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鄭秉文:諾獎“時間一致性”對社保理論的貢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630 次 更新時間:2005-02-13 19:56:29

    進入專題: 社保  

    鄭秉文 (進入專欄)  

      

      【摘要】 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普雷斯科特從對歐美之間勞動供給差異性的研究中得出結論認為,它們主要是由稅收政策差異性導致的;從這項研究出發,進而延伸到對社會保障制度財政可持續性的研究上來,認為,現收現付制不利于激勵勞動供給,不能解決資金出路問題;而積累制的強行性儲蓄特征克服了“時間不一致性”難題,邊際稅率的引入可以解決其財政支付能力問題。本文在對稅收政策對經濟影響的作用所產生的理論爭議進行了評述之后,認為從“時間一致性”角度對社會保障制度重新審視是方法論上的創新,改變了對諸如社會公平等經濟學的傳統思維定勢,拓展了宏觀經濟學對社會保障的研究視野,對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改革具有重要的啟示。

      

      【關鍵詞】 社會保障改革 邊際分析 勞動供給 個人賬戶 諾貝爾經濟學獎

      

      2004年11月11日諾貝爾經濟學獎這個殊榮是由芬恩·基德蘭德和愛德華·普雷斯科特來分享。據諾獎評審委員會介紹,這兩位學者之所以獲此殊榮,主要是因為他們在1977年和1982年分別合作發表的兩篇學術論文中做出了兩個重要貢獻:一是通過對宏觀經濟政策運用中“時間一致性”的研究,為經濟政策特別是貨幣政策的實際有效運用提供了思路;二是在對商業周期的研究中,通過對引起商業周期波動的各種因素和各因素間相互關系的分析,使人們對于這一現象的認識更加深入,并為開展更廣泛的研究提供了基礎。

      

      其實,普雷斯科特不僅僅在諸如商業周期、經濟發展、一般均衡理論等方面為經濟學做出了重要的貢獻,而且,他在社會保障理論方面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經濟學家,對社會保障理論有深入的研究。

      

      一、歐美勞動供給差異性對稅收政策作用的詮釋

      

      1,一個有趣的現象:歐美勞動供給差異性很大

      

      普雷斯科特是從探討影響歐美勞動供給的稅收問題開始進而對社會保障理論提出了一些重大的理論問題。無意之中,普雷斯科特在研究商業周期的過程中發現了這樣一個有趣的現象:美國人工作的時間比歐洲人多出將近一半左右,但在1970年代的時候卻不是這樣,那時正相反,美國人工作的時間少于法國人。

      

      這個奇怪的現象促使普雷斯科特繞有興趣的進一步收集資料和尋找答案,在經過對德國和意大利的比較研究之后,發現結果也是這樣;進而對英國、加拿大和日本發掘的資料中也看到了幾乎是相同的結果。在綜合了OECD和聯合國的相關資料以后發現,美國與法、德、意、英、加、日、這6個國家比較起來,在1993-96年和1970-74年這兩個時期中的產出、勞動供給和生產率等指標有如下一些十分令人感興趣的特征(請見表1):

      

      第一,1993-1996年日本和美國的勞動供給即每人工作小時(人均工時)的數量遠遠高于德國、法國和意大利,加拿大和英國處于中間地位;

      

      第二,美國人均產出大約比歐洲國家始終高出30-40%左右[1],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第三,但從表1中可以發現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對人均產出的這種差異性只能用人均工時的差異性來解釋,他們之間基本是成正相關的,而不能用生產率的差異性來解釋:美國每工時的產出即生產率并不是最高的,例如法國生產率就比美國高出10%而其人均工時幾乎卻是最低的;德國生產率幾乎與美國相同但人均產出和人均工時卻低得很多;日本的情況最糟:人均工時最高甚至比美國還高,但生產率卻最低甚至比歐美任何一個國家都低;

      

      第四,70年代的數據顯示,美國與其它國家之間的差異不在于人均產出,與90年代相比這幾乎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歐洲大約還是美國的70%左右;

      

