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ol id="swcis"><tbody id="swcis"></tbody></ol>
<menu id="swcis"><nav id="swcis"></nav></menu>

<var id="swcis"><tr id="swcis"></tr></var>
  • <wbr id="swcis"><source id="swcis"></source></wbr>
  • 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張鳴 所有專欄
    張鳴
     
    張鳴
     
    張鳴,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長在中國的“北極”北大荒。做過農工,獸醫。初學農業機械,后涉歷史,現在于北京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系教書。在吃粉筆灰之余,喜歡寫點不不倫不類的文字,有的被視為學術著作,有《武夫治國夢》、《鄉土心路八十年》、《鄉村社會權力和文化結構的變遷》等數種,還有一些算是歷史文化隨筆,有《直截了當的獨白》、《關于兩腳羊的故事》、《歷史的壞脾氣》、《歷史的底稿》,均遺憾多多。


    我國資產證券化相關問題研究
    皇權不確定性下的統治術——傳統中國官場機會主義溯源
    在“翻身”的大動蕩中的鄉村政治
    從科舉制到市場經濟轉型——官本位的源流及濫觴
    新政與辛亥革命——改革是否必然引發革命?
    二十世紀開初三十年的中國農村社會結構與意識變遷
    農業合作化運動的發生學
    失敗的自治和必須正視的難題
    國民黨統治時期的“鄉村自治”
    選舉在近代中國底層社會的工具性悖論
    農民運動的啟示——權力結構突變
    動員結構與運動模式——華北地區土地改革運動的政治運作(1946—1949)
    民意與天意——辛亥革命的民眾回應散論
    義和團儀式的文化象征與政治隱喻
    執政的道德困境與突圍之道──“三反五反”運動解析
    家族架構與公司架構——關于“封建制”和“郡縣制”的思考
    胡適與“整理國故”運動
    也談“黃宗羲定律”
    傳統鄉村社會的民間組織及其政治功能

    官員可不可以謀富貴?
    皇帝胳膊上的蒼鷹
    理想主義聯邦制的告吹
    不講政治規矩背后的陰影
    大學校園該不該封閉?
    焦慮制造業
    假大空的城市精神
    香港穩定的秤砣
    愛財的士族及其變種
    不會閱讀的學生
    當大國帶頭破壞世界秩序的時候
    撐不下去的春晚
    可憐的成功尺度
    能不能批評單位領導?
    即將到來的養老難題
    怎樣才能讓政府講規矩?
    拿諾獎不是攻山頭
    行政體制改革成果能保住嗎?
    激活人大是政改的第一步
    村級民主的退化
    權力邊界何在,實話空間幾許?——論中國政治傳統中的權力與真理關系
    學界在民眾眼里已經很賤
    另一種形式的釣魚執法
    中產階級與有恒產者
    人可不可以不成功?
    一種古老思維的借尸還魂
    一個缺乏想象的時代
    密匭這東西
    互害社會的整體愚昧
    應該讓“文革”史進入教科書
    誰來替百姓的嘴巴放哨?
    整齊劃一的兇手
    有一種抉擇叫退位 
    別一種的民生視角
    死了都在漂泊的中國人
    杜甫很忙,網民很閑
    中國向何處去?
    讀研與讀書
    多情總被無情惱——評蕭功秦審視重慶模式
    對孩子最大的不道德就是作偽
    成材與成人——國人教育之殤
    腐敗PK制度
    被塞了一嘴糖的巡視組 蒙騙上面總是容易的
    自取其辱的饒毅
    陽光依舊照不到的三公消費
    數據公開,不能徐妃半面
    不改善教育,何以談理性?
    何以全民尋找郭美美?
    名校掐架為哪般?
    央媒監督的悲與喜
    公信力是慈善事業的生命線
    批評的兩種姿態
    熟未必能生巧
    特權之享與特權之禍
    中國的大學還有救嗎?
    誰的財產是安全的?
    《縣委書記》的MV和個人崇拜
    大學的超衙門風格
    流言、危機與搶購
    貞操,何以成為一個問題?
