力不討好,因為那些不得要領的好評反而容易看輕被評者,而稍有創新意識者幾乎都是寧信其無,不信其有。對被評者貨真價實的熱情和友善,莫過于以直言不諱的批評相幫助,除非你實在無話可說。殊不知,即便是在大千世界的世俗圈里,也往往只有諍友才是真友。更何況,學術評論較之學術論著更能反映評論人的學術功力與品味,更容易推動新一輪的學術創新,實在馬虎不得。對于那些近乎庸俗化的學術評論,理應以學術規范的名義予以排拒。否則,倘若海外同行將它譏為“中國大陸式”或“具有中國特色”的評論,我們將無言以答。

      

      作者附識:本文首發于2000年12月16日《文匯報》,編者將標題改為《學術的魅力在于創新》,茲恢復原題。

    進入 郭世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學術創新  

    本文責編:linguanbao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5449.html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