      第五,70年代的不同之處在于,歐洲人均產出雖然還是比美國低,但其原因絕不是像90年代那樣由較低的人均工時造成的,而是由較低的生產率造成的;

      

      第六,除了意大利是個特殊情況之外,英國、德國和法國的人均工時都高出美國許多,就是說,70年代歐洲人在市場上工作的時間比美國人多;90年代正相反,美國人比歐洲人工作得多;

      

      第七,“勞動供給”是指15-64歲在市場部門每人工作小時的數量即人均工時。那么,為什么不同國家勞動供給的差異性如此之大?不同歷史階段的勞動供給為什么會發生相反的變化?70年代與90年代相比,美國和歐洲的勞動供給發生了如此之大的變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表1:1993-96年和1970-74年七國諸多指標比較

      

      時期

       國家

       假定美國為100

       勞動供給(注)

       差距

      

      (預測供給減實際供給)

       預測因素

      

      人均產出

       人均工時

       產出/工時

       實際供給

       預測供給

       稅率

       消費/產出

      

      1993-96年

       德國

       74

       75

       99

       19.3

       19.5

       0.2

       0.59

       0.74

      

      法國

       74

       68

       110

       17.5

       19.5

       2.0

       0.59

       0.74

      

      意大利

       57

       64

       90

       16.5

       18.8

       2.3

       0.64

       0.69

      

      加拿大

       79

       88

       89

       22.9

       21.3

       -1.6

       0.52

       0.77

      

      英國

       67

       88

       76

       22.8

       22.8

       0

       0.44

       0.83

      

      日本

       78

       104

       74

       27.0

       29.0

       2.0

       0.37

       0.68

      

      美國

       100

       100

       100

       25.9

       24.6

       -1.3

       0.40

       0.81

      

      1970-74年

       德國

       75

       105

       72

       24.6

       24.6

       0

       0.52

       0.66

      

      法國

       77

       105

       74

       24.4

       25.4

       1.0

       0.49

       0.66

      

      意大利

       53

       82

       65

       19.2

       28.3

       9.1

       0.41

       0.66

      

      加拿大

       86

       94

       91

       22.2

       25.6

       3.4

       0.44

       0.72

      

      英國

       68

       110

       62

       25.9

       24.0

       -1.9

       0.45

       0.77

      

      日本

       62

       127

       49

       29.8

       35.8

       6.0

       0.25

       0.60

      

      美國

       100

       100

       100

       23.5

       26.4

       2.9

       0.40

       0.74

      

      注:“勞動供給”是指16-64歲的人均工時。

      

      資料來源: Prescott, Edward C. (July 2004), Why do Americans Work So Much More Than European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Minneapolis Quarterly Review, Vol.28, No.1, July, p.3 and 7. 根據Table 1和Table2制作。

      

      2,稅率對勞動供給發生作用

      

      經過研究,普雷斯科特發現,對勞動市場發揮作用甚至決定性作用的因素之一是稅制,即在勞動供給發生如此重大變化這個現象的背后,可能在相當大程度上是稅率變動的結果驅使的。

      

      在表1的右側顯示了勞動供給與稅率變動之間的相互關系:1993-96年歐洲大陸國家的稅率比1970-74年提高了很大幅度,與美國相比,歐洲大陸堪稱是高稅收國家,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都在0.52以上,意大利高達0.64。于是,勞動供給的預測值與實際值之間的差距就非常接近,平均起來也就是每周相差1-2個小時左右;這是由于高稅收壓抑勞動供給激勵的結果造成的;假設,如果他們延長工作時間并能夠額外多提供100歐元產出的話,但卻只能額外多得40歐元的消費,近60歐元都直接或間接地納稅了,于是,勞動供給就自然很低:從表1看出,德國、法國和意大利這三個國家稅率最高,勞動供給所以就最低。但是比較起來,在1970-74年由于稅率很低,均在0.52以下,所以勞動供給就必然較高,勞動的實際供給與預測供給之間的差距也就自然很小。當時的例外只有意大利和日本,他們的稅率雖然最低,但供給也是最低的,實際供給與預測供給之間的差距也最大。根據普雷斯科特的研究,這些“例外”主要不是由于稅率導致的,而是其它一些的原因的結果,例如,意大利是主要社會穩定問題和卡特爾主義等因素打破了勞動供給均衡所造成的;而日本的“例外”則是由于統計方面出了問題。