    每個失業的大學生都屬于那9·3%
    跟大學生說的幾句閑話
    掛著國家機關招牌的窩子買賣
    在一百天內,清華能否變成世界一流?
    回家的路為何那么遙遠?
    中國只有一所大學
    大學里的后勤大爺
    英雄與群氓
    何處覓一個書桌前安靜讀書的人?
    我們是精英,我們很弱勢
    學生告老師的今生前世
    誰來監督廉署?
    火箭式升遷帶來的疑問
    這么多人命的教訓能換來什么?
    再學工農兵的困惑
    中國能學新加坡嗎?
    臺灣政治:方向對了,問題猶存
    議會里打打架,街頭的架就少了
    騰訊和360的撕咬咬到了誰?
    也說說中國的舉國體制
    漲價,請別用民意的名義
    南科大路上無以言說的荊棘
    廿年大學之殤
    被誤讀的“權力制衡無用”
    我們的社會真的有病
    小民對“緊急征用”的擔憂
    學界的技術主義的泥潭
    規范慈善捐助,關鍵在約束募捐者
    中學教材糾錯,非總理不行?
    方舟子不可能假借權勢傷人
    教授被騙還是教授幫騙?
    吃遺產的敗家子
    兩種的政治秀
    當權力沒有人盯著的時候
    人禍怎能變功勞?
    封殺藝人為那般?
    唐駿的校友們,中國式的死撐現象
    熱鬧的一僧一道
    對“壞榜樣”的擔憂
    沒有陽光的陽光法案
    性福的觀音菩薩
    警察打人的魔咒
    重新任用的民意維度哪兒去了?
    文憑社會的征候
    學界大腕,欺人太甚
    警察站崗的醫院不是醫院
    從富二代的衰相到富二代培訓的亂局
    官僚世襲化的陰影
    僅有石油教育似乎還不夠
    黑白之間的困窘
    用腳對高考的投票
    涉外飯店涉黃的背后看不見的手
    大躍進陰魂總不散
    為何總有“翻版”?
    在現實中遭遇“穿越”
    拜金女與耀富男的搭配說明了什么?
    現在,我們怎樣說歷史?
    年輕一代:不要代表,只要表達
    保溫瓶式的教育
    官員高危的政治邏輯
    命案任務與人命關天
    校園幼兒園血案的背后
    官場“過度”癥
    文強案只是一個插曲
    ““體面”的遐思
    雙牌縣委書記的頭像何以能印上臺歷?
    書記,還是皇帝?
    “雅賄”產業的困惑
    從“官不修衙”到“宮殿衙門”
    朋友的事也是天下百姓的事
    論禁令的效能
    原來文學不過是任務
    良民、刁民和權利
    民分刁良“吏治”思維作祟
    尷尬的新聞發布會
    走向式微和憤怒的中產者
    官場為什么喜歡余秋雨
    官二代的時代魔咒
    拆遷的夢魘人人有
    人為的幼兒園恐慌
    不能讓看守所里總出蹊蹺
    “幼兒園恐慌”是從哪里來的
    人民代表為何跟人民的感覺不一樣?
    行政級別沒必要成為通靈寶玉
    官二代的特權陰影
    孝的矯情和孝的迷信
    頑固的“訟棍”思維
    掃黃不能掃到百姓的床上
    他們為什么喜歡郭敬明?
    朝鮮:為家天下固盤
    了無可了的“張鳴事件”
    釣魚執法背后的古老頑疾
    保研的灰箱何時見光
    官員國學熱,燒的是什么火?
    被迫變成“托兒”的北大
    中國的常春藤,會不會是一場春夢
    大學校長的最大過失是什么
    富二代、貧二代和權二代
    教育跟頭發何干?
    研究生不是抻面
    教育跟頭發長短何干
    上訪熱如何降溫?
    大政府陰影下的慈善樹苗
    善于和勇于健忘的人們
    朱清時有沒有三頭六臂?
    官場兇殺背后的官場生態
    拆墻式的改革可以休矣
    為何名師變名官?
    “國進民退”是一條死胡同
    誰能保住教師的職業聲譽?
