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評論 > 秋風 所有專欄
    秋風
     
    秋風
     
    姚中秋(秋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教授、天則經濟研究所理事長。主要研究領域:奧地利學派經濟學,普通法憲政主義。已出版著作:《立憲的技藝》(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為什么是市場》(中信出版社,2004年)、《權力的現狀》(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已出版譯著:《哈耶克傳》、《財產、法律與政府——巴斯夏政治經濟學文粹》、《法國大革命講稿》、《法律與自由》、《普通法與自由主義理論》、《哲學家與英格蘭法律家的對話》、《自然的觀念史和哲學》、《危險最小部門》等十余種。主持翻譯《奧地利學派譯叢》(新星出版社,2007年)。在報刊上發表大量經濟、政治評論。


    中國政教傳統及其重建的現代意義
    儒家治道的要義對傳統中國治理模式的思考
    康有為與制度化儒學
    姚中秋:論憲法之中國性
    姚中秋:中國之道與中國思想之創發
    姚中秋:重建中國政治思想史范式
    儒家非宗教論
    儒家憲政論申說
    重新思考禮樂社會
    錢塘江以南中國:儒家式現代秩序——廣東模式之文化解讀
    儒家復興與中國思想、政治之走向
    人民儒學芻議
    廣東模式與重慶模式的政治意涵
    你可能不認識的董仲舒
    儒家一直都想限制絕對權力——敬答袁偉時老師
    辛亥革命,一個插曲
    中國自由主義二十年的頹勢
    儒家憲政民生主義
    儒家倫理與慈善精神
    發現“梁啟超派士人群”
    利己主義的魅惑
    告別郡縣制——重構基層政治單位
    論國民精神秩序之重建
    論自由主義的保守化
    新自由主義與中國的百年糾葛
    后殷海光時代:走向憲政主義范式
    理性法律與自然法:普通法憲政主義的框架
    普通法憲政主義斷想
    原則性外交與策略性外交
    “韜光養晦”再思考