      

      普雷斯科特認為,既然歐美之間的稅率是可比的,那么勞動供給就也具有可比性,因為從總體上來看,歐美之間并沒有什么其它根本的特質差異性,他們之間的人口也沒有什么其它更為明顯的差異性。由此,普雷斯科特認為,歐美之間勞動供給上存在的巨大差異性主要是由稅率的差異性造成的,它進而對勞動市場的正常運行和社會保障體系中失業津貼的性質等許多方面都帶來了某種“制度約束”。

      

      3,稅制對福利收益具有影響作用

      

      那么,如何解釋美國的現象呢?美國在1970-74年和1993-96年這兩個時期的“勞動收入稅率”都是40%,沒有任何變化,更沒降低,但勞動供給卻增加了10%左右[2]。普列斯科特為此對這個具有挑戰性的問題進行了更為深入的研究;他發現,這個奇怪的現象主要是由家庭主婦參與市場的結果導致的;而家庭主婦參與市場的激勵主要來自1986年美國稅制改革;這次稅制改革的結果很可能導致她們走進市場后降低了家庭的實際邊際稅率,從而促進了家庭從單職工向雙職工的轉變,進而增加了美國的勞動供給。

      

      之所以說美國單職工家庭向雙職工家庭的轉變很可能是1993-96年邊際稅率低于1970-74年所導致的結果,是因為1972年的邊際稅率事實上要遠遠高于1994年(請見表2)。

      

      表2:美國稅制改革對家庭勞動供給的影響(二人家庭為例)

      

      2個階段

       家庭職工的人數

       假定增加的數量

       假設的勞動收入稅率

      

      勞動收入

       稅收

       平均

       邊際

      

      改革前:

      

      (1970-74年)

       1

       10%

       1.3%

       13.0%

       20.0%

      

      2

       20%

       5.3%

       26.5%

       40.0%

      

      改革后:

      

      (1993-96年)

       1

       10%

       1.5%

       10.0%

       20.0%

      

      2

       20%

       2.6%

       13.0%

       20.0%

      

      

      資料來源:Edward C. Prescott (July 2004), Why do Americans Work So Much More Than European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Minneapolis Quarterly Review, Vol.28, No.1, July, p.8. Table 3.

      

      普雷斯科特在借用了包括費爾德斯坦在內許多經濟學家的研究成果基礎上,進一步明確提出(請見表2),美國1986年改革之前單職工家庭增加工時后其額外勞動收入的邊際稅率是20%;但如果家庭主婦也參與市場成為雙職工家庭的話,額外增加的勞動收入邊際稅率就有可能是40%,于是勞動供給的積極性受到壓抑;在1986年改革后的1993-96年,單職工的稅率與改革前沒有什么變化,還是20%,但雙職工家庭的邊際稅率卻可能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即有可能降到了20%,而不是70年代的40%了,這就大大刺激了雙職工家庭比例的增加。

      

      “福利收益”是指當前和未來任何時期消費比例的絕對提高但同時家庭不受任何政策變化影響的一種狀態,即所謂的“終生消費等式”。從理論上講,稅率越高的國家,降低邊際稅率后獲得的福利收益就越大。因此,在歐洲高稅收國家,削減勞動收入邊際稅率所增加的福利收益是很大的。假設法國將勞動收入所得稅率從60%減少到美國的40%的水平,在“終生消費等式”里法國的“福利收益”就會提高19%,這對福利收益來說就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字了。這個測量辦法考慮到了稅制改革以后休閑時間減少的因素,(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鄭秉文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社保  

    本文責編:zhangchao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p755.com),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本文鏈接:http://www.gp755.com/data/5711.html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