    且看教材利益的強龍地頭蛇之爭
    警惕世襲制的變相復活
    “小產權房”背后的農民歧視
    還是讓球員去演小品好了
    傾斜的水杯——在華基督教憂思
    試看央企發言人如何正確引導
    打黑風暴之后,我們該做什么?
    載不動這許多愛的大學生
    炫耀時代的斑馬線
    一場安撫民意的短劇
    別讓少數無良者給警察抹黑
    明星改籍背后的憂思
    沒事折騰漢字為哪端?
    官民關系的中國難題
    助理是個啥官?
    “臨時工”當家是權力在放養
    勞民傷財的行政秀
    廳級縣官是個什么信號?
    拿錢不辦事,黑道不如
    還大部分高干子弟以清白
    黨校學歷的尷尬緣何而來
    縣治乃國之命脈
    當冷漠成為習慣
    在真實和荒誕之間
    橋塌了,是車壓的?
    媒體多事與書記失言
    學術民主與厚臉皮的學者
    挖坑的只管挖,埋土的只管埋
    朝鮮的不歸路
    教育系統不能總是滿足于自我監督
    樓倒了,官商沒有倒
    何事非要搞株連?
    反貪局長如何會變成“貪局長”?
    醫改和教改,應該對教會開門
    選擇的困境
    周森峰市長變成了難解的題
    看人下菜的學術期刊
    涉嫌論文抄襲的副校長難道是活雷鋒?
    撼山易,撼官難,撼動學官難上難
    為什么沒人管管網游?
    行政三分,誰來監督
    大學的專業,不能按職業來設置
    如何破解東方家族政治的宿命?
    官本位愈演愈烈,非國家之福
    賠上銀行和官家信譽的游戲
    我控訴:強奸仍在繼續
    特權公開化的膽氣從何而來?
    王赫斯怒,狗掉魂
    卑劣的男人,道學的說教
    面對疫情,呼喚車票實名制
    社會應該給向善者一個機會
    不能不正視的社會鴻溝
    學術不是自家園子里的菜
    給小商小販留條活路
    有制約才能真正實現“減副”
    一個古老的性謊言是如何落地的
    一言難盡的“五四”
    “五四”的又一意義
    古今文字獄的異同
    不能用一個錯誤修正另一個錯誤
    城管秘笈的聯想
    用板子打五四運動不靠譜
    把虛偽造假種進孩子的心靈
    莫讓黑社會成了氣候
    人生大排場
    駐京辦是舊體制遺留下來的病灶
    領導不高興,后果很嚴重
    孩子成長中的父母角色
    灰箱中的官員起復
    這樣的大學培養模式,如何創業?
    仇富背后是對財富正當性的質疑
    官員安置好了,那民意呢?
    這個創疤揭不得
    70年后我還得再為房子交多少錢
    學校教育不能被關進官本位的鐵籠
    中國版的“波將金村”為何生生不息?
    “上山下鄉”解決不了大學生就業
    密切隔開群眾
    自家人罵得,別人罵不得
    校長的權力來自于哪兒?
    不會說話就別說
    大學的病在哪兒?
    官員博士化,官場和大學出現雙向腐敗
    何必用無賴對付無恥
    讓人民找到自己的代表
    假煙,假酒,假大師
    研究生教育不是就業的筐
    就怕貪官有文化
    “躲貓貓”背后的危機處理病態
    “躲貓貓”背后的誠信危機
    工會援助農民工,組織在哪里?
    警察不敢穿制服上街,那百姓呢?
    雞同鴨講的庸俗哲學
    “春晚”民俗姓民,還是姓官?
    央視大樓大火的警示
    失敗教育,家長共謀
    政府要學會尊重民俗活動
    作為“包工頭”的校長們
    天下何處不衙門?
    歷史可以當飯吃嗎?
    過年送禮:商機與仕運的協奏
    究竟誰是傻瓜?
    改革危局與清末新政比較——后意識形態時代的三大隱憂
    韓寒的山寨是不經意的產物
    兩邊不落地的羅練
    不要留下一堆固態笑話
    權力傲慢下的賤教授
    2008,官員過敏與脫敏
    早做準備應對農民工返城
    山寨風緊,奈何?