    秋風 王侃:勞動關系的儒家視角
    中國法律人普遍沒文化,沒能力制定民法典
    五年之內,中國將會經歷一場代際“革命”
    改革的正當性來自公眾參與
    反思計劃生育對人性的破壞
    迷失的香港和臺灣
    穩定公眾的改革預期
    反腐敗起不到破局作用
    重建中國鄉村的“共治”機制
    唯理主義的人口理論可以休矣
    喪盡天良!
    禮俗優先于權利
    從“腐敗有益改革論”談起
    柳傳志們可以為避免革命做點什么?
    村莊當然可以變成建制市
    “假和尚開房”中的宗教偏見
    精英的群體性縱酒
    用真正的委員會制度防止村主任濫用權力
    有傳統,才有現代
    重要的是誰來變革
    精英敗壞是社會失序之源
    儒家進入中國思想政治舞臺中心
    從溫州模式到溫州秩序
    廢除開發商體制,打破建設用地壟斷
    一定要讓房價著陸
    “占領華爾街”預示著黃金時代結束
    金融管制導致溫州金融危機
    相信人心,別再為冷漠辯護了
    扶老困境——法律如何成為生活之敵
    中國知識分子對美國的濫情
    虛妄的民粹主義恐懼癥
    “親親相隱”原來很先進
    驅趕農民工怎從娃娃抓起?
    新調查組獨立性提升,事故調查更可信賴
    反傳統情緒與雙重的無知
    高鐵:不惜一切,只為政治象征價值
    謙卑是司法職業主義的前提
    民意應更早介入稅收立法
    慈善公益機構當劃清兩條界線
    《功夫熊貓》與中國文化
    歡迎廣東模式、重慶模式的競爭
    人口政策必須為未來負責
    沒有道德覺醒,何來制度變革——為溫家寶總理的“道德血液論”辯護
    公推票決,不妨由下而上
    專家意見就等于理性?
    強迫農民上樓,助長鄉村衰敗
    企業家應當是君子
    民生是什么:主觀主義的解釋
    南科大就是小崗村
    尊重孔子,現代化才有意義
    公民“微”動
    相信習俗就是相信社會
    別那么輕率地談論禁放煙花爆竹
    法律不是立法者的命令
    孔子回來了
    儒家、基督教、自由主義:相互寬容或者沖突?
    論習慣性負面想象
    制訂一個統一的土地征收條例
    等待一年了,還要繼續等待嗎?
    微型土地戰爭與維穩體制
    公務員熱是國家的一種病態
    應該鼓勵競爭性的選舉程序
    引渤入疆?多一點敬畏之心吧
    亟需控制土皇帝們
    車船稅反對派與政治不成熟
    應該警惕的通貨膨脹怪論
    乳品行業,一個叢林世界
    沒有倫理自覺,就沒有新生
    尋找國語和方言之間的平衡
    增長與權力迷信的典型文本
    沒有政治倫理是可怕的
    中國人天生都是物質主義者?
    必須重建政治倫理
    放寬視野看政改
    公益慈善的力量不在錢
    城市化需強調優良秩序主導
    重提轉軌并論其可能性
    特區未來:讓民眾充分參與公共事務管理
    抵制教師節物質主義傾向,重振"為人師表"職業倫理
    給陳光標提一個非分要求
    戶籍改革是要消滅農民嗎?
    人大代表法修訂,不應為改革設立禁區
    能否把黃光裕的特權變成公民的普遍權利
    城鎮化須保障農民地權
    不能給中房協影響政府決策的機會
    讓中國的高投資找到軟著陸之道
    《征收條例》流產的社會政治含義
    中石油為什么成不了一家偉大公司?
    行政分權:異想天開的改革方案 
    要福利均等化,而非取消農民身份
    土地換戶籍是一宗公平交易么?
    在重商主義時代站在記者一邊
    建立一個多中心的食鹽供應體系
    人大代表可以部分專職化
    王彬彬方舟子們,也需要社團和輿論的共濟
    維穩體制下的司法困局
    調解優先,還要法院干什么
    土地財政異化城市化過程
    基層公務接待:痛卻無奈著
    市鎮才是城市的典范
    用正確的福利制度改變收入分配失衡局面
    開放地市,方可解開房市死結
    面對自殺、罷工,期待企業家的自覺
    走出血汗工廠的路徑依賴
    富士康的保安集權主義令人恐懼
    富士康,請讓農民工完整地生存
    重新界定現代化
    再論富士康現象:工廠是工廠,社會是社會
    房地產體系需要重構
    相信人性,相信民主
    打破國企改革的“效率幻象”
    碉堡村不是改善治安的正確辦法
    反思比較優勢戰略,打開弱者上升之門
    道德重建從改善官德入手乎?
    增長主義迷信使安監制度灰飛煙滅
    睢寧“良民評級”實為濫用權力踐踏憲法
    政府不得歧視性對待民眾
    美國醫改:在爭斗中尋求共識
    “政府全裸”應避免人去政息
    民工荒是勞工對低工資的抗議
    解讀地王背后的房地產狂歡
    來一場國民平權運動
    人大推動預算公開 公眾更需監督人大
    治國者何必曰利?
    儒家復興與社會整合
    容納農民工,推進市鎮化
    80后副局如何才能免受質疑
    中國真的有過“市場化”嗎?
    領導世界——奧巴馬提出的邀請和挑戰
    存在一個中國模式嗎?
    墮落的中國和向上的中國——2010年新年隨想
    曹操是中國文化的罪人
    通體透著自由精神的孔子
    中國社會需要“去房地產化”
    關于《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之合憲性的審查意見書
    立即廢除拆遷制度
    不公平的國有化
