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劉小楓 所有專欄
    劉小楓
     
    劉小楓
     
    劉小楓,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1956年4月生,重慶人。1978年入四川外語學院,獲文學士學位;1982年入北京大學,獲哲學碩士學位;1989年入瑞士巴塞爾大學,獲神學博士學位。1993年起,任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大學比較文化研究所兼任教授。現為中山大學“逸仙”講座教授,重慶大學兼職教授。主要學術著作:《詩化哲學》、《拯救與逍遙》、《走向十字架的真》、《現代性社會理論緒論》、《個體信仰與文化理論》、《沉重的肉身》、《刺猬的溫順》、《圣靈降臨的敘事》、《儒家革命精神源流考》,其他專著、譯著、編著的作品不下百本。目前主要研究和教學方向為:基督教思想史、古希臘思想史、中西方古典詩學、古希臘語文學、古典拉丁語文學、德國近現代思想、宗教-政治哲學。


    新史學、帝國興衰與古典教育
    何謂世界歷史的中國時刻
    國家間廝殺如此慘烈,還要講“世界公民”嗎
    科耶夫的“新拉丁帝國”
    孟德斯鳩與普遍歷史
    波考克如何為馬基雅維利辯護
    “馬基雅維利時刻”與美國政制
    成為《水滸傳》的“高明“讀者可能嗎?
    盧梭與啟蒙自由派
    蘇格拉底談自由與辛勞——讀《回憶蘇格拉底》卷二第一章
    “歷史的終結”與智慧的終結:福山、科耶夫、尼采論“歷史終結”
    康有為與制度化儒學
    如何認識百年共和的歷史含義
    盧梭與啟蒙自由派
    臆說緯書與左派儒教士
    《王制》與大立法者之“德”——《王制箋校箋》序
    現代性演化中的西方“文化革命”
    《斐多》中的“相”
    流亡話語與意識形態
    現代性語境與知識分子的信仰形式
    霍布斯的“申辯”
    柏拉圖筆下的佩萊塢港——《王制》開場繹讀
    現代語境中的漢語基督神學
    海德格爾與索福克勒索的“人觀”
    劉小楓等:與上哲相遇
    現代政治思想紛爭中的施米特(一)
    現代政治思想紛爭中的施米特(二)
    施特勞斯與中國:古典心性的相逢
    十字架是大地的希望
    劉小楓 吳伯凡:關于《現代性社會理論緒論》的對談
    尼布爾《基督教倫理闡釋》序
    奧德修斯的名相
    多元的抑或政治的現代性
    歷史玩完了?──從約阿希姆到科耶夫
    尼采的微言大義
    刺猬的溫順:兩位猶太裔哲人的不和
    共產黨文化制度中的基督教學術
    哲學史研究與哲學的正當性
    施米特與自由主義憲政理論的困境
    施米特故事的右派講法:權威自由主義?
    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真理
    民國憲政的一段往事

    壬辰年祭盧梭

    歷史中的隱情
    《貨幣哲學》:一位寂靜主義哲學家的世紀末勸言
    當代西方自由派如何面對古希臘先賢的痛斥
    劉小楓 甘陽 汪暉:文科得廢除項目課題申請
    上帝就是上帝
    “這女孩兒的眼睛為我看路”──紀念羅念生先生逝世十周年
    我的學術與舊書買賣
    當代中國文學的景觀轉換
    輕之沉重與沉重之輕
    湖畔漫步者的身影
    柏林墻的碎片
    剎那的永恒
    “道”與“言”的神學和文化社會學評注
    丹東和妓女
    人類學的“欲望”與古典
    詩人的“權杖”
    后自由主義的犬儒
    風流人物古難數
    回答“應該如何生活”必須嗎?——伯林與施特勞斯
    密……不透風———關于《暗算》的一次咖啡吧談話
    透過她人的欲望看自己
    關于“四五”一代的社會學思考札記
    中國國家倫理資源的虧空
    苦難記憶——為奧斯維辛集中營解放四十五周年而作

    《個體信仰與文化理論》自序
    《墻上的書寫》編者前言
    “古希臘悲劇注疏集”出版說明
    傾聽與奧秘
    《拯救與逍遙》修訂本前言

    我們的學術究竟是為了誰而做的?
    今天憲政的最大難題是如何評價毛澤東
    游擊隊員與中國的現代性問題
    誰能使中國恢復“大國”地位
    李安是一個不道德的導演
    誰能使中國恢復
    評鄒讜《美國在中國的失敗》
    為什么應該建設中國的古典學
    毛澤東與中國的“國家理由”
    “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重識“美國在中國的失敗”——華僑漢學的視角初探
    當今教育狀況的幾點觀察
    游擊隊理論與現代性
    施米特與游擊隊理論

    智深而沉勇的革命文人
    金錢 性別 生活感覺
    施特勞斯抑或科耶夫
    《十誡》中譯本序
    我在的呢喃
    空山有人跡
    記戀冬妮婭
    重溫《金薔薇》
    安提戈涅的眼睛
    科耶夫與毛澤東
    寓意敘事中的宗教之戰
    《思想的臨界》 前言
    已開第七秩,勤筆仍慎思
    真理為何要秘傳?——《靈知派經書》與隱微的教誨
    小學與古典的氣息
    甘陽 重新閱讀西方
    甘陽 政治哲學的興起
    我讀洛維特的經驗
    重新繃緊琴鉉的兩端
    “我們共和國的掌門人”:伊壁鳩魯

    致八十年代的熟人鄧曉芒教授的信

    面向當下的古典政治哲學求索
    亞當·斯密和盧梭在教育上的對峙
    王人博對話共和,中國的百年之累
    我的興趣是搞清西方學問的本來面目
    天不喪斯文
    劉小楓 蘇國勛等:中國學術的文化自主性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