    從北航最牛女生的背影里看到什么
    工會主席被炒:“內部人”維權的禁忌
    增加教師工資,不能成為一種應急的補丁
    莫把官場當戲場
    不姓公的公廁
    監督的自身困惑
    精神病院的變異
    沐猴而冠的衍生故事
    萬民傘的尷尬故事
    天使原來是密探
    面對弱勢群體違法,也需要理性判斷
    閻王生病小鬼吃藥
    京城天價幼兒園的背后
    讓人想不通的“玩忽職守”
    學生告老師事件的升級
    吃官和官吃
    從官禮到官禮市場再到官禮假貨市場
    北大,大學乎,太學乎?
    從官禮到官禮市場再到官禮假貨市場
    小政府的關鍵在于權小
    大學理應成為民主練習的場所
    風水建筑與風水政務
    假如我是真的
    民進黨二題
    又見博客文字獄
    官場熱鬧背后的百姓血汗
    食以添加劑為天?
    官員口頭禪為何官味十足
    去掉吸血鬼,出租車問題才能解決
    說說待客之道
    課堂上的戾氣和殺氣
    大學教師的角色
    如何遏止買官賣官?
    運動式的綜合治理值得商榷
    謝晉走了,《芙蓉鎮》已成絕響
    問責制的杞人之憂
    耕者有其田就是“還權于民”!
    政府道歉的標準文本
    打死韓寒,作協也散不了
    危機不是一天煉成的
    異樣的添加劑,從害人到自毀
    “惡搞”之后的惡劣
    派性政治和娛樂政治結合,生什么?
    假唱背后的完美病
    當國家領導人成為普通觀眾
    體育的終點不是民族主義
    提線木偶:從四個到四千或者更多
    民意調查的自信與他信
    專家的芙蓉姐姐化與傳聲筒化
    甕安群體性事件與信息公開
    把淚收了再說話
    私自出國是個什么罪?
    大災喚醒了我們的普世價值
    透明開放是救災之本
    賑災捐款是心意不是清算
    中國式會議的基本法則
    遍地祭先祖 黃帝也感覺有點兒亂
    公然售假,南街村在裸奔
    京劇靠官家能興盛嗎?
    大學不只是官家的事
    銀子堆出來的白象——中華文化城
    相聲的莫名尷尬
    體現在大學教師身上的官僚金字塔
    燃放鞭炮的民主和人道問題
    嗜血兒童的制造者
    新時代的立威故事
    妾身未明的輿論監督
    農民工沒廉租房,勢必投向黑社會
    從公廁的修建到大糞主義
    奴才主管的威風
    中國最牛的縣太爺制造的尷尬
    沒有文物,只有古玩
    肖志軍的“官癮”
    為什么總是有理的讓著沒理的?
    “破爛兒老師”之痛
    無法分級的《色戒》
    電影不分級是一種象征
    《色戒》被刪節與官員包“二奶”
    外表光鮮的研究生教育內潰性危機
    富不出三代的魔咒
    “遭人喜歡”的黑社會
    科舉不能走
    榮譽和面子的閑話
    “擺平”、“擺平術”和“擺平文化”
    高校大躍進的困局與危境
    公路與“私路”
    “大”字病及其他
    最離譜的假古董和沒有文化的游客
    來自政府的詐騙黑手
    “帶病提拔”其實是某種常態
    猶抱琵琶半遮面
    給研究生招生解套
    政府公司化與制度性冷漠
    提高稅額,納稅人的權利在哪兒?
    學者幸福的抄襲生活
    跳還是不跳,原本不是問題
    黑磚窯事件的背后
    教科書上的奴隸制
    回首30年高考,我們看見了什么
    人有權不受監視地生活
    大學為什么會墮落得這么快?
    大學里的馬屁風是怎樣興盛的
    神不迷人官自迷
    高校政治教材一統為哪般
    弱者的反抗
    大學衙門化下的師生
    一個以吃為價值取向的民族的讀書生活
    如此淘汰制,有不如無
    對毒與賭的另一種期待
    高校不破產,賬單誰付?