    孔子誅少正卯是專制理念杜撰的故事
    必須徹底拋棄目前的舊城改造模式
    論國民精神秩序之重建
    評價岳飛之莫須有
    在民眾與中央政府間建立直接聯系
    數據迷信的失敗
    有比輪訓更好的培訓辦法
    從歷史看中國的縣政問題
    用公款培訓富二代是在制造不公平
    應當重建醫療福利制度
    政府機關的“公司化”是可怕的
    省直管縣與社會自治
    到了以法律推動改革的時候了
    中歐管窺之廣場與自治
    房地產畸形繁榮,全因寬松貨幣政策
    高院院長講政治讓司法更弱勢
    集體談判權,要給工人而不是工會
    六教授聯合舉報學術共同體的道德自覺
    土地征收程序置農民于劣勢
    在中國,政府與房地產商本就是一家
    遼大抄襲門的主要責任人是副校長
    每平米拆遷補償20萬元其實很正常
    以司法理性公正地對待鄧玉嬌
    政府有權拆小產權房嗎?
    無司法制約,強勢政府必濫權
    “烈女”的文化與政治涵義
    教育局不是市長的政績工具
    印度是一面鏡子
    無產權不納物業稅
    財政預算為何讓人看不懂?
    高一飛教授違反了公民倫理
    盧武鉉是怎么死的
    司法改革爭議四題
    法院為何比信訪更不靠譜
    中國為何沒有土地法
    黃苗子們的道德反轉與自我毀滅
    現在最需要的是民間智庫
    “截訪”風盛行凸現體制弊病
    司法公正需要法院制度的根本創新
    政治改革沒必要摧毀傳統文化
    泰國亂局的精英失職
    破除公立迷信鼓勵私人診所發育
    AIG成貪婪典型,中國國企呢?
    懲罰潛規則,那就讓那個行業崩潰
    休假可以刺激經濟復蘇?
    本來就不需要“創衛”
    群眾路線未必合乎人民利益
    企業家視角的經濟復蘇之道
    司法體制改革真是改革嗎?
    巡察專員制度還是中央法院系統?
    司法的形式與正義無關嗎?
    看守所理應脫離公安局
    法官就應該高高在上
    何必揚調解而抑司法
    上海戶籍新政的老毛病
    購房入戶政策并不偏袒富人
    家電下鄉是一種誤導農民的行為
    擴權強縣之道:基層自治與司法改革
    鄉村在文化上的消失
    基層自治,行政層級自然減少
    程序民主才好向民眾征稅
    城鄉分割的文明后果
    陳水扁案彰顯憲政的復雜性
    勇于面對不確定的2009年
    改變中國:靠制度?靠道德?
    反對十教授提高燃油稅的建議
    司法體制改革需要大突破
    山寨精神不是平民精神而是流氓精神
    公務員不能自己給自己漲錢
    農民才是流轉土地的權利主體
    推動司法改革,紓解社會沖突
    群體事件頻發在于沒有合法表達機制
    別只看到美國救市的“折騰”
    宅基地換房仍是政府利用權力征地
    三十年與一百年
    奧運是成功的標志也是改變的機會
    中國已到減稅之時
    高考應當去國家化
    知識分子消解了,新士紳或許在誕生
    自治健全發育,有待新紳士階層
    國人的精神在地震中成長?
    反傳統的傳統已經終結?
    反經典的經典解讀標本
    去圣便無真孔子
    多難何以興邦
    盡早統籌安排救災財政
    人不只是吃飯的動物
    這樣的慘劇發生在歐洲
    社會自治有待新紳士階層
    一個法治中心的政改方案
    推廣“樣板戲”凸顯官員的價值混亂
    市民權是一個憲法問題
    中國體制轉軌的自下而上進路
    燕郊為什么不能成為一個城市?
    國有企業的利潤幻象
    廈門人的教誨
    沒有私民社會,公民社會就是空中樓閣
    班干部權力的制度基礎
    企業家捐贈的眼光
    山西為什么要向北京供水
    別再扯什么“封建專制”了
    協商代替不了票決
    教育“大躍進”的危機
    儒家復興,必須與權力劃清界線
    沒有民主理念,何來民主現實?
    有人擔責比任命程序更重要
    向新加坡學習什么?
    同情地理解中體西用論
    人大該如何開會
    節制是精英的通行證
    “管理”的迷信
    誰綁架了土地?
    貧富共和:妥善安排窮人和富人關系的惟一出路
    彭宇案背后的道德饑渴癥
    如何解決干部提拔的信息難題
    通貨膨脹與財富再分配
    當“當官”成為一種職業
    自治不等于民主自治
    小產權和善意的疏忽
    藥監職能下放難以凈化權力
    中國樓市沒有市場 何談市場原教旨主義
    二十年后看戈爾巴喬夫
    “小產權”房啟動房地產革命
    民主建設不應忽略他國經驗
    理性地看待人的理性
    馬寅初錯在哪兒?
    釘子戶和“公共利益”的糊涂賬
    釘子戶的法律困境
    官員的能力與民眾的權利
    玩世不恭的杰出法學家
    讓我們忘掉經濟學吧
    放權與限權
    意志的統治還是正義的秩序
    要國有企業干什么
    為什么不能讀經
    儒教浮出水面之后
    縣委書記攬權憲政難改革
    法院不該是個“單位”
    連宋大陸祭祖訪舊耐人尋味
    中日應理性規劃和解大計
    立憲政治時代的觀念之爭
    草根民主發展的政府責任
    通向和諧社會之路
    維護權利與權力的平衡點——2004年的公共生活
    輿論的強制與自由
    南都案無礙自由輿論
    法律也可能會損害法治精神
    私人財產權入憲的語境問題
    SARS透露出來的制度性缺失