    大學的評審時代
    上海外教激起眾怒的背后
    誰的紅色,何來經典?
    速成病及其經濟
    只圖自己方便的管理者
    “看管世界”的邏輯
    電動車命苦,平頭百姓命更苦
    特殊利益集團是有權者的交換同盟
    從哪兒來的這么多“學”?
    把政務放在陽光下
    漲價不是出路
    文抄公病案的中國特色
    臉皮問題
    警惕“兒戲戰爭觀”的重現
    學官的教授頭銜
    略論地方政府糾錯之難
    在中國博導是一個什么頭銜?
    被權力毒化的日常生活
    告密者和告密獎勵者——對盧雪松老師的一點回應
    研究生招生改革,關鍵在出口
    城市的面子與管理者的口袋
    尊嚴與權力
    垃圾生產機器的動力分析
    犯了錯的小人物人也應該有尊嚴
    教育不能承受之重
    執政能力與合法性——一個古老命題的再認識
    “阿是穴”療法的用處和局限

    段祺瑞這個人有多好?
    退休之際的廢話
    秦暉印象
    我們這代父母的怕與愛
    作為替罪羊的“奸商”
    “公禮”種種
    多夫制的可能性
    學界知識官僚的幸福生活
    藝人們非政治的政治傾向
    韓主席與師范生
    陋室里的程老師
    上海名妓的風頭
    偷聽敵臺的往事
    中日“文明”的時間差
    從構建人與人之間信任機制開始
    文聯主席的膽氣
    閱讀障礙癥
    也說讀書改變命運
    教科書的夢魘
    信仰
    世間已無史量才
    提高教育經費的憂思
    查抄琦善
    斗爭社會的闌尾
    皇帝的政敵是自家人
    只聽得懂權力聲音的人
    學校里的告密風
    武訓的無妄之災
    貌似大學,貌似學術
    英法聯軍中的中國苦力
    中國的戶籍改革之困
    平等的羊頭與狗肉
    宮廷如戲場
    洋人下毒的魔咒
    人的臉要長得對得起領導
    網格化管理
    秀才遇見了賊
    陰謀論與行路難
    演講與睡覺
    冤獄與人證
    1982:擇業的困境
    風流知縣的風流罪過
    風流皇帝的教坊
    鐵桿莊稼倒了
    監察御史為何治不了腐敗?
    一個死太后的榮光
    朝廷只剩一種聲音
    父親的贖罪
    戲里戲外的“門包”
    說不盡的“復辟”
    《共和中的帝制》節選
    高薪養廉的可行性
    風月與官場
    我為什么要寫張勛復辟?
    暴力的潛流
    換一個角度談左傾思潮
    樣板戲能被稱為紅色經典嗎?
    官老爺做事,總是需要借口
    割掉文人舌頭,天下就太平了
    西南聯大的政治課
    一個老婦人的“清隊”檔案
    皇帝夢何時休
    土匪綁票的特別贖金
    習慣性撒謊
    青幫大佬皇二子
    有關剩女的社會焦慮
    濫殺·酷刑·皇帝
    彬彬有禮的川軍
    三白飯與三毛飯
    人的臉要長得對得起領導
    廠衛之禍蔓延的秘密
    正確的意見
    徐世昌之道
    實話與權力
    抓賭那點事兒
    再版《大實話》的序
    晚清學堂的運動會
    蒙上面比蒙下面容易
    黃包車和車夫的故事
    中國發展的百年輪回
    “二代迷思”下的富二代與官二代
    盛世的后遺癥
    機遇和拼爹
    兩個世界的糾葛
    漫議革命發生的機制
    別讓袁世凱失望
    養人與改制
    會過日子的西太后
    傅作義守涿州
    皇帝的老師不好當
    文化革命,為何會革文化的命?
    誤讀的尷尬
    馬屁的尺度
    有關辛亥革命的幾個隱性的問題
    面子的變遷
    教案的賠償
    好客的張宗昌
    中國人的路不好走
    制度的內盜
    形勢比人強
    喜好思想批判的皇帝
    清代的特供
    五四運動導火索源自北洋軍閥派系斗爭
    家門里的黃片
    非制度化的權力半徑
    清朝是被媒體毀掉的嗎?