    從讀一本完整的書開始
    國內思想流派新旨趣新動態
    義利新解
    儒家義理是一套世界公民語言體系
    兩條大運河給當代中國的啟示
    儒家憲政論之學術范式意義(代引言)
    做好人不難
    中國政制的歷史演變與大勢
    公私之辯回歸社會常態
    儒法傳統與信任重建
    誠貫天地的君子—紀念蔡定劍教授
    錢穆,文化的流亡者
    儒家在現代社會的自我再生之路
    告別五四,發現保守主義傳統
    郭嵩燾與楊小凱的歷史先見之明
    多幾種視角閱讀中國
    無法專制的周王
    中國人的忙碌是透支生命的無奈
    中歐管窺之二:廣場與自治
    中歐管窺之一:超越國界
    回歸“小革命”的有限藍圖
    新文化運動的迷思
    慈禧太后與憲政
    孔子價值的再發現——評薛涌著《學而時習之》
    王元化論五四精神與戲曲命運
    權力造城運動帶來畸形格局
    馬寅初的人口論證
    科學重要,還是民主重要
    大國崛起的物質主義陷阱
    中國需要道德重建與社會建設運動
    中國需要文藝復興,還是別的運動?
    新儒家悖論
    超越改革體制,走向立憲政治
    作為經濟學家的哈耶克
    在戰勝國的榮耀之下

    姚中秋:仁是更好的普適價值
    天下秩序的一個初步框架
    重建科舉何以必要
    從張君勱理解現代儒家之視野
    略談儒家的法治觀
    秋風、杜鋼建儒家憲政風云對話實錄之一
    秋風 等:天人之際:中國古典法律觀
    憲政也要講治理的有效性
    建設國家先要重建社會
    自由的孔子
    認識中國歷史的新框架
    厘清平均主義、效率、公平的迷思
    立法企業家與制度變遷
    以憲政原則重新設計國有企業制度框架
    解釋金融危機與經濟衰退——奧地利學派的視角
    財富與倫理秩序
    檢討計劃生育政策的經濟學依據

    在中國建立新的政體科學——《公天下》書評
    聽陳夏紅講述政法往事
    立憲失敗的個案:阿克頓論法國大革命
    司法與經濟發展
    確立法治制度是中國社會內生出來的要求
    司法至上與自發秩序的法律體系

    《憲法》序言第一段與中國文化復興
    中國發展要立足儒家價值
    文化強國,除了復興儒家別無它路
    中國改革受了膚淺經濟學的誤導

    《民法典》編纂不可忽略“家”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