    皇帝的膝蓋
    特權的莊稼
    東方的后威權政權的接班困局
    革命黨人與袁世凱妥協是因急于享受放縱
    隆裕皇太后的冬天
    一個公使夫人眼里的中國
    民國元年的第一天
    復興傳統中的帝王味道
    祭高華
    近代史上的失語癥考察
    高華,坐得住冷板凳的學者
    我心中的高華
    近代史學界塌了一個角
    曾經有過的高教大躍進
    “行政分權”話古今
    擠破官門的悲劇
    西什庫教堂與義和團的熱月圍攻 
    巨型雕像里面有什么?
    學會容忍荒謬
    官場的黃賭毒
    也說浮躁
    分權古今談
    史上最兇殘的文字獄
    從軍閥割據到行政割據
    中國人的文化癖
    講禮與講理
    少年“豬”事
    稱謂的匪化與權力的匪化
    新軍腦后的辮子
    歷史上的“思想偏激”
    袍哥政府及其他
    辛亥革命的五個岔路口
    我的雜文緣
    當牛記者碰到強人的時候
    革命的會黨之災
    有權時忠言才逆耳
    對新的一年,我們能期待什么?
    永遠的年度人物于建嶸
    學院知識分子該有怎樣一個活法?
    悠哉青巖
    超級短視病
    造反要花多少錢?
    誰在咀嚼“精神僵尸”
    唐德剛走了,史學有點寂寞
    兩個故居,一種宿命
    歷史,在紅墻后面變得模糊
    招兵要招讀書郎
    旁聽臺北市議會
    臺灣的衙門不設崗
    臺灣的“大埔事件”
    臺灣也在紀念“五四”
    責任心、職業道德和骨氣
    不得不說的大江報案
    臺北的街人
    關于捕快的種種
    王帽子與王
    當眾人都跪的時候……
    民企“改造”的歷史魅影
    大革命中的性事
    革命行進中的享樂
    饑不擇食談讀書
    鄉村治理與擺平和擺平術
    纏訪的紀錄是制度的悲劇
    我是怎樣寫起評論來的?
    在罷工與工會之間
    小袁怎么啦?
    知青運動與知青群體
    潛規則泛濫的制度原因
    暗殺團的骷髏
    我為什么會研究起五四來
    留在記憶中的舊上海
    富二代命犯桃花?
    韓寒的無欲則剛
    中國第一個議會的誕生
    致一個法盲的法學院院長
    漢陽陵的殘片
    日本“開國”的聯想
    立憲黨人的首義
    買官古今漫漫路
    “捐班”無公信
    奴才的創造性
    思想者·新生寨主·韓寒
    他們為什么喜歡余秋雨
    教育讓諾獎從我們身邊走開
    從將軍到村長
    從洋槍隊到八旗洋槍隊
    末世貴胄的貨與色
    我的朋友張小勁
    中國人為什么不去奧斯維辛
    學界苦行僧茅海建
    五四一曲九十年
    農村宗族:命運在歷史中旋轉
    大師別頌
    農友昌平
    莊主于建嶸
    曾經的余杭
    花界里的愛國運動
    智者吳思
    環保瘋子汪永晨
    怒目金剛笑蜀
    糊涂分子沈昌文
    “皇帝”好玩嗎?
    被格式化的“大商人”
    學校的面子和學術的里子
    戲劇的民族主義
    秦暉:在海邊拾貝的頑童
    縣委書記的喜好決定城市審美
    平民上升的渠道不應被阻塞
    民國的三個面相
    從強迫喝彩到收買喝彩
    技術含量:發明PK造假
    軍國與民國的兩套邏輯
    讓教授磕頭的程序
    門客的錯會意
    詩人加能吏的仕途悲劇
    民告官宿命中那只看得見的手
    推諉的冷血境界
    皇帝的襯衣不好洗
    無名鼠輩之鼠話
    曾經有過的權力柵欄
    讓戰爭從我們的生活里走開
    弄不好,自己被自己忽悠了
    新年的祝福
    曹汝霖給西太后講立憲
    馬桶與茶壺的旋律
    在北洋狗與北洋虎之間
    鐵面法官手里的“冤案”及其他
    兩個糊涂丞相的故事
    武夫軍漢辦大學
    辮帥的人緣和地緣
    走馬觀花看鳳凰
    紀念一個最該紀念的歲月
    軍閥間的戰爭
    顧和尚和他的法術
    洋人的膝蓋
    吳稚暉的兩次“冤”
    也許,我將被迫離開人民大學
    不可不讀的檄文
    戴大頭巾狀如印度兵的中國士兵
    那一夜,童年走了
    官運擋不住的人
    又想起了王大點
    簧聲戲影里的西太后
    當人不得不共處的時候
    后漢儒生的幸福生活
    為什么總是好人倒霉?
    別個世界里的第一夫人
    左宗棠晚年的“罵人事業”
    牛人熊十力
    由于哭而惹出的案子
    雞犬升天之后的故事
    同文館的成就
    “馬桶將軍”的用人術
    因哭惹禍的秀才
    《三國演義》與隆科多的晦氣
    劃圈為牢的國人

    張鳴 周濂:談“走出帝制”
    帝國因何潰敗?
    民國政治的兩難選擇—《共和中的帝制》
    城市化下的農民出路
    高校擴張的隱憂與出路
    民國的三個面相 思想文化繁盛的時代
    中國農村政治:現實與未來的走向

    歷史的潛流:律師風骨與民國春秋
    有關皇帝外衣和內衣的分類學
    賤民背上出身的魔咒
    魯迅和司馬光的合力
    黑色風暴吹襲下的玻璃天花板
    《叫魂》的多余話
    《歷史的空白處》自序

    浮腫的甲午戰爭
    五四運動中三個賣國賊“親日而不賣國”?
    一場好看的國際性起義
    國進民退是條死胡同
    官家大戲場
    古人的選美比賽
    非常態的“政治學”
    大學考試“對對子”
    帝王的市井情結
    兩個人日記里的“五四”
    章太炎的政治瘋病
    監督與分肥
    不識字的好處
    北洋時期的歷史迷局
    戲里的戰爭不讓女人走開
    文人有什么用?
    “馬上功夫”與立儲的關聯性研究
    獄吏之貴
    在下降線行進的民國政府
    義和團拳民不是秘密的秘密
    高處的擁擠
    張作霖張學良父子頭上的光環
    制憲儀式背后的曲衷——從“共同綱領”到1954年憲法
    中共抗日根據地的基層政權的選舉與文化的復歸
    官服的前襟與后襟
    臣記者與臣教授
    小人不可得罪
    兩只老虎跑得快
    辮子王朝的閑話
    騙術與禪讓
    洋人的八股取士
    曾經有過的高校大躍進
    乾隆的威儀與英國人的半跪
    光緒之死的公案
    糞業、糞捐與糞政
    太政治的“花業”
    中華帝國:制度的斷想
    合法化的黑社會
    教育改革視野下的鄉村世界——由“新政”談起
    義和團:變幻的歷史記憶
    賄選的今昔
    有為政府的代價
    進化論的犧牲品
    做皇帝的故事
    誰兜里的錢最保險?
    兵變與政治
    夫人政治
    “調人”的隔膜與歷史的迷霧
    踩著兩個雞蛋跳舞的人
    一個跟烏鴉有關的文字獄
    揭開義和團“刀槍不入”之謎
    農民“失語癥”的病史考察
    軍閥余蔭與五四傳統

    給自己的一封信
    就汪暉教授涉嫌抄襲事件給中國社會科學院、清華大學的公開信

    清末民初的中國有自由,軍閥戰爭相當文明
    楊奎松、陳丹青等:民國是歷史還是現實?
    摒棄歷史符號,探究辛亥真相
    “蟻族”夢想太多還是希望太少
    新一輪思想解放從哪里起步?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
    国产自拍